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今乃知──三寶歌的現代演繹

文:心舒雲    圖:佛門網,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5-09-24
衍空法師為作品全情投入,力臻至善。衍空法師為作品全情投入,力臻至善。
Idris及Marty(右、中)是音樂劇的靈魂人物,兩夫婦於2010年和衍空法師合作《細味人生》後,一拍即合,Idris及Marty(右、中)是音樂劇的靈魂人物,兩夫婦於2010年和衍空法師合作《細味人生》後,一拍即合,
九十後的Blue認為快樂之道是與人分享,然後從中得到滿足。九十後的Blue認為快樂之道是與人分享,然後從中得到滿足。
Eric是位舞台劇演員,戲劇經驗豐富,這次更負責形體表演。Eric是位舞台劇演員,戲劇經驗豐富,這次更負責形體表演。

「人天長夜,宇宙黮暗,誰啟以光明?
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誰濟以安寧?」 ──三寶歌(節錄)



隨順眾生,不捨正見──《三寶歌》的現代演繹


提到《三寶歌》,相信佛教信眾都不會陌生,它是一首以現代旋律譜出的梵唄,在不少佛教儀典場合唱頌,內容表達對佛、法、僧三寶的禮讚。三寶乃佛教的核心所在,更是信仰佛教和成為佛弟子必不可缺的前提和標誌。


這首由弘一大師選譜、太虛法師作詞的佛教經典歌曲,流傳至今已有七十多年,啓發了幾代信眾,可以說是佛教的教歌。適逢今年也是香港佛教聯合會(下稱佛聯會)成立七十周年,因緣具足下,衍空法師決定以現代手法重新演繹這首微妙精深的梵唄,一齣以《三寶歌》為創作藍本的多媒體音樂劇《今乃知》,由此而生。


談到創作緣起,衍空法師和製作團隊一直都有弘揚《三寶歌》的想法,原因是雖然大家常在佛教活動中唱誦此曲,很多會眾卻不太懂得箇中意思,更甚者因為用詞艱深,連唸也困難。法師想,到底能否用比較活潑生動的方式,重新演繹它呢?「這個想法醞釀了很久,剛好佛聯會七十周年會慶,他們很欣賞我們之前的製作,如《細味人生音樂會》及《悟》,於是鼓勵我再作新嘗試,於是我們就著手籌劃。」


為了更生動呈現《三寶歌》的內容,創作團隊在劇中加入了錄像、舞蹈和形體藝術等不同元素,內容多元化,可以說是嶄新的嘗試。當中也包括了衍空法師的開示,細細道出《三寶歌》的真正涵義。法師更把劇作稱為一節「新穎多媒體佛教課程」!


演出分為佛、法、僧三個部分──〈佛寶〉以生命的苦惱、無常為主題,當中提到人生苦劫、輪迴、恐懼和憂慮,並點出皈依佛陀的重要性;〈法寶〉的主題則點出佛法中「不落二邊」的重要概念──既不要沉醉於物欲、又不執著拘泥於表面的宗教儀式上。衍空法師指出,佛陀教導我們,兩者都是苦道,只要走持中道,好好觀照內心,了解事情真實的一面,慢慢便能得到幸褔、安樂。最後,〈僧寶〉則以呈現僧團日常起居生活和其威儀為主,現場有僧人唱誦《瑜伽焰口經》及《志心信樂文》,更帶領觀眾一起唱,藉以點出僧團統領信眾的重要地位。


筆者曾到訪拍攝〈法寶〉錄像的現場,法師竟然親自擔任攝影,更臨時兼任燈光師,為作品全情投入,力臻至善。他直言這次創作十分有趣,令《三寶歌》更易被大眾理解消化是其多年來的心願。「佛法二千多年來不斷更新演繹方法,如何做到隨順眾生,不捨正見,是我們的創作精神,也是面對的挑戰。」



細味人生、不容污點──一絲不苟的創作精神


談到《今乃知》的創作,不能不提幕後兩位功臣Idris及Marty。他倆可以說是音樂劇的靈魂人物,參與劇本、節目統籌、拍攝、混音等不同項目。Idris 從事廣告及電影製作多年,而Marty則是專業音樂創作人、錄音及混音師。兩夫婦於2010年和衍空法師合作《細味人生》音樂佛學教程後,一拍即合,也為創作《今乃知》定下伏線。


Idris笑言十分享受整個創作過程,和法師合作愉快,雖然有時會意見不合,但每當衝破了創作難關後,又會有新的感悟。在創作上,她對自己要求嚴格,一方面要對佛法負責任,另一方面不想出錯,為演出帶來污點;因為只要有一個污點,都會引發觀眾錯誤聯想,誤解法師的開示。「所以在創作時會小心謹慎,希望能做到一絲不苟,把最好的呈現在舞台上。」


音樂編排方面,Marty充分運用想像力,希望在弘一法師的原曲找到新靈感,為《三寶歌》添上新意。「其實弘一法師創作時,採用的西方曲風,感覺上能和現代曲風搭配。在舞台劇中,我按劇本把音樂創作分為三個部分,以不同質感的音樂層層遞進。首段〈佛寶〉音樂比較輕巧,鋼琴聲配合輕弦樂,讓觀眾慢慢投入情緒;在〈法寶〉中加入更多低音結他及敲擊樂元素,音樂更加明亮清晰;最後〈僧寶〉則加入更多管樂,令聲效更加宏偉,猶如法輪正在轉動,配合僧侶共同唱誦,一同消滅煩惱魔障,感覺壯麗。」


〈法寶〉的部分以錄像的方式演出。故事大概是不少年輕人的寫照,講述一名少女千方百計找尋快樂,在追逐各種物欲刺激過後,內心卻仍得不到滿足。


負責演繹這個角色的是九十後的藍佳鈺(Blue),她笑言自己跟故事中的少女並不相似,她的快樂之道是與人分享,從分享中得到滿足。早年她參與「弘法使者」計劃,因而認識衍空法師。Blue自小熟悉中樂,也熱愛舞蹈,可謂多才多藝。


「這部劇作為我帶來不少難忘的片段。比如說我並不喜歡流連夜店,但角色卻要常常夜蒲,所以演繹上要面對不少挑戰。又例如演奏樂器時,最初我本採用笛子,後來為了配合故事,決定用簫。由於需要時間熟習,感到很大壓力、怕會出錯,不過音樂團隊十分支持我,令我感到鼓舞。」她說。


和Blue合演對手戲的是Eric,一位舞台劇演員。對於戲劇經驗豐富的他,今次演出可謂駕輕就熟,除了錄像故事外,他也負責形體表演。



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苦難中找上真正幸福


《三寶歌》有云「三界火宅、眾苦煎迫」,這句源於《法華經》的譬喻,說人生就像住在一間火燒的房屋中,佛菩薩叫我們離開,但我們卻執著於屋裏的財物而不肯走。對事物的錯誤理解是令我們受苦的主要原因,因緣生滅,今日的快樂可能成為明天的苦痛。


要走上真正快樂之路,衍空法師認為首先要學習了解內心和實相。幸褔人生最簡單就是遠離殺、盜、淫、妄、酒,否則會把自己拖進一個複雜的環境,難以得到安樂。另外,要處理好人際關係,孝順父母,珍惜善緣。「佛教教導大家,透過觀照內心,了解心的需要和情況,並處理好內心各種念頭,認清事物的真實一面,定下人生正確的價值,才能自在快樂,否則怎樣追求外在環境也是枉然。人如果只追求物質,生活不會健康;但如果只有宗教生活,執取於儀式,也會失去平衡。正所謂佛法不離世間道,平衡人生十分重要。還有敞開內心,向內在探求,因為心是一切的關鍵。」


衍空法師坦言現代人最大的痛苦源自於不懂感恩,內心太多不滿,不懂得珍惜當下。他鼓勵香港人要多點追求正確的價值觀,注重親情、友誼及品德。「古人追求品德價值,有氣節的君子在社會上得到敬重,即使兩袖清風也很瀟灑;然而時代不同,社會過分追求物欲,它是無止境的,反而靈性卻是難能可貴。」他補充說。



今乃知、唯此是


訪問來到尾聲,才談到《三寶歌》這個名字。衍空法師解釋,意思就是「我現在才知道」──生死輪迴的各種苦劫、佛法三寶是我的皈依處,我現在才知道。佛教指出人生本來是苦,只有通過三寶才能得到可持續的幸褔,「覺醒」才是真正的出路。


筆者自小就讀佛教學校,也常唱誦《三寶歌》,卻未有仔細考究當中內容。在採訪的過程中,我體會到法師的苦心、年輕演員的魄力以及創作團隊的專業精神,感覺就如聽了一場生動的開示,三寶的法力真不可思議。《今乃知》暫時只演一場,希望日後因緣成熟時能夠重演,讓更多人欣賞。


「今乃知」是一種對生活覺醒,明白生活和佛法本是同道。只要大家珍惜當下,敞開內心,依靠三寶的力量,破除執著,定能找到幸褔之道。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