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教藝術行腳:袈裟道影揚宗風 – 福建閩侯雪峰崇聖禪寺傳奇 (上)

佛門網明覺   文‧圖/法演| 2010-10-26
義存禪師行化於雪峰四十年,禪門五家七宗裡,其法脈就了開雲門與法眼二宗,是中國佛教史上影響深遠的一位高僧。義存禪師行化於雪峰四十年,禪門五家七宗裡,其法脈就了開雲門與法眼二宗,是中國佛教史上影響深遠的一位高僧。
雪峰崇聖禪寺位於福建閩侯縣雪峰山麓。雪峰崇聖禪寺位於福建閩侯縣雪峰山麓。
雪峰崇聖禪寺號為「南方第一剎」,至今仍保持農禪並重的傳統。雪峰崇聖禪寺號為「南方第一剎」,至今仍保持農禪並重的傳統。
枝葉茂密高大的千年柳杉樹枝葉茂密高大的千年柳杉樹
枝葉茂密高大的千年柳杉樹枝葉茂密高大的千年柳杉樹
鐘樓鐘樓
雪峰崇聖禪寺殿堂多仍保留清代所修木構建築。雪峰崇聖禪寺殿堂多仍保留清代所修木構建築。
佛桌雕工精細裝飾華麗,有的彩繪工筆花鳥。佛桌雕工精細裝飾華麗,有的彩繪工筆花鳥。
義存祖師塔─〈難提塔〉義存祖師塔─〈難提塔〉
石卵自然爆裂的紋路是周圍一圈很自然的裂痕,顏色與石相同,修補復原的卵石就是灰色的。石卵自然爆裂的紋路是周圍一圈很自然的裂痕,顏色與石相同,修補復原的卵石就是灰色的。
雪峰寺成功開發的牡丹花園雪峰寺成功開發的牡丹花園
雪峰崇聖禪寺位於福建閩侯縣雪峰山麓,山勢綿亙六十餘里,跨閩侯、羅源、古田、閩清四縣,距福州六十八公里,主峰高約九百米。此山古時六月猶有雪積峰頂故名「雪峰山」。開山祖師是高僧義存(822─908),上承禪宗青原行思法脈,禪門五家七宗裡(溈仰、臨濟、曹洞、法眼、雲門、楊岐、黃龍)下開雲門與法眼二宗,千餘年來法脈不絕,是中國佛教發展史上影響深遠的一位高僧,其所創雪峰崇聖禪寺號為「南方第一剎」,至今仍保持農禪並重的傳統。(註:1)
 
從福州前往閩侯雪峰崇聖寺,車子行駛於蜿蜒的山區,放眼望去都是農田、茶園,經過了荊溪、甘蔗、白沙到達雪峰,一路上人跡、民居愈來愈少,車行約幾十分鐘才見一簡陋的加油站與一兩戶人家。心中猜測要參訪的崇聖寺難道在一個荒僻人煙稀少的地方?經過了約二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似乎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寺院櫛比鱗次的殿堂屋宇,還有附近聚集的村落,雪峰像是隱藏在世外桃源的繁華世界。崇聖寺巍巍山門上氣勢不凡的「南方叢林第一」,還有懸掛著「雪峰寺第九屆牡丹花暨書畫展」的布條首先向我們招呼。
 
眾人在山門外等候了一會兒,見到前方行腳匆匆來迎訪客的法師,是崇聖寺首座明深法師,他邊喘著氣、聲音沙啞的笑著說早上接待了一批批的訪客,才剛送走客人,我們就到了。他不好意思的說因為話說多了,嗓門都沙啞了。
 
從山門進入,立刻被左右兩邊四棵枝葉茂密高大的柳杉樹所吸引,法師說這已是千年古樹。進入天王殿,四大天王的雕像都用玻璃框架圍起來保護著。進了大殿禮佛,法師告訴我們現存的殿堂與佛像是清代所修建,文革時期雪峰寺未遭太大破壞,是因當時的寺僧先將一些文物佛像都藏起來,然後把大殿前門關上,故意貼上封條寫著:「…從今以後不再燒香拜佛。…」,但寺僧們每日都由後門進入大殿作早晚課,因此免於一劫。可悲的是近年竊賊太猖狂,大殿中央的一尊清代時緬甸國王贈送的玉雕涅槃卧佛就在2004年被偷,幸好後來失而復得。
 
綜觀殿堂建築,多仍保留清代所修木構建築,屋頂藻井的刻繪亦精美。大殿中三尊佛像均有玻璃框架保護,佛桌皆雕工精細裝飾華麗,有的彩繪工筆花鳥與八吉祥圖,畫風不俗。
 
此時已是午齋時間,大夥先去齋堂用午齋。由於我們事先電話預訂來寺用午齋的,所以齋堂為我們準備了很豐盛的菜餚,六菜一湯,看來都是山上出產的菜,大白菜、竹筍、絲瓜、木耳等,沒有一般加工製成的素鷄素鴨,吃在口中是天然的菜根香,滋味特別好。看到隔壁一桌有兩三位一般信徒訪客,桌上則是簡單的一盆大鍋麵。
 
午齋過後,法師帶大家向法堂方向走,先去參觀義存祖師塔──〈難提塔〉。
 
難提塔
 
位於法堂之右的義存祖師墓塔,是義存的全身舍利塔,又名難提塔,塔如圓鐘,用長方形的石塊堆疊而成。每方石上均鐫刻一卵石,共計有200餘顆。明深法師說由於義存禪師有預言「石塔卵爆,…吾當再來。」,後來這些石卵果真一一爆開,令人不解,種種猜測眾說紛紜,有人還以為禪師有氣功。這些爆凸開來的石卵受到愚人覬覦,被視為可避邪之吉祥物,許多被割掉偷拔走,後來寺方用水泥再復原。我們仔細看石卵自然暴裂的紋路是周圍一圈很自然的裂痕,顏色與石相同,修補復原的就是灰色的。
 
鼇山頓悟開胸壑 鋪天蓋地傳教法
 
 
雪峰義存俗姓曾,唐穆宗長慶二年(822年)生於泉州南安縣,家庭世代奉佛,幼年即喜親近三寶。(註:2)十七歲出家,遊方參學足跡遍及南北。29歲時受具足戒,後繼續遊歷名山,訪師問道,廣學各家禪學精華。義存後依止德山宣鑒禪師門下,與巖頭全奯(音「或」)(註:3)禪師同學。一日二人同至湖南澧縣鼇山鎮,遇雪而滯留。全奯鎮日瞌睡,義存仍精進坐禪。有一次義存喚醒沉睡的全奯,想與他討論心中對德山與良价法語的疑惑。全奯喝道:「你不聞道,從門入者不是家珍。」義存說:「那要如何做才是呢?」全奯說:「日後如果想要播揚大教,一一從自己胸襟流出,將來與我蓋天蓋地去!」義存當下大悟!連聲對巖頭說:「師兄!今日始是鼇山成道!」。
 
於是義存開始尋找一可以修行辦道之處,《閩侯縣志》記載,唐咸通十一年(870)義存另一同學行實法師懂地理,到了雪峰山,行實法師就告訴義存,雪峰是一塊寶地,義存觀覽當地山川形勢秀麗,便說:「吾其終老於此矣」。
 
義存禪師行化於雪峰四十年,盛時無論冬夏來去的僧眾都有約1500人,雪峰寺史上曾有三個大殿、三個禪堂、七個齋堂。禪師法脈下高僧輩出,有師備(玄沙)、可休(越州)、智孚(信州)、慧稜(泉州)、神晏(鼓山)。其中鼓山湧泉寺開山祖師神晏,與怡山西禪寺慧稜以「坐破七個蒲團,怡山振錫;射出一支聖箭,石鼓傳燈」而傳為佳話。在《佛祖統紀》中記載,義存禪師居雪峰山40年,追隨的學僧無數。其影響正如巖頭全奯所說「蓋天蓋地」,弟子遍佈天下。(註:4)
 
預知時至立遺戒
 
後梁開平元年(907)義存禪師86歲,預知不久人世,撰寫〈難提塔銘并序〉:「…疊石結室、剪木合函。般土積石為龕。諸事已備。頭南腳北。橫山而臥。惟願至時同道者。莫違我意。知心者不易我志。深囑載囑。幸勉勵焉。…」文後有閩王王審知刻石的署名。並自己繪好一石塔圖,請人呈給閩王,閩王為其從江西找石材依圖建塔。
 
義存禪師的遺囑〈雪峰遺戒〉中指出,在他圓寂後,要用他自己準備好的石龕安葬,不可以鋪張設靈筵,並由從智法師作住持,大眾要服從新的住持,「…吾若四大離散日,先已有木函石龕,並依舊制安排。不得別造墳塔,不得設靈筵,不得持孝服或有帶一尺布、下一滴淚。此非沙門,非我眷屬,更況哭蒼天,但為俗態頗辱宗門,或有不遵,依法擯逐。當院年長有從智仰,共相遵授,不得妄有乖張,他後住持…」(註:5)。開平二年(908)五月二日圓寂,依其遺戒「全身入塔」,(註:6)世壽87,僧齡59。
 
從禪師的遺戒文中,可以看到禪師預知時至、預立遺囑、甚至預先自己準備好安奉肉身的石龕,還有預言將乘願再來。也見當時佛教對於喪葬的禮儀是非常簡約與莊嚴的,所有世俗的鋪張、戴孝還有哭天喚地等陋習「皆為俗態頗辱宗門」。
 
石塔卵爆乘願來
 
禪師圓寂前,閩王王審知非常不捨一代大師的離世,再三懇請住世,禪師於是留下耐人尋味的詩句:「石塔卵爆,杉枝拂地,奯竹筍生,五百年後,吾當再來。」。(註:7)「杉枝」就是今天在山門內的千年古杉,右邊樹幹筆直枝葉茂密的兩棵,是禪師當年親手栽植的。
 
明永樂二年(1424),泉州開元寺的潔菴禪師得欽選擔綱雪峰寺住持,那時雪峰崇聖禪寺已是「殿堂門廡,俱為瓦礫。」,(註:8)早非當年義存禪師所在的盛景。潔菴禪師慨嘆而發願「奮志興復、誓不下山!」,於是無論寒暑只穿一衲衣,脇不沾席,這份精神感召了遠近四眾弟子前來護法,五年後果然再度復興了雪峰崇聖禪寺原有宏偉的景觀。潔菴禪師是江西蕪湖人,雪峰寺第67代住持,前後在雪峰寺住持了15年,期間雪峰寺的道風生氣蓬勃。從義存圓寂(908)到明代潔菴禪師來到雪峰寺,恰好是五百多年。再觀潔菴禪師容顏相貌與真覺禪師畫像一模一樣,應驗了真覺義存禪師乘願而來的遺言。(註:9)
 
註腳:
 
1. 《宋高僧傳》卷十二、《景德傳燈錄》卷十六均有記載。
 
2. 唐‧黃滔,〈福州雪峰山故真覺大師碑銘〉,《雪峰志》p.179.
3. 音「或」,義為睜大眼睛。
4. 《大藏經》49冊,No. 2035_p0467a07(05) 《佛祖統紀》「雪峰存禪師,居山四十年,法席冠天下。」
5. 《雪峰志》, .p.186.
6. 《雪峰志》, .p.68.
7. 《雪峰志》, .p.196
8. 《雪峰志》, .p.194
9. 潔菴禪師事蹟《雪峰志》中有記載,此處係記錄明深法師口述,並考證《雪峰志》之記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