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教需要青年,青年需要佛教!」──專訪吉隆坡鶴鳴禪寺住持傳聞法師

文:蕭偉基    圖:鶴鳴禪寺| 2021-06-02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鬧區一隅,走過八十個寒暑的鶴鳴禪寺,在住持傳聞法師的帶領下,以多元化和年輕化的活動,接引很多青少年接觸和信仰佛教,成為佛教中興的一股力量。

傳聞法師接受訪問時表示:「佛教需要青年,青年需要佛教。傳統寺院多數辦法會、誦經;我們比較多吸引年輕人的活動,例如行者培訓營,剛開始時是吸引大專生和還沒信佛的年輕人。」

傳聞法師重視通過講課把佛法淺白化,她舉「戒定慧」為例,指「『戒』方面我們不強調戒律的形式,我們用一句話來講就是『不為發生做反應,只為目標作行動』,改變我們的習氣。」

「『定』用現代的語言就是意識跟潛意識溝通。」

「『慧』則從因緣果報來談,改變命運。」
 

多元化活動接引眾生 提升學佛素質

傳聞法師還推動成立菩提工作坊,以音聲弘法,以舞台為道場,吸引很多年輕人。在剛過去的衛塞節,鶴鳴禪寺就舉行了一場線上佛曲音樂會。

傳聞法師1978年開始學佛,1988 年畢業於台灣佛光山中國佛教研究院大專部,同年依廣餘長老座下剃度,出家後就擔任鶴鳴禪寺當家,1990年承擔鶴鳴禪寺重建工程,2006年擔任住持至今。

2004年傳聞法師發起行者培訓營,分成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行者培訓營《增上影響力》是培養學佛者的正知正見,通過戒定慧的修行,達到信願行的圓滿;寓於遊戲的學習,增進對佛法的體悟。第二個階段行者培訓營《和合的修煉》是培養組織和合的精神;促進組織共識與溝通;提升個人在組織的覺性;與人在一起,以眾生為道場,達到慧命的完成。這個課程為鶴鳴禪寺凝聚了一批年輕人成為行者培訓營的長期助教,他們也成為鶴鳴禪寺舉辦各項活動的負責人。

為了讓參加過行者培訓營的學員們進一步學習佛法,傳聞法師在2009年開辦了行願茶會班,讓學員們分階段研討不同的佛書,學習聆聽、欣賞、接納,並鼓勵學員做一百零八拜的功課,推廣普賢行願海,令正法久住的理念。這個課程深受年輕人的歡迎,懂得運用的人都會覺得這個課程的教導讓他們在面對工作、生活中的問題都很有幫助。

2015年傳聞法師獲得國際觀音禪院的印可成為禪修指導老師,並為鶴鳴禪寺爭取到於去年10月份主辦世界一花禪修研討會。傳聞法師也與同屬國際觀音禪院體系的香港秀峰禪院大觀禪師稔熟,兩人經常到對方的道場講課。

鶴鳴禪寺於1930年由印慧老法師開山,第二任住持慈宗法師攝眾有力,舉行許多攝受青年的弘法活動,星雲大師曾出任第五任住持,他派弟子來照料寺務,後他因忙於國際弘法活動而卸下住持職,由之前曾任住持的廣餘法師再任住持,並主持重建工作。廣餘法師於1998年委任弟子傳聞法師擔任監院,負責法務及重建工作。新寺竣工後,鶴鳴禪寺繼續扮演積極角色,舉辦佛法解行班、親子學佛班、兒童佛學班、青少年佛學班、誦經、讀經班、禪修班、禪修營、佛學講座等。2006年廣餘法師圓寂後,傳聞法師接任住持。

信有多深,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強

廣餘法師與星雲大師都對傳聞法師有很深的影響。傳聞法師說,她從佛光山學佛回來,就負責家師廣餘長老的鶴鳴禪寺的重建籌款工作,在1990年代需要四百萬馬幣,當時是一筆很大的金額。「師父就給我一句話:只要我們為佛教做事,龍天護法、人間護法會來護持。給我很大的信心。所以現在我辦活動都不會擔心,人力財力一定會有人來護持。」

傳聞法師從星雲大師身上學到:信有多深,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強,指大師的契理契機的人間佛教,以多元化方式吸引很多人學佛。

傳聞法師說:「我們除了接引大眾來學佛,更重要的是提升學佛的素質。」所以鶴鳴禪寺辦很多培訓營,尤其是以義工為對象。例如每個月第一個星期天是不對外的活動,只給義工參加,包括靜坐、念佛、共修等。來讓他們提升自己,才能夠服務道場,為大眾服務。三天兩夜的行者培訓營後,禪寺還會舉辦行願茶會,保持義工們的熱度。首先他們必須要懺悔業障,所以會進行一百零八拜。

傳聞法師說,一百零八拜來源於韓國禪,韓國佛教徒非常注重一百零八拜,禪修冬安居每天起床第一個功課就是一百零八拜。

鶴鳴禪寺採用的是曹溪宗韓文版一百零八拜,翻譯成英文後再由香港秀峰禪院譯成中文,並且用韓國原版音樂,旋律優美,讓年輕人拜起來不會太累,又容易明白,知道自己在拜甚麼,容易接受。

傳聞法師說,一百零八拜拜了之後真的能夠改變很多壞習慣。第一個壞習慣改變就是不會偷懶。她問學生每天做甚麼功課,他們有的說念一篇心經,有的打坐十分鐘等,但很少人會選擇一百零八拜,因為很耗體力,流很多汗,不舒服。

「從不願意到願意一百零八拜的過程當中,那個不願意的習氣就改了,變成做其他事情時那個不願意的習氣也會改變。所以我們確實發現到拜懺有其好處。」

新冠疫情對世人造成重大的傷害與影響,傳聞法師指出,這個疫情帶給所有人的啟示是:世間是無常的,我們不能控制任何東西,無法主宰,這個「無我」就是佛法的核心,佛教徒感受待別強烈,無形中反映了佛法的智慧與好處。

她指出,疫情剛開始時她給學生上網課,讓他們的心安住,學生寫的心得報告最常的一句是:幸虧我有學佛。

她說,以禪宗角度來看,禪宗常講不好不壞。疫情是不好但也不是絕對的壞。它給很多人帶來一種醒覺,一些佛教徒會更加精進的學佛,就算非佛教徒對於世間無常的變化,也會更看得開、放得下。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