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保育土沉香」──行動之緣起

圖、文:何佩嫻(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 2012-11-15
大嶼山地塘仔的靜室前,被斫伐的老沉香仍堅毅地支撐著。大嶼山地塘仔的靜室前,被斫伐的老沉香仍堅毅地支撐著。
老沉香被粗暴地拉倒,連樹皮也被扯裂。老沉香被粗暴地拉倒,連樹皮也被扯裂。
老沉香被警察拉倒,枝上仍果實櫐櫐,要盡最後努力繁殖下一代。老沉香被警察拉倒,枝上仍果實櫐櫐,要盡最後努力繁殖下一代。
本來快要結果實的老沉香難逃厄運本來快要結果實的老沉香難逃厄運
地塘仔一棵過百年的土沉香只剩嶙峋殘賅地塘仔一棵過百年的土沉香只剩嶙峋殘賅

去年(2011)春天,我接到一位在大嶼山地塘仔修行的出家人的電話,希望我能幫助他們拯救地塘仔的土沉香(香港野生沉香樹),我答應到地塘仔了解一下情況。於是,我就和師父約了時間,親自到地塘仔一行。

師父們怕我不懂得走偏僻的山野路,我又是第一次到訪靜室,所以她們便在的中道亭等候我。我遠遠看到兩位穿著褐色衲衣的尼師,知道一定是她們了。隨著兩位尼師飄逸的身影,一路走在蜿蜒的山野小路,經過了著名的寶林禪寺,再向前走了一段路,便到達師父的靜室。

稍歇一會,幾位師父便向我講述事件的始末......

早在幾年前,她們已發覺有不速之客偷伐土沉香的情況:除了看到不少陌生人在山上出入外,還頻頻發現附近山頭有土沉香被斫伐。她們曾向警方及漁護署報告,但當局都沒有什麼回應或行動;眼看著原本漫山遍野的土沉香,不是被斫得傷痕纍纍,就是被橫刀亂斬,甚至連根拔起,現在土沉香已所剩無幾了!師父們訴說的時候一臉感慨,似乎知道這些香港土產物種已面臨絕境,我也感受到師父們對沉香樹的悲憫之情。

師父們帶我看就在靜室外不遠處的一棵老沉香樹,告訴我這棵老沉香近來已被偷伐者窺伺,晚上常常聽到附近有動靜,而遠一點的沉香樹更早已被斫掉了。他們沒有辦法,只有晚上在樹旁放了射燈照明,暫時保著這棵老樹的安全。

物種的滅絕

其後,我陸續上山多次,從早上到日暮跟著師父們在附近的山頭搜證,甚至攀山越澗,發現連綿幾個山頭的土沉香都已給斫伐殆盡,不少還是百年老樹,看得令人心酸。

一次,我們溯溪而行,差不多走到樹林出口的時候,赫然發現了一個偷伐者的賊穴,但見遺留下的帳篷、衣物、工具和罐頭等等,可以想像他們走得很倉促。這個發現正好邀請傳媒公佈,以迫使有關部門正視偷伐土沉香的嚴重性。果然,事件經過傳媒多次報導後,警方和漁護署加緊了巡邏和做了一些防禦措施,並且在發現賊巢的幾天後,水警在大嶼山汾流阻截了一艘走私船,起出了一批土沉香木及逮捕了七個非法入境者1

我以為盜伐土沉香在警方和漁護署的聯合行動下會稍為收斂,所以便把事情擱下。誰料事隔約一年後,我又收到師父們的電話,說門前那棵老沉香被斫了一個大傷口,相信偷伐者會在數天內將樹幹斫掉和運走。她們說偷伐行動其實從未停止,特別是近幾個月,正是土沉香容易結香的季節,相信偷伐者滿佈四方八面的山頭。我於是通知了報館的記者一併前去,希望報館可作一詳盡報導,更希望他們可對這種猖獗的偷伐罪行作出深入的專題報導。

那天我們在到達靜室前,已看到老沉香被斫伐了三分一近根部的樹幹,但它仍堅挺的兀立著,像告訴我們它會撐下去。我看到老沉香樹上花朵繁茂,快將結果繁殖下一代。也許是萬物皆有的希望延續下一代的天然本性使然,它拚命地求存。我撫摸著樹幹,彷彿感受到它殷切求助的呼喚,我願盡力,喚醒大眾一齊保育這香港因以命名的樹種──土沉香!

除促成《東方日報》在其「探射燈」欄曾作相關專題報導外,我也致電有關部門舉報偷伐惡行,以及報告老沉香的情況。過了幾天,我收到師父們的通知,有一大夥警員用繩索把老沉香拉倒了,行為粗暴,過程中扯掉了樹皮,老沉香倒下死掉了,卻始終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我向警方質詢,他們辯稱是為了公眾的安全,怕樹幹倒下會傷人。為什麼人類只是考慮到自身的利益;而樹木、大自然萬物卻一直無私地潤澤著人類?

老沉香倒下了,它的花還沒有結成果實!

師父和我都為老沉香而傷感……


1. 見《頭條日報》:「大嶼山逾百土沉香遭盜伐」,2011年5月10日;《星島日報》:「逾百棵土沉香樹遭盜伐」,2011年5月11日;《南方都市報》:「深圳客偷砍香港名貴香料樹」,2011年5月13日。另參《東方日報》:「斬土沉香黨白銀鄉大屠殺」,2011年8月4日;「土沉香砍伐 激增兩倍半」,2011年8月15日;及「救救土沉香」網頁輯錄之大量相關新聞報導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