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教藝術行腳:袈裟道影揚宗風 – 福建閩侯雪峰崇聖禪寺傳奇 (下)

佛門網明覺   文‧圖/法演| 2010-10-26
雪峰崇聖禪寺的殿堂屋宇綿延至遠處的山邊。雪峰崇聖禪寺的殿堂屋宇綿延至遠處的山邊。
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
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
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位於雪峰崇聖禪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容納四眾弟子的「海會塔」,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其餘較小的都是住持塔,表佛門以眾為尊。
禪堂禪堂
禪堂禪堂
禪堂禪堂
禪堂外的迴廊禪堂外的迴廊
禪堂外的迴廊禪堂外的迴廊
大殿前的「三毬座」。大殿前的「三毬座」。
義存禪師來到雪峰最早禪修的地方「枯木庵」。義存禪師來到雪峰最早禪修的地方「枯木庵」。
樹腹內壁題刻三行文字,文曰:「維唐天祐乙丑歲,造庵子及作水池,約伍阡餘功,于時廉主王大王。」樹腹內壁題刻三行文字,文曰:「維唐天祐乙丑歲,造庵子及作水池,約伍阡餘功,于時廉主王大王。」
「枯木庵」1976年所立匾額「枯木庵」1976年所立匾額
獨特的「千葉寶蓮」,一年四季都開花。獨特的「千葉寶蓮」,一年四季都開花。
獨特的「千葉寶蓮」,一年四季都開花。獨特的「千葉寶蓮」,一年四季都開花。
眾缘和合 創建南方叢林第一
 
唐僖宗時,義存禪師的徒眾漸多,禪師德行風範傳入朝廷,僖宗皇帝特賜義存「真覺大師」號與紫袈裟。朝中的觀察使韋岫與陳巖渴仰佛法,也恭請義存禪師入府宣講佛法。乾符二年(875年) 韋岫捐資助建雪峰寺,從此院宇初具規模,僖宗頒賜院額「應天雪峰禪院」。中和二年(882年),義存禪師61歲,廉帥李景、司空陳巖及觀察使韋岫又捐資創建位於大穆的廨寺。
 
後來原址又不敷使用,於乾寧元年(894年)遷移至陳洋現址。乾寧二年(895),義存禪師74歲,當時福建的閩王王審知亦崇信佛法,在聆聽義存禪師的開示後「起大信心,便立大誓願,皈心受持,終無退志。」(註:20),也成為雪峰寺的另一大護法。他內心法喜充滿之餘,佈施俸祿20萬為雪峰寺建屋20間,先後共捐了90萬大興法堂、大殿、廊廡、與方丈室,並重建枯木庵,建放生池。(註:21)雪峰山林間殿宇遍佈,成為南方最大叢林。唐昭宗光化三年(900年)時,寺院改稱「應天廣福禪院」。
 
雪峰寺在宋太平興國三年(976年)朝廷賜名「雪峰崇聖禪寺」,一直沿用至今。宋代雪峰崇聖寺也是朝廷列名「五山十剎」的「十刹」之一,元明二代屢有興廢。
 
明嘉靖三十年(1551年),道覺法師重修過天王殿。天啟七年(1627年)福州曹學佺又進行了大規模的修建。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鼓山曹洞宗達本禪師又再度中興雪峰,現存的建築格局大多是此時所修建。民國時期雖曾荒廢,天王殿亦在抗戰時為日軍所毀。1952年福建省文物管理委員會數次撥款維修。1979年起得到海內外華僑資助,加上廣霖法師積極募款修建,目前各殿堂已恢復了舊觀。現主要建築物有內外山門、天王殿、鐘鼓樓、大雄寶殿、法堂、禪堂、齋堂、留香堂、祖堂、紀念堂、雲水堂、學戒堂、尊客堂、念佛堂、枯木庵、方丈室和凱淼塔院等。
 
國色天香牡丹花
 
沿著法堂向後走,參觀雪峰寺成功開發的牡丹花園。由於方丈廣霖法師特別重視綠化,在現有的土地上廣植松、杉、竹三千多畝。近年還培植了梅花,牡丹花100畝,從山東、洛陽移植了二百多不同品種、共37,000多株。我們參訪時正巧是牡丹花期,見到許多不同種類正盛開著的牡丹花,來寺參訪的信徒到大殿參拜後,無不被這些美麗的花吸引到花園來了,所以牡丹花園成了最熱鬧的地方。花園旁掛了一個牌子,寫著:「認養牡丹花,請入內登記。」牡丹花是人見人愛的花中之王,寺院中茂盛的牡丹花園也成了接引信眾最好的媒介,令人對寺院嚴肅的印象立刻改觀了。
 
站在牡丹花園的山坡上俯視,圍繞四周的雪峰山就像層層蓮花瓣包圍著整個伽藍,而寺院的殿堂屋宇綿延至遠處的山邊,一眼也望不盡──
 
以眾為尊的塔林
 
接著再向上走到位於雪峰寺西邊的「塔林」,其中最大的是「海會塔」,始建於真覺禪師,當時僧眾亡者超過三千,所以皆荼毗納於塔中,(註:22)明嘉靖時另建墳場而廢用此塔,天啟七年有宰相曹學佺發心布施重修,現存為清乾隆時期修建的。「海會塔」是一個四眾塔,也就是可以容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與優婆夷四眾弟子的骨塔,塔開東西南北四門,現在皆已封閉。在海會塔前另有五座石塔為住持塔。塔林中明顯的以容納四眾的海會塔最大,而住持塔小,表示佛門以度眾生為主,修行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為最終目的。
 
雪峰禪堂出高僧
 
離開塔林,從禪堂經過,法師特地領我們進去參觀,自古以來許多傑出的高僧,都是在雪峰崇聖寺的禪堂開悟的。義存禪師法脈下就有師備、可休、智孚、慧稜、神晏。古老的紅地磚,四周圍是長方形木質的禪和禪榻,寧靜之中正巧有一僧人在經行,禮貌的向進來的明深法師與我們招呼後,告訴法師:「我繼續走完」,再繼續專心他的修行。
 
出了寺院山門回首門上的對聯寫道:「此地出高僧,追數祖庭,閩中首剎。妙峰擬雪嶺,篤生宗眼,天下名山。」
 
三毬應機 心傳心悟
 
義存禪師的獨特禪法從德山棒、臨濟喝而來,他接引弟子時是機鋒、棒喝兼用,手杖、拂子兼用。在枯木庵的雪峰義存禪師雕像手中有一個拂子,就是他說法時用的工具,一拂在手為弟子開顯無窮之機鋒,應機破除心中的我執。講求「見自本性,方得成佛」,不立文字「法侶機鋒,心傳心悟」。義存禪師還設了三個木毬,凡前來參禪的弟子,禪師會輥出木毬以示機鋒,為弟子應機點化,「每欲度眾,則輥一毬,以示機鋒。…今三毬猶存其一。」(註:23)。以前寺院中曾有「三毬堂」,而我們此行在大殿前僅見到一個「三毬座」,是一個直徑約二尺的大石毬,令人不解的是,該「木」毬為何至今成了「石」毬?
 
走出山門,約十分鐘就到了枯木庵。
 
枯木庵
 
 
義存禪師來到雪峰最早禪修的地方「枯木庵」,距離現在寺院步行十分鐘不遠處,一棵已有三千年歷史,樹腹中空的天然枯木,很有靈氣。枯木高3.32米,圓周7.13米,可容納10餘人。文革時被大火燒了一天一夜,枯木未毀,僅樹幹側面被燒一洞。樹腹內壁題刻三行左讀的文字,文曰:「維唐天祐乙丑歲,造庵子及作水池,約伍阡餘功,于時廉主王大王。」唐天祐乙丑歲是905年,閩王王審知捐資修建的記載。
 
屋頂懸掛一1976年所立匾額,其右所書文字內容:「枯木庵內文字刻於公元九零五年,是我國珍罕的唐代木碑,具有科研價值。一九三二年福建省文物管理委員會曾撥款重修,今年復修,旨在保護文物。」
 
雪峰崇聖寺開闊宏大的氣象,寧靜中透出無限生機,除了牡丹花園外,處處都可見受到悉心照顧的盆景,許多花都燦爛開放著。其中最特別是一種四季都開花的「千葉寶蓮」,從未見過的,還有杜鵑、木筆花及許多不知名的花卉,令人流漣忘返。雪峰得天獨厚坐擁珍貴的山林資源,但可想而知,一定也需要龐大農禪作務的人力資源。首座明深法師說:「一般俗語都說:『天下明山僧佔多』,那是不對的,其實應該說:「天下名山僧『建』多」。目前崇聖寺共有二百多位僧眾,仍維持農禪並重的修行生活,農務、寺務繁忙時,明深法師總親自下田『你要別人做事,就要自己先做,人家才願意做啊。』
 
雪峰寺古來有著名有二十四景,在《雪峰志》中也有許多歷代文人所撰寫的遊記,描繪了他們遊歷雪峰山與這附近的奇景。可惜的是寺院規模實在太大,時間有限,轉眼已是傍晚時分,回到福州還有兩個多小時車程,許多殿堂都無法一一參觀,只好期待永遠未知的下一次。
 
藍文卿為雪峰崇聖禪寺盡捨田產,利益了無量眾生,換來的是後代與雪峰共榮的子孫;義存禪師那一襲袈裟揚起的道影,就這麼舖天蓋地,綿綿無盡的為佛法傳了燈。
 
 
註腳:
20. 《雪峰志》p.61.
21. 《雪峰志》p.189, 「…信士藍文卿者,知師道化,遂將所居東池側古檉樹創庵延師駐錫,今枯木庵是也。藍公復以檉洋莊創建精舍,延師居之,今舊院是也。藍公見其眾廣,復將所居之宅克為巨剎,遷師主之。…其後文卿與妻楊大娘、次男應辰等徙家於茆洋莊,以成其志。仍施田園二十莊,今藍田太平大穆等莊是也。」
22. 《雪峰志》, .p.210
23. 《雪峰志》p.27.
 
 
【參考資料】:
 
◎古籍原典:
《宋高僧傳》卷十二
《景德傳燈錄》卷十六。
《雪峰志》
《大藏經》49冊
《佛祖統紀》
《雪峰真覺禪師語錄》(閩中得山居士、林弘衍編)
《古田縣誌》
《中國歷代禪師傳記資料彙編》
《中國禪宗通史》杜繼文、魏道儒, 江蘇古籍出版社, 1993。
 
◎Internet Resources:
禪宗研究基本文獻與工具書http://web.cc.ntnu.edu.tw/~t21015/Z-data92.htm#Zen-table
禪宗五家七宗法系http://web.cc.ntnu.edu.tw/~t21015/Z-data92.htm#Zen-table
禪宗史年表http://web.cc.ntnu.edu.tw/~t21015/Z-data92.htm#Zen-history-table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