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佛教生命觀:我走我前路──六趣眾生

第248期明覺   文:陳沛然| 2011-06-01

佛家如何看生命?

佛家如何描述眾生世界之生命觀?

人會去哪一個世界呢?

生命方向由誰主宰?

誰人帶領你去哪一趣眾生之生命?

佛家對生命的分類與科學的分類排位,有何不同?

為何生命價值有高低之分?

從西方的民主制度看生命與佛家的生命觀有何不同?

佛家的生命觀是不是宿命論?

「六趣眾生」之語意分析

「六趣」(六道)表現佛家的生命觀,這是從佛教的觀點去看生命存在。現加上哲學的解釋、宗教的意義、語理的分析、哲學的方法等進行詮釋,目的是要開發佛教的內在精神。

首先從「六趣」的分類去看佛家如何看待生命。

這個「趣」字是解趨向,古時「趣」字與「趨」字相通。

這個「趣」也可解作「傾向」,顯示一個 disposition、orientation,解作傾向、趨向,這是「趣」字本身的意思。

「趣」字是由「走」與「取」合成,表明是自己走去取。

「六趣」的「趣」字解傾向、趨向,它本身是一個動詞,而「六趣」的「趣」字由動詞變成動名詞。動名詞本身的含義是表示一行為動作,從活動變成名詞。例如,run(動詞)變成 running(動名詞),表示活動、動作的意義。

佛家如何描述眾生世界之生命觀?人會去哪一個世界呢?

此過程是一種活動,人是活動的主體,是人做動作,是人自己行出來的,此顯示活動的意義。如果用佛家的專有名詞來說,可名為「業」(karma),由作業而帶領你趨向某一個生命方向,如此顯示了活動意義。所以是動名詞(gerund)。

生命方向由自己主宰

「六趣」之「趣」字,經由語言分析而得出其哲學意義:不同的眾生有不同的「趣」,因為眾生各自實踐活動或實施行為活動,通過作業的活動,由作業者(行為者)而形成不同的「趣」。

作業者即行為的主體,你自己是自主的個體,自己主宰自己的行為,作了業之後,這活動帶領你的生命趨向某一道。

簡單地說,做好的行為、作善的業,便會帶領你走向好的世界;如果做惡事、作惡業,便會帶領你走向不好的生命存在類別之世界。

此背後顯示佛家的自力、自我決定、自我主宰的精神。通俗地說,就是自作自受的精神。

誰人帶領你去到天趣、阿修羅趣、人趣、畜生趣、餓鬼趣、地獄趣?

答案就是你自己的行為作業之活動帶領你趨向那一趣。「趣」字把「傾向」、「趨向」之義作概念性的思維,就好像走向一條路。所以,「六趣」又名「六道」。

平常說的「六道眾生」之「道」。以「趣」字解傾向、趨向,都是概念性思維。「道」解道路,則很清楚是一個圖像性思維,或圖像概念,用具體的路來象徵。「六道眾生」表示道路是由自己走出來,是自己選擇,自己行出來的。

生命價值分高低

「六趣」可以分為兩大類別:一是「三善趣」;一是「三惡趣」。佛家描述生命,對生命的看法不是在同一水平的。

佛家對生命的分類是含藏著價值觀念,換言之,在價值上有排列之高低位置。安排生命存在的價值是分有高低差別的。

在地獄趣是最慘痛的,其次是餓鬼趣,再其次是畜生趣,這是「三惡趣」。

另外是阿修羅趣、天趣、人趣,這是「三善趣」。

「天趣」的福報優於「人趣」,但「人趣」的覺性高過「天趣」。

「三善趣」的價值高於「三惡趣」的價值,「善」優勝於「惡」。「六趣」顯示眾生可以努力向上。

在科學的世界中,研究昆蟲與研究人的意義是一樣,在生物學上,把生命進行分類排位,以簡單或複雜的功能來排列,將單細胞與人作不同的分類,這類排位沒有好與不好的問題,純粹是一種客觀的排位。

單細胞的功能十分簡單,所以排在最低級,此不是一種岐視,而是從一個客觀的標準而來:就是靠功能結構而決定此一單細胞的分類排位之高低。人是最複雜的功能結構,所以排在最高級。

這兒並不含有好或壞的價值觀念,自然科學的排位並不包含價值觀念在內,雖然有排位之高低分別,但是與佛家對眾生界的排位意義不同。

科學不會告訴我們做人的價值優於做畜生的存在價值,但佛家則會提供這種價值取向,而科學則要抽離這種對生命的值觀念,不帶有價值判斷,即是 value free。

從價值判斷中釋放出來,不帶有主觀價值的觀念去看待世界和生命,這是科學的態度、對生命的看法。佛家與科學對生命有不同的態度。

在民主社會的選舉制度中,每人只投一票,不管你的身份、職業、性別等之分別,這種選舉的排位是「個體平排獨立化」,所謂公平的原則,就是人人獨立化地平等。

佛家對生命的看法就是不要同一水平化的觀點,人生的上進及目標要通過自我努力實踐,依自己的正當行為可以循序漸進,向上精進,從佛家的生命觀來看「六趣(六道)眾生」,顯示眾生可以由低層次走向高層次。

西方的民主制度與佛家的生命觀之不同,在於佛家對生命的態度不是「個體平排獨立化」的排位,是有高低價值的觀念。

例如做菩薩優於做緣覺和聲聞的價值。做人的價值優於做畜生的價值。

民主的選舉制度是「個體平排獨立化」,其基礎在於量化(一定要人多),每人只投一票,多票者獲選。

而佛家的生命觀就不是「個體平排獨立化」、量化的觀念,而是一個質的觀念。

做人與做畜生,同是一個生命個體,但是兩者的存在價值就是有差別,做人優於做畜生。

六道眾生

在六道眾生中,「人道」及「畜生道」較為容易理解,「畜生」又名「傍生」,其中「傍」字解側邊,是為不正,是偏差的生命形態。「畜生道」是走偏差了的道路,畜生這一路向根本不是正途,這是依佛家的立場去看,畜生之道不是走向成佛之正路。

「天趣」則是天界的眾生。他們過著很快樂和幸福的生活,這兒的天界眾生有褔報,但不同西方所言的「天使」。西方的天使是一個靈魂,再沒有死亡,是一個永恆的存在。


佛家所說的天或天趣不是永恆,仍然是有生有死的,不是最高的境界,佛家最高的境界就是佛世界,天趣在六道之中,其福報排位最高,有很好的善報、褔報。

另外,「修羅趣」之「阿修羅」一詞解「非天」,其本來存在的界域是在天界,雖具有天界的褔報,但沒有天界的品格,缺乏天界的特質;雖然投生天界中,但其品格卻是好勇鬥狠,容易嫉妒,容易發脾氣。

又「餓鬼趣」中的眾生其所看見的食物不是食物,不能進食,食物放進口中,一開口便噴火燄,燒焦食物,不能進食。

其軀體之結構是咽喉十分細小,肚子卻很大,由於喉嚨細、肚子大,食物不能進入很多,所以由朝到晚都捱著餓。

另外,對其他眾生來說是可食的食物,對餓鬼道的眾生而言,所看到的卻是污穢的東西,明明是一條很清澈的河流,對餓鬼的眾生來看卻成一條血膿的臭河。

又「地獄趣」中的眾生,整天受著各種的酷刑,如上刀山、落油鑊、開肚、鋸腦……等。整天活在受苦中,極度淒慘。

以上為六道眾生大概的內容。人要去哪一道,其實是由自己決定,並非由命運安排。



佛家的生命觀不是宿命論,不是定命論,不是決定論,每人我走我前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為自己的生命選擇方向。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