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佛誕吉祥大會)HKBuddhist-Ads-18MarTo24Mar

他,在八十年生命跌宕中詮釋佛法。他,以最堅毅的願力及無窮的好願,弘揚如來正法--聖嚴法師圓寂十周年紀念

文:潘演音   圖:謝演勤| 2019-02-08

驀然回首,恩師已遠行十年。

2009年2月,在台灣山櫻開得漫山緋紅的初春,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告別塵世;隨著光陰流逝,弟子們悲傷沉澱,憶念昇華,凝鑄為感恩與回報的心志。

借此十周年的因緣,讓我們重溫聖嚴師父的身教。他病中曾書寫:「成住壞空四劫循環,生老病死無常流轉」,道出空與死這所謂的終點,其實接連的是成與生的起點,表達了佛教的宇宙觀與生死觀。在一般人視作凋零的人生末端,他示範了如何透過悲心願力,燃盡自己的燈光去為後世散播光明的火苗。

回想2005年8月底,就在法鼓山落成開山前夕,聖嚴師父生了大病,許多熱心信眾力勸師父換腎,但他婉謝,強調自己已是七十多歲的老人,換了腎,不僅浪費,對生命的尊重而言,也不應該。於住院前,他平靜地完成任務交託,其中一項為第一屆傳法大典,將「中華禪法鼓宗法脈傳承證書」交給十二位法子,象徵交付傳持法脈的重任,讓佛法明燈永遠不斷,典禮結束後,師父隨即入院,接受一連串的手術療程。10月,他向醫院請假,主持法鼓山落成典禮,親眼目睹世界佛教教育園區落成。責任交託了,心願落實了,之後的連串生死試煉, 師父以平常心迎向。

他不貪生,病中想到的是抓緊時間奉獻;他不怕死,老病死的只是無常的色身,生死皆安然;在病苦中、生死關卡前,他把握因緣,化肉身之病朽為度化眾生之神奇,展現大修行者的道心與風骨。凡夫看生命,可一不可再,修行人則視生死為契機,法身慧命不生不滅,而透過傳燈,法與願,皆永續長存。

「法鼓傳燈日」,可以稱得上是燈之禮讚,乃法鼓山僧俗四眾每年紀念聖嚴師父圓寂的日子。2019年2月16日,是聖嚴師父圓寂十周年紀念法鼓傳燈法會,法鼓山香港道場將會與台灣總本山於網絡連綫直播,同步舉行傳燈法會,並透過兩份法的信物,許諾將感恩與思念,轉化為善願與修行。

傳承了兩千多年的菩提心燈

第一份結緣的傳法信物是印有 聖嚴師父所撰《菩薩行》的缽燈,勉勵大眾以菩薩心行、身行,作為自利利他的方法。法會上,由聖嚴師父的僧團弟子為大眾將燈逐一點亮,象徵燃起行菩薩道的願心,亦是將恩師的悲願以心傳心,以傳燈象徵禪法的燈燈相傳、無盡燈明。

缽燈--印有 聖嚴師父所撰《菩薩行》的缽燈,將其悲願燈燈相傳。缽燈--印有 聖嚴師父所撰《菩薩行》的缽燈,將其悲願燈燈相傳。

一燈能破千年暗,弟子們自當秉承聖嚴師父的教澤,向佛法點燈,以智慧的光華照破貪瞋痴與無明,以慈悲心將光明傳給眾生。小小缽燈載負著感報師恩的情懷,領燈者以莊嚴、神聖的心領取,並以此一缽燈,代表一生實踐佛法、利益眾生的承諾。

《華嚴經》言:「菩提心燈,大悲為油,大願為炷,光照法界。」菩提心燈是以大願為燈炷,以大悲心為綿延不絕的能源。聖嚴師父懷抱大悲願心,為救拔眾生而掏出整個生命,化身為領眾度越苦海的引路明燈,而這燈,也就是兩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在恆河邉燃起的燈,透過一代一代的祖師與僧伽,歷盡艱辛、攀山越海地流傳,代代相續。傳燈即傳菩提心法,今天能夠傳到我們的手上,我們當以珍重感恩之情,繼續傳遞三寶的明燈。

一個人點亮了心燈,能以智慧處理事、以慈悲關懷人,就有如一個小太陽,在身邊散播一圈光明,為暗黑中的人照亮前路,送上溫暖。願社會上有更多人能燃點菩提心燈,願點點滴滴的亮光匯聚,蔓延為連綿燈海,將昏暗混濁的塵世照得通透澄澈,令眾生不再迷路。

心迹  藏於墨迹

另一份結緣品是聖嚴師父生前所書寫的《無相頌》墨迹。《無相頌》是《六祖壇經》中,關於禪的思想最精要的一部分。「實相無相而無不相,法身無身而遍在身」,精闢闡述如何不執著於表相與事相,從而得見空性的無漏智慧。師父雖已捨報十年,色身不在,但法身常存,藉由《無相頌》這份法的信物,勉勵四眾弟子學習放捨諸相,將煩惱消歸自心,開啟自性寶山;宗奉師教,慢慢提昇人的品質,一同在身邊建設一方小小的丶清新明亮的人間淨土。

《無相頌》墨迹 --墨迹中的每一撇每一捺,都透露著恩師的語重深長。《無相頌》墨迹 --墨迹中的每一撇每一捺,都透露著恩師的語重深長。

墨迹,不獨傳達佛法,更令人感懷聖嚴師父的菩薩行,他一生常在病中,為弘法忘軀,晚年更是如他所形容的「時常是在生死邊沿過日子」,他一再在經歷大型手術後,馬上抖擻精神投入工作,演講、開示、會議、接見訪客,行程滿滿,視眾生利益遠重於色身之病苦與休息。

2005年那一場大病後, 聖嚴師父提起了毛筆,寫了一幅又一幅文義精闢的書法,既是留下言教,更是為募款興辦法鼓大學,並以身教向僧團弟子們告誡:「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鐘」,即使生病,也沒有「白吃飯」,還是要提起農禪精神,每天為三寶及常住大眾奉獻。

聖嚴師父曾說過,「當他沒有體力時就用意志力,沒有意志力時則用願力。」他一再以願力來支撐著,要在今生旅程到達終點前圓滿他的計劃。生病之後, 師父曾經三次幾乎死去,一次甚至到了沒有呼吸、沒有意識的地步,但被救活過來,事後他憶述自己能起死回生,皆因心願未了,法鼓大學還沒辦起來,他向菩薩禱告:「如果我的責任完成,我就走了;但如果我身上還有任務,就讓我活下來。」當時他一次次向菩薩求,果真活過來了,這是願力。

在人生最後階段,他加緊燃燒自己,盡最大努力為社會的未來發光發熱,墨迹中,蘊藏著他老人家「盡形壽,獻生命」的心迹,他用自己整個生命,來為世間作開示。今年,傳燈法會透過兩份法的信物--《無相頌》墨迹與缽燈,與眾結緣,並捎來遠方恩師向弟子們的叮嚀--「不向外執著諸相,要向內開發自心光明。」

如是我願海報-- 師父做不完的事,弟子們發願接續;他的身影,透過弟子存活在社會每個角落。如是我願海報-- 師父做不完的事,弟子們發願接續;他的身影,透過弟子存活在社會每個角落。

願力最堅  心誠則靈

自小經歷飢荒、水災、戰亂的 聖嚴師父,深刻體會人間疾苦,隱隱然生起救拔眾生的心。成為小沙彌後,感到佛法是這麼好,可是誤解的人是那麼多,而真正了解和接受的人是那麼少,他在十五、六歲時,發了一個願:「我能夠懂多少佛法,就告訴他人多少;用我的嘴、用我的筆、用一般人都能理解的方式,將佛法的好告訴他們。」

少年單純直心的一個願,領著他穿越海域,熬過戰火,成為首位台灣赴日本攻讀博士並順利完成學分的僧人,然後於國際間弘化,以佛法助眾生離苦得樂。來到晚年, 聖嚴師父有感人心不安令世界紛爭處處、反常的自然災難預警了地球的瀕危,覺得必須推行以心靈環保為重點的教育,人類才有明天,於是發願興辦法鼓大學,成就了今天的法鼓山僧伽大學與法鼓山世界佛教教育園區,培訓出優秀僧材,荷擔起續佛慧命、紹隆佛種的如來家業。

由一個善願開始,成就出一位大宗教家,接引了千千萬萬人回歸佛陀本懷,臨終前更建構出完善的教育體系,令佛法住世,證明只要發清淨、遠大、為眾生福祉的善願,有願便有力,因緣必匯聚玉成。

虛空有盡,好願無窮

聖嚴師父生前經常說:「虛空有盡,我願無窮。我今生做不完的事,願在未來無量生中繼續推動,我個人無法完成的事,勸請大家來共同推動。」這是他老人家留給我們的期許。法鼓山弟子相約共勉恪遵師囑,在2019年新春一起以摰誠心,發下如是我願(發好願,來幫助他人、回饋社會、影響世人;行好願,來報佛恩、報師恩,報父母眾生恩;並向親友們「募好願」,一同散播好願在人間),以善願為禮,來供養師父。

恩師遠行的這十年,過得漫長,然而在無量生中,這僅止一瞬;他的法身超越時空,無處不在;他的言教珍藏在書中、流傳在網絡視頻中;他的身教,烙印於弟子們的心田、存活在社會每個角落;他,其實並沒離開。

聖嚴師父說過,「我死亡以後,是跟三世一切諸佛同一個生命、同一個身體、同一個國土、同一個世界,那我還有甚麼好求的。」隨著恩師捨報,他的存在不再局限於這一生、這個地球、這個宇宙,而是在無限的時空之中,以千億化身慈悲濟世,度化無量眾生。

想到聖嚴師父如何在八十年生命跌宕中詮釋佛法,滿心感動。在懷緬恩師的2月天,就讓您我點亮菩提心燈,接續他建設人間淨土的懇切悲願,並以老老實實的奉獻,作為還報師恩的一次深情的頂禮。

南無度人師菩薩摩訶薩……

南無度人師菩薩摩訶薩……

南無度人師菩薩摩訶薩……

 

【法鼓傳燈法會】

日期:2月16日(星期六) 
時間:1:30pm-5:30pm 
報到:1:00pm 
地點:法鼓山香港九龍會址

九龍荔枝角永康街23-27號安泰工業大廈B座2樓 
對象:一般社會大眾 
年齡:不限 
報名:https://goo.gl/E4CmEa

 

註:法會當天備有缽燈和《無相頌》複刻版與信眾結緣。

參考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time_continue=56&v=Rdi3vCwA10Q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