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做就成了,繼續做!」──永惺長老的新年祝福

Buddhistdoor   文:林苑鶯 圖:區詠麟| 2011-02-16
永惺長老(左)聆聽法護法師介紹弘法精舍的工作永惺長老(左)聆聽法護法師介紹弘法精舍的工作
永惺長老、長老侍者與弘法精舍僧俗四眾合照永惺長老、長老侍者與弘法精舍僧俗四眾合照

2011年2月7日對於弘法精舍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因為佛門龍象永惺老和尚在這天──闊別五十多年後,移駕光臨,一方面祝賀新年,大派紅包,殷殷勗勉,另一方面更細說昔年他在這裡做學僧的點滴。

永惺長老生於1926年,今年已屆85歲,近年多以輪椅代步,深居簡出。也許長老有意低調,事前並沒有知會造訪,卻在新年假期後首個工作天來拜年,著實令我們感到意外驚喜。在一陣歡呼下,大家趕緊通傳,即由本舍副寺、佛門網總編輯法護法師帶領僧俗同仁迎請長老和侍者們進入大殿,一片喜氣洋洋。

大家頂禮後,仍跪著圍攏起來,親近長老。長老精神旺健,和藹可親地說,他西方寺雖然與本舍相距不遠,但上回前來已是1956年的事,想不到一晃眼就是多年。

他又憶述上世紀四十年代,他們華南佛學院的學僧「在這裡除了學習外,還種菜,而且每天將菜擔挑到市場去賣,天天如是;那時庭院都給種了菜,附近人煙不多,環境很清幽。」提到華南佛學院,長老說當年他們學僧共約二十人,前後只有兩班,共六年(三年一班),他屬於第一班,班上同學很多是青島來的,到了第二班才是就近地域招生。

這裡且重溫一下歷史,據知,永惺長老21歲受具足戒於瀋陽市護國萬壽禪寺,求學於哈爾濱觀音寺佛學院及青島湛山寺佛學院,於倓虛、定西長老座下,攻讀三藏教典。[1] 倓虛老法師於1949年應邀訪港,駐錫弘法精舍並於此創立華南佛學院,時年二十三歲的釋永惺也追隨倓老錫蹤來了香港,入讀華南佛學院。值二戰後社會重建之際,內地政局又波譎雲詭,佛教發展真是蓽路藍縷,而華南佛學院就是香港佛教滄桑史的其中一頁。

那時釋永惺等年輕學僧生活儉樸,每天必須上山除草、種地、種菜,又搞印刷,又試行工禪制度,希望能夠自給自足。[2] 學院由號稱「東北三老」的倓虛法師、定西法師、樂果法師為講師;沿用湛山寺佛學院的方式,而課程安排則依實際情況,有甚麼老師就上甚麼課;三老主要講經,如唯識、《法華經》、《楞嚴經》等,當時的課程都以經典的講解為主。[3] 1954年,學院第二屆學僧畢業後,因收生不足而停辦。雖然只辦了兩屆,但僧才優秀,除了培育出永惺長老外,還有寶燈、暢懷、淨真、聖懷、智開等法師,他們後來分別弘法度眾,傳續天台法脈,成為香港佛教的其中一股中興力量。[4]

永惺長老如今淡淡的話當年,舉重若輕,彷彿一切都只是過眼雲煙。我們凝望面前這位慈顏菩薩,卻像讀著一部活的歷史,想像五六十年前教界維護僧寶叢林的艱苦,同時感戴長老大德們承傳佛法的恩澤。

憶舊之餘,長老也關心和慰問法護法師現在帶領弘法精舍的各種工作,聽了法師的介紹後,長老表示非常讚賞,很安慰,尤其知道本舍翌日要舉行禪修營(阿姜布拉姆法師主持)時,便即開示說:「道場是大家學習佛法的地方,要好好護持,不同的法師來弘法是很好的,禪修對身心都有益,不論祖師禪、如來禪,都是修心,方便有多門,但佛法是一味的。」

長老又特別鼓勵法護法師與本舍同仁,弘法不需要擔心障礙,他反覆的說:「做就成了,不必擔心,繼續做!」有長老作為楷模,又得到長老的祝福與鼓勵,我們一定努力以赴,用心做好弘法工作,不負期望。





延伸閱讀:《弘法精舍歷史拾遺》

 

[1] 見香港菩提學會網頁http://www.buddhi.org.hk/head-intro.php

[2] 見《明覺》2008年9月17日,第116期:http://www.buddhistdoor.com/MingPo/issue116.html

[3]見何健明:《香港菩提學會會長永惺長老訪談錄(下)》,載香港佛教聯合會網頁http://www.hkbuddhist.org/magazine/554/554_05.html

[4] 同註2。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