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佛誕偶感

第244期明覺   文:心田| 2011-05-04

在緬甸過了一次最有氣氛的佛誕,那是在2005年於遍奧理山頭的Chanmyay Yeiktha禪修中心(Pyin Oo Lwin Chanmyay Yeiktha Meditation Centre)參加禪修。經過幾個月密集式的修習:禁語、持八戒、慢慢地行住坐臥,確實有點枯燥。這時來一個慶典,見到許許多多的顏色:有大節日才動用的墨綠色地毯;綴襯金色花紋的坐墊;縷花的小木几上放了朱砂紅的簇新伽裟;另外有各式實用的物品如牙膏、拖鞋、風扇等,預備供養給僧人。我仔細觀察他們預備禮物、各項運作的過程,都是優雅而合宜的,力度恰到好處,沒有華而不實的地方。這是因為有正念的運作。

天色暗下來了,小沙彌喜氣洋洋地滿村跑,在全村的屋子的圍欄上點滿蠟燭。法工預備了“孔明燈”,小沙彌都圍著看他燃點,小人兒的面孔熱切地抬頭仰望,看白色的圓桶子似的燈升上天空,與圓圓的月亮相映成趣。我則有點擔心怕會釀成山火甚麼的。不過見到他們這麼高興,我也讓擔憂的念頭匆匆飄過,為他們感到欣喜。

法工告訴我,點起燭火是照亮道路,歡迎佛陀來臨的意思。

其實,心中點起正念之光,照亮當下的身心意念,以精進力修習佛陀的教法,便是慶祝佛陀降世最好的方式。也可以辦慶典,也可以掛上五色旌旗,安排各種儀式,重點是要在過程中一直修習。如果事忙而令心煩躁,或執著於要按自己的意思而行,忘記了保持心的清明,那也只是徒具形式而已。

早幾年在香港也度過一次很有意思的佛誕,是在一個嘉年華會中;那時大家都跟黃耀光老師修習正念,幾位同修辦了一個讓市民體驗正念的攤位。大家都穿來自緬甸的禪服:白色上衣、深啡色沙龍長裙;輪流簡介修內觀的方法,在走路時覺知腳步;也坐一會兒,意識身體、覺察呼吸。仍記得頭頂上大片黑色魚網狀的蘭花網,營造出一片陰涼,為大家擋住烈日。更重要的是能有一刻覺察,多少也為心帶來一陣清涼。

之後的佛誕都沒再去嘉年華了,不是在家,就是在山上過。前天在法航精舍修習慈心,很自然的便結合內觀去修習。在眾位同修的包圍及保護下,我終於「坐定定地」體驗久違了的禪悅,良久良久,正定的力量又夠我下山在紅塵中打滾一會兒了。

當修習隨喜心,自己要為自己感到慶幸的時候,碰觸到心中一個堅硬陰冷的部份:「有甚麼值得欣喜?我不喜歡自己,我不夠好!」要多痛苦有多痛苦,視乎「自我」對這負面的想法有多黏著。這時候,我可以選擇不理這個聲音,專注在祝福自己、感恩慶幸的句子上,這是以正思維修定。也可以用智慧作出反思:這負面的想法只是一個念頭,而念頭是無常的,任它飄過可也。而我則選擇了用正念觀照它,不逃避,不抑壓。確知這個想法令心口繃緊、情緒低落,感到自我憎恨,我直直地審視這個難過的感覺。它生滅生滅,終於淡出。其他思緒排著隊來,甚或一擁而上,不一會,便把它擠得遠遠的了。

我不知道自卑與憂鬱甚麼時候再來訪。不過我有一股自信,是佛陀藉著佛法僧留下來給我的。我直接體驗過「苦、無常、無我」,能轉化負面情緒,能放下的一份自信。我確實知道並沒有一個固定的自我存在,心意不斷更新、變化,只要坦然看著這串意識之流飄過便可以了。自我憎恨的感覺,不過是河上載浮載沉的一段枯木罷了,不打撈它或妄想雕琢它便可以了。衷心感謝佛陀曾經誕生在這個世上,教我們這一份自在。對佛法越有體驗,對佛陀的誕生便越有感恩之心。

這次禪營由香港慧觀禪修會(HKIMS)主辦。大家早上5時起床,行禪、坐禪交替,有個別面談及指導。下山時,與一位久未碰面的來自屯門區的同修擁抱。我們都是黃耀光先生的學生。黃生好似慈母一般,有好多年,每星期三晚都去大興體育館藉瑜伽及靜坐教授覺察,直至屯門的同修能掌握了,能自立了,近年他才漸漸淡出。大家都讚嘆我們這位共同的大恩人,他引入了南傳佛教簡單而美麗的禪法,教我們、陪伴著我們修習內觀,又與我們同行多年,真是很好很好的導師和朋友。生平第一次經驗廿四小時的禁語,便是在他那時候位於西貢斬竹灣的家中。他不只自己教,在99年更請了淨行導師(Visu)來港教導禪營,之後凝聚了一班同修。淨行導師跟隨了班迪達西亞多(Sayadaw U Pantida)很多年;是他帶引我去Chanmay修習,我才在那兒體驗到「無我」的。共修群體很重要,置身於修行的僧團中,好似煲水般慢慢將本來慵懶的心,煮得精進。只要老實修行,天天也是佛誕節。

今年覺得佛誕的氣氛在我心中頗為熾烈。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