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佛教對二十一世紀的回應:西方弘法經驗談(節錄)

梅村正念修習中心   文:釋真法印法師| 2010-11-03

註:二零零六年四月,梅村四位法師(釋真法印法師等)代表一行禪師到中國參加世界佛教論壇所發表的講稿。文中清楚交待了梅村的修持的傳承及一行禪師更新佛法的效果。

 

引子

佛教在這個新世紀、新千禧年代生機蓬勃。在過去百多二百年,佛教的種子已於西方國家播下,並且茁壯成長,根深葉茂。佛教最初流傳到西方時,只偏重知識和概念層面,但現在佛法已經在日常生活中扎根。

過去三十年來,一行禪師及梅村僧眾致力實踐佛教義理,讓佛法滲進不同的領域。我們的行持是建基於《安般守意經》、《四念處經》、《勝妙獨處經》及以大乘為根的禪宗法要。也就是說,我們主力弘揚並實踐三大傳承的教法:包括上述經典所載的原始佛教要義、大乘佛教要義,以及能夠融入日常生活的禪宗法要。

我們一直向社會各階層弘傳這些教法,教導大家如何修習佛法,不論是個人、家庭又或團體,都是我們弘法的對象。我們的努力已經見效,現在有機會跟其他傳承的師 兄師姐分享經驗,實在十分高興。同時,我們希望其他傳承的朋友能為我們引燈指路,傳授弘法心得,讓我們精益求精。倘若大家認為我們的方法可取,歡迎取之應用在不同的新領域裡。

一行禪師教導之修行法門:

《安般守意經》、《四念處經》和《勝妙獨處經》

 一行禪師在西方弘法,是以《安般守意經》(Anapanasati Sutta, Majjhima Nikaya 118)為基礎的。師父出家幾年後,發現《安般守意經》開示了佛陀的教導,感到非常高興。此經教導我們如何覺照自己的存在,覺觀身受心法的微妙變化,藉此深入體會生命的實相,不再受困於恐懼、瞋怒和貪愛等痛苦。師父發現這部經典時,猶如找到金礦一樣,感到自己是世上最快樂的人;師父持之以恆修習此經已六十多年,深深體會到《安般守意經》是禪修教法的精華,經文開示了一套可靠易行的修行法門,任何人,甚至是小孩都能藉以感受到禪修的奧妙。

《安般守意經》有四組觀照當下身受心法的方法,四組方法大同小異,各有四種練習,引導我們察覺身心的剎那變化。首先,我們要學習對境覺察,逐漸培養出禪定,最終邁向解脫。 

就以第一組覺觀身體的練習為例,佛陀首先教導我們觀呼吸。呼吸是身和心的橋樑,當我們覺觀到呼吸時,我們的身心就開始融和。練習數分鐘後,身體和心念會統一起來。如此繼續保持這種覺觀,我們便能放鬆身體,讓身體得到休息,從壓力、緊張中回復過來,從而治癒一切身心困苦。梅村以這套教法作基礎,發展了深度放鬆練習及身體掃描練習,讓大家覺觀身體的每一個部份,並以正念去擁抱身體的每一個部份,使身體釋放緊張,身心都得以復元。

同樣的方法可應用到心所的轉化上去。我們開始去覺觀心所,無論生起甚麼念頭,都以正念去擁抱它、平伏它,把它轉化濾淨。久而久之,心便徹底平靜安住,達至禪定的境界。只要心專注、不散亂,便能得解脫,不再受妄念束縛,完全自由自在。

佛陀在《安般守意經》的開示很簡潔,只有四組練習,要是能明瞭並體會箇中旨趣,便可發展出其他不同的修練法門。這些修練法門不是僵化呆板的,而是能自然而然地融入日常生活當中。師父和先輩大德寫下了許多偈誦,幫助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修習正念。這些琅琅上口又實用的偈誦,都是源於《安般守意經》,例如「吸氣,呼氣。深深的,舒緩的。平和的,暢快的。微笑,放鬆。活在當下,美妙時刻。」這偈子能幫助我們覺觀出入息,令我們專注。我們告訴自己:「吸氣,我知道我在吸氣。」接著說:「呼氣,我知道我在呼氣。」我們亦可縮短句子,只說:「吸氣,呼氣。」如是修習後,身心自然而然地進入較深沉、較緩慢的呼吸。深沉、緩慢的 呼吸是心能安頓、平伏和鬆弛的反照,習禪能令我們平靜和心輕自在,只要繼續修習,收穫自然更大。「吸氣,微笑。呼氣,放鬆。」我們可以停下來,覺受心境已經變得清明,也感受到生命的美妙。時常修習「吸氣,活在當下;呼氣,此刻美妙。」我們就可看到生命的實相。在梅村,我們會唱正念歌曲來幫助我們記憶偈 誦,並將之一一應用到日常生活當中。

現在請大家閉上雙眼,正身端坐,放鬆下來,感覺舒服就可以了,請大家跟我們一起修習。

《四念處經》(Satipatthana sutta, Majjhima Nikaya 10)和 《安般守意經》相輔相成,能夠幫助我們實實在在的活在當下,對當下的一切了了分明。《四念處經》引導我們進一步觀修身受心法,讓我們了解能觀和所觀同屬一體,繼而明白到唯識學派的教導,令我們對無我、無常、涅槃三法印有更深刻的理解。當我們明瞭這些法義,同時時刻應用於日常生活中,我們便有機會證得究竟的解脫。

《安般守意經》和《四念處經》的禪修練習尤適合初學者掌握坐禪或行禪的要領,我們編寫了一本禪修導引手冊,名為 The Blooming of a Lotus(意譯為《滿蓮》),詳載三十四種禪修練習,並附有相關經文的注解。

在我們傳承中,另一本同樣重要的經典是《勝妙獨處經》(Bhaddekaratta Sutta, Majjhima Nikaya 131)。佛陀在經中教導我們完全活在當下──生命只在當下。過去已逝,將來未現。從這部經典我們看到原始佛教和臨濟禪宗乃一脈相承。抓不住當下,就抓不住生命──佛陀在其他經典裡也開示過這個教法,例如在《優婆塞經》(Upasaka Sutra, Madhyama Agama 128中,佛陀提到現法樂住   (drstadharmasukhavihari至少五次。這教法在我們傳承中佔有重要地位,同時亦是梅村之宗旨。

大乘要義

在梅村,我們的修習是身心合一的,不會將身體排除於心之外。身體的平靜和轉化會帶動心的平靜和轉化,而心的平靜和轉化又能帶動身體的平靜和轉化。我們對《安般守意經》的理解和應用,其實是依據大乘佛教身心合一的教法。痛苦與解脫是一體的,他們互即互入,互相依存。沒有痛苦,便不可能有轉化;痛苦是轉化的基礎本。解脫是對痛苦的本質與根源有深刻理解的過程。梅村弘揚的教法是,痛苦只能轉化,不能消失斷滅,只有把壞的轉化成好的;美好的結果乃建基在壞因緣上,沒有壞的,則不可能有好的。過去,人們以為只有終止痛苦,徹底地消除痛苦,才有自由。然而,縱使此刻生命中痛苦仍在,我們還是可以獲得喜悅和快樂的。 

沒有船,一塊細小的卵石立刻就沉到水底;但若有船隻承載的話,就算是數以噸計的石頭也不會下沉。快樂是可能的,縱使我們身心仍有痛苦的卵石。梅村修行的另一特色是以僧團為重心。僧團就像一隻船,如果我們讓僧團帶領,就算我們身心有苦,我們也不會意志消沉。轉化是一個過程,時刻都在進行著。完全獨立自足的涅槃是不存在的,涅槃是能夠看透自然實相的狀態。縱使阿那耶識中仍存在痛苦,我們的心仍可感到自在,因此,唯識法是我們習禪的基礎,可以令我們明白轉苦為樂這個過程。

踐行大乘佛法的同時,梅村更強調融入社會。在越戰時,師父把佛教「帶上街頭」。當世上充滿痛苦時,佛陀不能再留守寺廟內,他必須走到街上幫助受苦的人。為此,師父創立了一個新的組織──相即共修團 (the Order of Interbeing),把覺醒訓練(戒律)應用到戰爭生活境況中,後來更將之廣泛地應用到社會層面上,特別是社會服務這一範疇。相即共修團以實踐大乘佛教的菩薩願行為宗旨 (見「十四種覺醒訓練」),所以成員都努力修習五種覺醒訓練(即守持五戒),這麼做不但貫徹相即共修團的理念,同時也為社會大眾建立道德規範。

梅村把五戒重新演繹為五種覺醒訓練,目的是讓大眾易於接受和明白,好能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出來。譬如第五種覺醒訓練是指正念消費,其牽涉面廣闊,包括為保護心靈健康,我們須小心選擇書本、雜誌和電視節目;為保持身體健康,我們要避免飲酒和服食毒品。

 

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UNESCO)採納了五種覺醒修習,寫成宣言向全世界發表。這份名為「二零零零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言」(UNESCO Manifesto 2000)的文件,當中只對五種覺醒修習作了輕微的修改;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一日為止,宣言已有75,847,655(接近七千六百萬)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士署名支持。

 

禪根與梅村法印

一行禪師是臨濟禪師第四十二代的傳人,我們是一行禪師的徒弟,便是臨濟禪師的第四十三代傳人了。臨濟禪師的第三十五代傳人了觀 (Lieu Quan)禪師,在越南發展了新的法系,這樣算來,師父又屬於新法系的第八代傳人,而我們則是第九代。越南大多數出家人均屬了觀(Lieu Quan)禪師這個法系。

 

在梅村,我們的行持有很多禪宗的元素。我們特別強調日常生活中的修習,以獲得正念、定力和洞察作為解脫之道。我們的傳承植根於臨濟禪師的教導,尤以他倡導的「地行神通」為本。師父和梅村僧人一直奉行臨濟禪師的教導,將之視為新的法印,但它又是佛陀所教導的「安住於當下」的延續。梅村所有的教導都帶著這個法印的標記,強調「我已到了,已到家了」。

 

這個法印告訴我們,就在此時此地,就在當下,我們已能觸到涅槃、踏足凈土,無須到遙遠的時空去尋覓。凈土是每天二十四小時皆可得,問題反倒是:我們是否有空間給凈土?我們相信:「苦難無可避免,但內心是否痛苦則是可以選擇的。」

 

這種理解對社會大眾的行動很有幫助。日常生活中,人們會碰上很多困難,但是一旦返回內在的修持,覺觀呼吸,便能進入清新、幽涼的涅槃境界。涅槃給人足夠的空間,讓折磨身心的火焰冷卻、熄滅。一旦我們回歸自己的呼吸,當下一刻便已深入了涅槃。

 

我們本著菩薩的慈心,為轉化社會而努力,但實際上,我們並不希望踏足一個沒有痛苦的地方。痛苦必須存在,它是原材料,是菩薩施行轉化的對象。沒有痛苦,就沒有淨土。梅村對淨土作了新的定義:那裡有了解和慈悲,那裡就有淨土。本著禪宗這種參透苦樂的洞見,我們鼓勵大家在日常生活的每一刻,進行修持,不要間斷。 無論是坐著、站著、睡著、或身處任何活動,凈土都觸手可及。當我們覺察地修習行禪、坐禪,靜聽佛鐘的起落,或配合不同活動,默念合適的偈誦,我們便接觸到凈土。梅村提出了「手提淨土」的概念,就像我們有手提電話一樣;而既然有即沖的咖啡,也就有即達的淨土。無論到那裡,我們都能找到淨土,就在一瞬間!

我們修習思行合一時,皆以平穩、清明和慈悲為依歸。這樣,我們的言行都會是正確的言行。我們有的在興建佛寺,有的在照顧傷病,有的要開創事業,但不管俗務多繁忙、壓力多沉重,我們都不會失去穩固、清明與慈悲。

 (下文略)

總結

以上,我們提供了一些方法,把佛法用於今日世界的日常生活裡。佛法的應用仍有很多尚待發掘的地方,在更新佛陀的教導方面,還有很多工夫要下。今日社會大眾的心理和理解,跟佛陀時代的很是不同。科學、科技、醫療各方面都迅速發展,讓我們對大自然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要讓佛學和現代生活息息相關、要把佛學具體地應 用於生活中,我們對佛陀的教導要有更深的了解,還要將之不斷更新。今日所有佛教徒,都要擔起這樣的責任,既要忠於自己的傳統,也要把傳統的教導,以巧妙的方式傳遞,使大家可以接受、從中得益。

 

    過去二千六百年,佛教的傳統已發展了很多修習的技巧。我們僅以有限的能力和卑微的努力,嘗試更新佛教,把佛法帶到現代世界裡;我們看到,這是可行的。我們祈 望所有佛教徒都可負起這重任。我們至今只是觸及表面,眼前仍有很漫長的路要走。在梅村,我們把我們的社區看作一個佛教的「實驗室」, 在這裏我們為各種新「藥」做試驗, 當某一種藥物在實驗室証實有效,我們便和世界分享。在這篇文章,我們分享了梅村的一些實驗和我們覺得有用的技巧。我們誠邀其他傳統的兄弟姊妹參與,幫助佛陀在廿一世紀的西方國家裏,再轉法輪。

本文出處(全文):梅村正念修習中心

http://www.plumvillagehk.org 

佛門網專題網頁:一行禪師喜悅之旅2010

http://zen.buddhistdoor.com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