明覺專稿

仇恨?包容?── 梁文道談電影《甘地傳》

文:毛家炎    圖:佛門網| 2013-07-10
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學員 Sing及Cheri,與嘉賓主持梁文道以對談的形式,分享對電影《甘地傳》的觀感。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學員 Sing及Cheri,與嘉賓主持梁文道以對談的形式,分享對電影《甘地傳》的觀感。
梁文道引導觀眾思考甘地的「不合作運動」與今日香港的社運作對比。梁文道引導觀眾思考甘地的「不合作運動」與今日香港的社運作對比。
觀眾看過電影片段後,就香港社會狀況與講者交流意見,氣氛熱烈。觀眾看過電影片段後,就香港社會狀況與講者交流意見,氣氛熱烈。

近日,在新聞裡看到,據說緬甸的一些佛教徒和回教徒互相殘殺,令人痛心,更讓世人驚訝。驚訝的不是人們因為宗教原因而大動干戈,畢竟這在世界上並不罕見,而是佛教這個如此講求和諧、包容的宗教,教徒緣何會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呢?


這讓我想起今年5月弘法精舍一系列的慶祝佛誕活動中,有一場電影分享會「與梁文道睇7點半」,梁先生與大家分享了一部史詩式電影《甘地傳》(Gandhi)。


這部在1982年榮獲奧斯卡最佳電影的荷里活影片,描述了聖雄甘地波瀾壯闊的一生,他帶領印度人民,以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對抗英國的殖民統治,進而邁向印度民族獨立之路。分享會前先播放電影,由於片長關係,因此只播放最後的一小時,集中呈現印度獨立前後的歷程。然後由兩位LCS4 (第四屆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 同學 Sing 和 Cheri 與梁文道一起,以三人對談的形式,與台下觀眾相互分享、探討。


一開頭,說到梁文道選擇這套電影的原因,他指出這幾年香港社會在政治、經濟的發展方向上爭拗不斷,內耗不少,尤其往後幾年將踏入政制討論最關鍵的時刻,預料情況更加激烈。在這時候觀看這部電影有著它的現實意義。



「不合作運動」 vs. 「佔領中環」


這就自然引申到最近在香港鬧得沸沸揚揚,為了爭取普選而發起的「佔領中環」行動。梁先生談到,它和當年甘地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不合作運動」最大的區別在於「佔中」行動缺乏具感召力的領袖帶領──儘管這樣一位擁有道德魅力的帶領者通常會讓人有種不吃人間煙火的印象,乃至於與社會現實脫節,但總比沒有好,更何況兩者所面對的,是截然不同的政治勢力。甘地面對的是有著反對黨制衡的英國政府,當時英國內部有不少人同情印度人民的遭遇,支持印度獨立,這使得英國政府面對印度獨立的訴求時有所顧忌,不敢造次;香港市民面對的卻是權力高度集中的中央政府,其權力不受制約,決策和運用的手段自然直接不少。總的來說,梁先生對「佔領中環」運動的前景是抱著不大樂觀的態度。



越恨他,越像他?


梁先生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當一個人或一個團體對某些事物極度憎恨時,儘管最後能打敗它,但最後自己反而會成為他所憎恨的事物。就以香港的激進民主派為例,他們對中國共產黨的專橫可謂恨之入骨,不斷用激烈的語言、行動藉以宣揚「反共」訊息,但發展下去他們對於外界不同意見的態度,甚至行為、語言模式竟和中共越來越相似……



該如何面對「霸權」、「仇恨」呢?


梁先生認為,與其打倒外面的「霸權」,倒不如先去除自己心中的「霸權」。如果大家深入地觀察,其實並沒有甚麼敵人需要打倒,都是自己的憎恨心作祟,我們其實可以對不滿意的事加以批評、批判、抗議,但不發怒,不當對方作敵人。這樣大家既能面對分歧,亦不會挑起仇恨,最終達致各方滿意的結果。


席間,觀眾就香港深層次矛盾、中共未來走向以及歷史上不少政治鬥爭的經驗和教訓與台上講者作深入的交流。


適逢臨床心理學家林碧君女士也到場參與分享會,最後她更代表弘法精舍致送紀念品予梁文道先生,分享會亦圓滿結束。


現在回想梁先生的分享,再看緬甸的宗教衝突,其實任何矛盾都是自己的分別心、瞋恨心所致,只要心平氣和地表達意見,不視任何人為敵人,這樣的話,世界自然就會更加和諧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