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他住在印度山區多年,捕捉到眾山的精神,能描繪其不斷轉化的情緒和色彩;他是的喜馬拉雅山的藝術大師Nicholas Roeric⋯⋯

文:Lyudmila Klasanova | 2019-12-2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喜馬拉雅山脈是全球最雄偉的山脈,以壯觀和具備天然美景馳名,因而吸引到世界各地無數旅客前往觀光。山脈的獨特美態也保存於Nicholas Roerich(1874–1947)的畫作中。他是俄羅斯的畫家、學者、思想家、作家兼旅行家,曾於喜馬拉雅山脈西端、風光如畫的印度喜馬偕爾邦庫魯山谷(Kullu Valley, Himachal Pradesh)逗留二十年,畫出了數百幅傑作。這些作品目前收藏於烏如斯瓦迪喜馬拉雅研究學(Urusvati Himalayan Research Institute)中。

Nicholas Roerich於1923年偕同妻子和兩個兒子抵達印度。他們一門四傑:妻子Helena Roerich(1879–1955)是哲學家兼作家;長子George Roerich(1902–60)是東方學家、語言學家兼佛教學者;幼子Svetoslav Roerich(1904–93)則是畫家兼科學家。他們在那裏為前往外人最難以踏足的中亞地區作考察準備。

考察之旅到1928年完成,一家人回到印度後,Nicholas Roerich在庫魯山谷創辦了喜馬拉雅研究學院。他們全家均參與學院的工作──Nicholas和Helena夫婦倆是創辦者兼構思者;George是總監;而Svetoslav則積極參與研究工作。在1930至1932年間,學院在附近地區進行了五次考察。Roerich家族一直在庫魯山谷繼續文化和研究工作,直至1947年Nicholas去世。

在Svetoslav夫婦提議之下,國際Roerich紀念信託基金會於1992至1993年在庫魯山谷的納加爾(Naggar)創立,並且獲得俄羅斯駐印度大使館、印度政府和喜馬偕爾邦政府支持。該會以印俄合作的非政府組織方式運作,旨在保存和推廣Roerich家族遺留下來的文化建樹,以及將他們在庫魯山谷的舊居轉化為博物館及教育、科學、文化中心。整座博物館綜合大樓包含Nicholas與Svetoslav Roerich畫廊、Helena Roerich兒童藝術學院、文化教育中心、公共圖書館,以及與家族生活相關的其他地方。

基金會每年10月均會在庫魯山谷舉辦「印俄節」,以記念Nicholas和Svetoslav的生辰(前者在10月9日出生;後者在10月23日),節目包括展覽、音樂會和研討會等眾多文化活動。

2019年10月9日為Nicholas Roerich145歲冥壽,「印俄節」的活動以他們夫婦的紀念雕像(由俄羅斯雕塑家Alexei Leonov創作)揭幕開始。

在揭幕儀式中,一名來自喜馬拉雅山區西姆拉的官員發言表示:「在Nicholas Roerich出現之前,不論在印度或海外,都沒有人關注喜馬拉雅山區和其多元文化。我們可以說,是他將喜馬拉雅山開放予全球的科學界,並且在喜馬偕爾邦和附近地區推動科學研究,因此我們視他為國寶。」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在這個極具紀念價值的日子,天上竟展現出鮮艷的彩虹。區內大黑天寺廟的Sri Dev Acharya為Nicholas Roerich誦經,並且燃起一堆神聖之火,以記念這位印度人視為大師的人物。

「印俄節」的其他節目,包括有俄羅斯畫家Lola Lonli的作品展覽、題為《依循大師足跡的信徒》的多名俄羅斯畫家作品合展、題為《Nicholas Roerich──眾山大師》的少年及兒童繪畫比賽、Helena Roerich藝師學院學生呈現庫魯山谷文化傳統的表演,以及來自俄羅斯卡盧加(Kaluga)的Obraz舞團的舞蹈表演。

至於Svetoslav Roerich的一百一十五歲冥壽也有慶祝活動,包括了Him Chatterjee教授的作品展《沉默的祝福》揭幕,以及由Roerich家族國際中心和莫斯科的俄羅斯藝術學院合辦的國際研討會《俄羅斯與印度:美術、哲學和文化》。

另一項重要的活動則於10月24日在印度新德里舉行,是由俄羅斯科學及文化中心主辦、題為《Roerich家族:俄羅斯與印度的文化橋樑》的研討會,以記念Nicholas和Svetoslav父子的冥壽。出席的重要嘉賓包括著名佛學學者、尼赫魯紀念博物館及圖書執行委員會主席Lokesh Chandra教授。他對Nicholas致以崇高的敬意,形容對方為偉大的智者,在國際上宣揚印度的寶貴傳統,並憶述他們在1940年初次見面的情形。

Chandra教授表示:「他的文化成就在於啟發未來數百年的世代,注視人性的創作天才如何逐漸演化。Nicholas Roerich與這塊土地上的年邁智者分享自己的信念,並藉此建立起跟印度在知性和美學上的共鳴。他曾在喜馬拉雅山區居住多年,似乎已捕捉到眾山的精神,能描繪其不斷轉化的情緒和色彩。」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