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你要安定而平凡的人生,抑或是可能悲傷卻值得回味的愛情?韓劇《不是機器人啊!》觀後感(二)

文:黃首鋼 | 2020-05-23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不是機器人啊!》雖是輕鬆的愛情劇,但是男女主角還是要經歷不少傷心,甚至以為絕望的場境,最後才找到幸福。

男主角金敏奎第一次不必靠藥物而自動痊癒,是他可以放開懷抱向偽機械人阿智3號顯示自己弱點的時候。他告白:「因為是你,我把所有的都給你看,也不覺得羞愧。」機器人回應:「我知道現在你需要我。」現代還有這種愛情或這種感情嗎?

出生於捷克的作家卡夫卡在《蛻變》書中,描述人突然變成一隻昆蟲的驚嚇事件,他可不知現在很多人都會自動扮成刺蝟地生活,這早成社會的常態。

無論在職場或是婚姻,甚至只是朋友交往,大家多已啟動保護機制,作好危機處理的準備,常記:「我不會依賴他/她,沒有他/她,我也可以活得好。」大家分手時,一方不會太多挽留,另一方也不會感到懊惱,雙方亦不會眷戀過去太多,很快就會如處理電腦過期文件一樣,把共處的時光,毫不猶豫地按下「刪除」鍵。

我們要安定而平凡的人生,抑或是可能悲傷而值得回味的愛情?

有位朋友總不時懷緬當年在外國初戀的片段。她最愛重覆地向我們炫耀她和男朋友第一次爭執後,兩人不約而同的反應,曾譜寫出了本以為只屬愛情電影的情節。那次,他們覺得兩人不可能發展下去,正醞釀分手。她寫了一封很痛心的情書,斥責他無情云云。寄出後,她卻又內心不安,或可能有所依戀,或是怕傷害了他。翌日,她急忙走去他獨居的家找他,可是沒人應門,她一直等,等到市中心最後一班車要開出時,才沮喪地打算搭車回去市郊自己的宿舍。豈料,對面馬路駛來最後一班回來的車,他走了下來,原來他去了找她,亦等到最後一班車才回來。雖然,大家後來也是分開,他與別人結了婚,不過,她一直很感謝他及自己,因為曾經那麼顧及對方而令兩人的生命,留下那永遠叫人心動的一刻。

劇中最傷感的情節是金敏奎為了制止自己愛上機械人,期望保持理智去正常生活而決定將機械人格式化,則刪除她和他曾相處的所有記憶。電影《無痛失戀》劇中人為了不再受失戀折磨,以科技消除過去;中國傳統也有死去的靈魂飲了孟婆湯,才去投胎的說法。

每個人可以自由選擇覺得活的舒服的方法,回憶是一種咀咒?抑或是一份禮物?我覺得要看我們能否解開盔甲,不怕身心流血,才較有機會與人創造那怕是短暫卻值得再三回味的琉璃時光――人沒有白活。


(待續)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