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以宣唱法理,聞導眾心」──聽日本聲明有感

文:黃杰華    圖:黃杰華| 2019-02-14
比叡山聲明比叡山聲明

筆者慣聽西洋音樂,樂聞其喜怒哀樂多形於色,變化精微;中國音樂內斂,不易欣賞。佛教音樂,更是一竅不通。去年從日本買來兩張聲明光碟,久未認真聆聽。最近略有餘暇,特意找來賞味,發覺「聲明」佛曲,自有其吸引處。

日本的聲明(shōmyō),據云傳自韓國。八世紀中葉,奈良東大寺二月堂舉行觀音法會,其聲明唱誦被視為最古老者。九世紀天台宗延曆寺僧安然,寫下名被遐邇的佛教音樂理論《悉曇藏》,奠定悉曇學基礎以外,同時影響聲明發展。十三世紀,日本天台宗學者撰文,將其儀禮音樂名為「聲明」。此後作為宗教唱誦及學術研究,均大放異彩。據龍谷大學岩田宗一所載,古有《聲明用心集》(1233),《諸聲明口傳隨聞及注之》(1272)及《元亨釋書》(1322)餘篇;近有《天台聲明大成》(1935-55),《聲明關係資料年表》(1971)、《聲明研究》(1999)及《天台聲明》(2000)等籍,可見日人一直重視聲明,且深研誦法傳承與演變,已成一家之言。

中國的梵唄佛曲,有說始自三國曹植。子健一次於魚山偶聞空中梵音有感,寫下梵曲,成為「魚山唄」,開展中國宗教音樂。唐世佛曲燦然大盛,今敦煌寫卷存有不少佛讚,饒宗頤教授〈詞之起源與佛曲(讚詠)兼論敦煌所出之佛讚集〉系列論文,分析了不少法藏敦煌佛曲寫本。早歲學者向達,撰有〈論唐代佛曲〉名文,考鏡中國佛曲,特別是古代龜茲人蘇祗婆(Suvajiva)的琵琶七調,源自印度北宗佛曲。梵唄音律,甚至影響後世詞曲發展。不過,向氏所論佛曲,蓋指合樂的宗教歌曲,與日本純為聲音變化而記調的聲明又有不同。

日本天台、淨土、禪宗及真言各宗,均有各自的儀軌聲明,猶以天台真言二者為主流。筆者的兩張光碟,分別為日本天台宗及真言宗的聲明紀錄。首張鐳射唱片屬比叡山延曆寺根本中堂的胎藏界曼荼羅供養聲明,為2001年一場供養法會的現場錄音,法會由寺內各個坊院高僧主持。聲明所用誦本為漢文,讚文如四智讚,大讚及佛讚皆為漢譯梵音。錄音由著名的Victor唱片公司專門製作,拾音清晰,效果極佳。僧侶誦文抑揚頓挫,剛柔並重、音色通透,聽得我為之動容,頓時靜下神來,對著唱片所附讚文,用心聆聽。

另一影像光盤為真言宗高野山九州青年教師為紀念釋迦入滅而作的聲明法會,名為「常樂會」,取其「常樂我淨」四德之義。據載,高野山的常樂法會早見於平安時代中期,當時名為「涅槃會」,於金堂舉行,後來聲明內容不斷擴充增補。光盤為一般公司錄製,音效未若上文唱片那麼清晰,不過作為錄像流通,已夠法喜。法會於東京三得利音樂廳(Suntory Hall)現場錄製,讓人一窺聲明堂奧。三得利音樂廳由實業家佐治敬三於八十年代籌建,設計之初,他即參考以出色音效飲譽全球的柏林愛樂廳及指揮家卡拉揚的意見,卡氏對建成的三得利音樂廳讚譽有嘉,晚年率領柏林愛樂訪日,例必於三得利公演。筆者曾於三得利音樂廳賞樂,對其典雅布局及溫煦音色留下深刻印象。

常樂法會內容次第共十九段,分別為:

1.勸請

2.傳供  金剛業

3.祭文

4.別禮伽陀

5.如來唄

6.散華  釋迦

7.梵音

8.三條錫杖

9.佛名

10.涅槃講式

11.讚嘆伽陀

12.涅槃講和讚

13.釋迦念佛

14.合殺

15.舍利講式

16.舍利讚嘆

17.舍利禮

18.奉送

19稱  名禮

為何聲明如此安排,筆者沒有細考,也無能為力,只略悉聲明次第安排也有法規依循。從影碟所附誦詞可見,十九段中,祭文、如來唄、涅槃講式、涅槃講諸讚、舍利講式及舍利讚嘆六節為日文,其餘為漢文日音。法會當日,舞台上方左右各掛上兩幅巨型曼荼羅,中央懸上金剛峰寺所藏的釋迦涅槃圖,舞台左右共十七位誦唄者,身穿袈裟,中央設一金剛壇城,由左方一人上前負責領誦,壇場佈置簡潔,極具對稱美。筆者有感,通過光盤欣賞梵唄演出,也是一種殊勝因緣。

音聲之樂,攝人心魄,是故佛誡眾生不應執取。然而,聆賞光盤時,從音聲中確能靜慮心神,自淨其意,此或如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讚詠之禮》所言,聽誦有「舌根清淨」、「胸藏開通」及「處眾不惶」功效,閱之心感戚然。此外,《長阿含經》謂音聲有五種清淨,即音聲正直,和雅、清徹、深滿及周遍遠聞。東瀛唱誦者的表現,確能做到「其音和雅」及「其音清徹」,特別是比叡山那張光碟,僧侶唱來不疾不徐,音聲清雅,恰如中道,有心者可找來一聽,便知分曉。

一場上佳梵唄,不論用作佛事還是演出,不論唱誦日語漢語還是梵語,筆者覺得誦者吐音必須清晰,絕不可含糊其詞,此外,唱者能夠剛柔並重(這或許受記譜所限,日本聲明的記譜法亦各有所本,各師各法,口耳相傳,宗派各有傳承,故有說閱者光看聲明諳記,還是不知所云),長音穩定,合誦者齊聲如一,各聲部清晰可聞,自會打動人心,一若西方人唱韓德爾《彌塞亞》般,嘹亮悅耳。不過,聲明更重視人聲的音色藝術而非簡單,偶然出現的鈴鼓之聲。《高僧傳‧卷十五》謂「唱導者蓋以宣唱法理,聞導眾心。」筆者聽比叡山唱片,和鳴悅耳,猶如活藝術品,不單開導我心,更教我動容,可見純作樂賞,仍可樂在其中。

動人的唱誦,可以去戾氣養祥和,化干戈為玉帛。《賢愚經‧無惱指鬘品第四十五》載波斯匿王征討害人無數的鴦仇摩羅,路經祇陀林,聞一醜僧振聲高唄,和音清暢,聽得戎馬傾耳不前,匿王問其故,後至佛陀跟前受教,打消征討念頭。賢愚一經,讀之猶如中國說部,然而如上所記,聲明之犖犖動人,可以想見。

聽聲明如賞樂,聽美樂而不執取,於俗人如我者,談何容易?執取美聲而不至於沙彌均提即可,此乃筆者自圓其說。《賢愚經‧沙彌均提品第六十二》記少僧均提與一老僧同作唱誦,均提誦聲繞樑,老僧沉聲模糊,結果沙彌出口傷人,小覷老僧,謂其聲沉若狗。口意二業,終令均提後五百世「輪」為狗身,幸遇舍利弗施食道化,始得解脫。

上佳聲明不易,一般唱誦亦難得,能有緣欣賞,福也。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