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傳統釋經與哲學解讀:趙敬邦博士談新亞研究所的佛學證書課程

文:麥農    圖:麥農| 2021-05-22
新亞研究所所長劉楚華教授(左)和佛學中心課程主任趙敬邦博士(右)新亞研究所所長劉楚華教授(左)和佛學中心課程主任趙敬邦博士(右)

位於土瓜灣農圃道的新亞研究所,為錢穆先生(1895–1990)於1953年創辦。當時在所內任教老師的學術地位都是享負盛名的,其中為人所熟知的除了錢穆先生外,還有唐君毅(1909-1978)、牟宗三(1909-1995)、徐復觀(1904-1982)等多位著名學者。這些學者雖以儒學見稱,但部分學者亦精通佛理,譬如唐、牟兩位先生,他們對佛學的見地便甚為精闢。

早於七十年代,唐君毅先生更有意於新亞研究所成立佛學中心,可惜礙於資源困乏,莫能成事。時隔近半世紀,在劉楚華所長的帶領下,研究所於2019年成立佛學中心,並定於今年9月開辦第一屆「佛教思想與文化」的證書課程。在接受我們的訪問時,課程主任趙敬邦博士表示,此課程的編排既全面且深入,能為學員奠定穩固基礎,有助他們將來繼續深造或弘揚佛教。

新亞研究所創辦人錢穆先生(1895–1990)新亞研究所創辦人錢穆先生(1895–1990)
會議室裏擺放著錢穆(左)和唐君毅(右)兩位先生的相片。會議室裏擺放著錢穆(左)和唐君毅(右)兩位先生的相片。

以「空有兩輪」來設計科目

佛教的典籍雖多,但論其要義,不外乎空、有兩輪。新亞研究所佛學證書的科目設計,亦是建基於「空有兩輪」的概念而擬訂的。修讀這證書的學員,需修畢八個科目,在這八科之中,有兩門是必修科——般若中觀及唯識思想,而必修科則需於第一學年修讀。

中觀義理、唯識思想都是深奧的,何以研究所會將這兩門深奧的科目編排在第一年修讀呢?趙博士表示:「佛教的不同派別、典籍都可以從空、有二宗來統攝。而我們都知道空、有兩輪是關聯的,我們既不能忽視『空宗』而了解『有宗』,亦不能只講『空宗』而不講『有宗』。從宏觀的角度來說,空宗和有宗乃是同一思想的不同表達。」換句話說,透過對空、有二宗的認識,「我們再去理解其他的思想,便能一目了然,譬如說天台、華嚴、禪宗,乃至佛教倫理學和其他有關佛教的應用等等。」這如同拿衣服一般,只需提起衣領,就能輕鬆且有效地拿起整件衣服。

課程主任趙敬邦博士課程主任趙敬邦博士

南漢藏三大傳統共修

佛教源自印度,並在其他宗教、文化的激盪下發展出不同風格的佛法。這些持續發展中的佛法,在不同的時期,向臨近的亞洲地區傳播:向北傳入中國的,主要是大乘佛教,然後再經由中國傳入韓國、日本、越南,一般稱之為「北傳佛教」,由於大乘佛教在漢地發揚光大,所以「北傳佛教」又稱為「漢傳佛教」。

向南,則傳入斯里蘭卡,再傳入緬甸及泰國,這是所謂的「南傳佛教」,弘揚的是上座部佛教。向東北傳入西藏的,主要是「秘密大乘佛教」,再經由西藏傳入青海、蒙古,這一傳播路線的佛教被稱為「藏傳佛教」。這三大傳統的佛法,縱然在形式上或在思想上都存有差異,但也都被視為佛教。

現時,香港各院校的佛學課程都各具特色,有些著重南傳佛教,有些注重漢傳佛教,有些側重佛學應用。然而,從佛教史的角度來看,「要呈現佛教的整體,藏傳佛教是不可缺少的。」相對而言,新亞研究所的佛學課程的編排則較為全面,除了介紹南傳、漢傳兩大系統外,更邀請從德國留學回港的寶僧法師教授藏傳佛教。

寶僧法師曾旅居藏地,依照藏傳佛教僧人的教育傳統,學習藏傳佛教中的迦舉、寧瑪及格魯等教義,繼而前往德國留學,並於萊比錫大學(Universität Leipzig)取得印度學博士,「法師主攻佛教因明及邏輯學。能夠邀請法師來參與,可謂機緣難得!我們甚至可以說,法師的參與是我們佛學中心得以成立的關鍵因素。」

新亞研究所所長劉楚華教授攝於研究所辦公室新亞研究所所長劉楚華教授攝於研究所辦公室

傳統與嶄新的獨特教學方法

新亞研究所是新儒家重鎮,或許有人會因此而提出這樣的疑問:這種學術背景的機構,所舉辧的佛學課程會否因此而削弱了佛教的元素?趙博士表示不必有這種顧慮,他解釋:「這個課程不存有宗主。我們不會去弘揚唐生、牟生如何看待佛教,但唐牟先生既具備特別的知識角度,而這個角度又是重要的,因此我們也會重視他們的看法。」

正因為新亞研究所是一個開放的高等教育機構,就研究的方法來說,「我們不會被一宗一派所局限」,「我們既重視傳統的釋經,又注重哲學的發揮,事實上這兩種方法相輔相成的」。以講「華嚴思想」為例,「我們不可能憑空陳述法藏法師的觀點,而必須參照他的《金獅子章》,因為作為學習的手段,原典是必要的工具。但如何解讀《金獅子章》呢?可以有不同的角度,有些會以傳統的進路——以論解經。除此之外,我們亦可從哲學的角度去詮釋經典,這種進路卻往往能發前人所未發。」

認識中國文化,亦有助我們釐清觀念,幫助我們學習佛法。「大家視『中國佛教』為理所當然,但這個概念對我來說是吊詭的,因為它牽涉兩個不同的概念:『中國』和『佛教』。我們都知道佛教和中國文化,是不太相融的,尤其是儒家,因為大家的著重點、價值觀未必一樣,如陸象山說:『釋氏之所憐憫者,吾儒之聖賢無之。』」由此可見,佛教與中國文化是兩種不同的思想。

那麼,如何把中國文化和佛教糅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既具備中國特色又有佛教元素的「中國佛教」?趙博士指出,要做到這一點,我們應該要避免「過於偏重佛教,如果太偏重佛教的話,佛教就不能夠在中國發展」,同時也要避免「過於偏重中國元素,因為太偏重中國元素的話,佛教便㑹走樣,那就不再是佛教了」。就這種面向來說,佛教傳入中國,在中國發展而形成中國佛教,並不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

再以「華嚴思想」為例,「華嚴宗是中國文化和佛教交匯而產生的思想,是受中國文化影響很深的宗派,所以如果不認識儒家和道家,尤其是道家思想,不懂《道德經》和《莊子》,就難以了解華嚴。」趙博士續說:「華嚴宗是在武則天時代興起的,而唐朝的國教其實是道教,所以很多僧人在接觸佛教之前,都有學習道家思想,譬如說法藏法師在未出家前,便曾研習了好幾年的道家。從他的思想學理的根源來看,他是先認識老、莊,然後再藉由道家的角度看待佛教,繼而發展出華嚴宗。」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便可推斷「華嚴宗的『六相圓融』、『事事無礙法界』,很大程度是與《莊子》的〈齊物論〉是相通的,當然大家所追求的目標不一樣。」所以研讀中國文化,是有助於我們修讀佛學的,「誠如方東美先生說,讀過《莊子》就能明白華嚴了。」

「佛教思想與文化」證書課程,將於今年9月下旬開講,課程由6月開始招生,有志學者幸勿向隅。詳情可參考研究所的網頁

 

延伸閱讀

新亞研究所與香港佛教的發展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