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力不可思議,佛號不可思議

文:黃杰華    圖:Maseedis Kay、黃杰華| 2015-07-09
Maseedis Kay 攝 Maseedis Kay 攝 

佛號不可思議。嘗閱羅錦堂導讀《阿彌陀經》,記唐代法照大師〈五會法事讚〉有偈云:


此界一人念佛名,

西方便有一蓮生。

但使一生常不退,

此華還到此間名。


年輕時常聽長輩謂業力不可思議,佛力不可思議,就連佛號也不可思議。《阿彌陀經》鼓勵眾生多念佛名號,一心不亂,往生時得生淨土。〈五會法事讚〉記,眾生念佛,極樂世界七寶池會生出與之相應蓮花,念佛越勤快誠心,蓮花越茂盛鮮艷。眾生塵緣將盡,阿彌陀佛、觀音及大勢至三聖,將現身亡者面前,阿彌陀佛手持亡者初發心念佛時,七寶池中所生蓮花,將其心識託付於蓮花內,再將亡者接引至西方淨土,往生者即從蓮花化身而生。淨土世界,「無有眾苦,但受諸樂」,當中的七寶池、八功德水等極樂聖境,只教凡夫神往。《觀無量壽經》謂:「一念阿彌陀佛,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念佛名號猶如念咒,確有不可思議之處。


去年4月,108歲的祖母因肺病住院。經伊利沙伯醫院醫生詳細檢查,證實她肺功能衰竭,藥石無靈,院方特別安排臨終病房「晚晴室」(Osiris Room)供家屬陪伴病者走過人生最後一程。我們一家,心情特別沉重。我與祖母生活數十寒暑,她又特別疼愛我,沉痛之情,實在無以名狀。Osiris原為古埃及掌管生死之神,E. A. Wallis Budge《埃及死亡書》(The Egyptian Book of the Dead)曾提及此神名字。一見此名,我即悲從中來。「晚晴」一語,雖然無奈,但仍感到人間有情的絲絲暖意。


自祖母轉入晚晴室那一個星期,我暫捨工作日夜照顧守候,以盡人孫之責。祖母目不識丁,但自小篤信佛教,誠心念佛,一生除《心經》外,只念「阿彌陀佛」名號。那短暫的晚晴歲月,家人不斷持誦名號,我在她身旁持誦《中陰聞教得度》,家弟念《心經》,姑姐念《大悲咒》。4月16日,醫生巡房,對我細語祖母大限將至,我急電十方親友。當天下午祖母雙眼總是半張不閉,目不轉睛看著我們。由於她插了喉管,身體十分虛弱,早已無法言語。我一一將事情交代,讓她釋懷安心,心無罣礙。家弟接通視像電話,讓來不及的外國親友逐一向祖母告別。餘下來的時間,各司其職,一念名號,一念《心經》,一念《聞教得度》,一念《大悲咒》。


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書》謂三次細長呼吸後,就是生命終結時。8時40分左右,我在不斷持誦阿彌陀佛名號下,察覺身旁氣若游絲的祖母已呼出第一口長氣,大限已至,我只有一心不亂繼續持誦。五分鐘後,她已長呼三次,房內一片寂靜。我們一心不亂,繼續持咒讀經念佛號。五分鐘後,像沉睡的祖母再呼出第四口氣,慢而細長,當下我們深信佛力不可思議,繼續各自功課。十分鐘後,她又呼了第五口氣。9時15分,劬勞一生的祖母終於呼出最後一口氣,輕柔、細長的一口氣。我口持名號,目不轉睛看著祖母,最後一口氣,她臉上稍有難色,但就在呼出當下,臉色一變而為舒暢從容,略帶笑意安詳離世,彷彿告訴我們:她解脫了。這發生在一秒間的事,真讓我們一家目瞪口呆,假若當下我心有旁騖,左顧右盼,定必看不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刻。家人也感到祖母心無罣礙,於是繼續持咒念經,盡量讓祖母遺體多待一會。


這時護士進來作醫學證實,然後對我說:「你們完成一切後出來告訴我。」半小時後,我和弟弟看到祖母後腦不斷有股波浪形氣流釋出,猶如飛機引擎啟動的氣流,十分明顯,因緣成就的家弟更看到她頭放白光,當下我們深信佛力不可思議,佛號不可思議。


凌晨12時,我察覺祖母面容開始失去血色,也不想房外的病人不安,於是通告護士。半小時後,我們一家護送她到殮房。我沒有哭,只覺自己除了今後不能聽她談往事外,還有啥不捨?她得享高壽,心無牽掛,佛力加被,安詳離世,往生淨土,還有何不捨呢?


羅錦堂導讀一書,收有民國繆滌源《了生脫死》,記臨終者進入六道輪迴的徵兆,簡明扼要,也起警世作用。羅公原為港大中文系教授,其《錦堂論曲》為我大學詞曲選一科之重要參考書。後閱《導讀》,才發現他佛學根柢深厚,導讀詳盡,深入淺出,值得一讀再讀,細嚼滋味。我又想起已故Ian Stevenson 有關輪迴的科學報告,想起Jim Tucker記小孩種種前生記憶,生命之不可思議,確實難以言詮。


佛號真不可思議,佛力更不可思議。祖母離世經過,既為示現,也作警惕,自己業障太重,只希望今後努力加餐飯,不致墮入三惡道受苦。我曾說要記下祖母離世點滴,或作日記,或作筆記,以為參考。無奈事忙,至今才有餘暇摭言數語,對人對己,總算作一交代。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