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內不放出,外不放入--獨行道與眾行道(二)

文:明海法師    圖:網上圖片| 2021-04-25

(續上期)

獨行道,簡單地說,就是一個人,是一個人面對自己。我們要學禪,就要從獨行開始。獨行,對諸位來說,可能是難以做到的。但不是一個人就不能獨行了嗎?即使身邊有很多人,也有人跟我說,「我很孤獨。」看來心是孤獨還是不孤獨,跟你身邊有很多人或者沒有人,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在禪的修為中,這個獨行道的「獨行」指的是甚麼呢?明影法師把達摩「二入四行」論,刻在竹林禪院的牆壁上,達摩祖師的教法「二入四行」就是對禪修入門獨行的簡單介紹。其中「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這是達摩祖師的四句訣。

「外息諸緣」講的甚麼?我們的六根——六根就是我們接觸外面信息的通道,眼耳鼻舌身意——每天面對著外界的很多信息,「外息諸緣」,你可以理解為,讓外面的信息盡可能地簡單。「內心無喘」,這裏的喘,很形象,我們說一個人有哮喘、氣喘,想像一下這個「喘」的樣子,再想像一下我們的心在喘,這是指一個人內心有波動有起伏。我們內心甚麼時候會有波動有起伏呢?有情緒的時候,或者是有強烈的思想、意境,這個時候就會有起伏。

「心如牆壁」,這話也非常形象,非常直觀。牆壁給我們的感覺,首先是陡峭、堅硬,你把任何東西放在牆上都是放不住的,它都會掉下來。心不粘著,來了就來,去了就去,就像竹籃打水,它過去就過去了,不住。「心如牆壁」,意味著說,你的心,外面的東西進不去,這就是心如牆壁的意思。

這三句話對我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為甚麼呢? 「外息諸緣」,現在我們外面的緣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外面的信息也越來越複雜。當今的時代,傳播信息的技術手段也越來越發達,越來越方便。這就令我們的心每天都要受到很多外面信息的侵入或者乾擾。在這個外面信息的侵入下,想要做到內心無喘,思想情緒沒有波動,是很難的。禪門的祖師,都是用中國化的語言在描述禪的修行。這一點和教派用哲學理論語言講修行有一點不一樣。 「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都是很生活化很形象化的。

還有一個表述叫「內不放出,外不放入」。 「外不放入」講的是外面的信息,就像我們生活中經常講的——不要放在心上。 「內不放出」,我們的內心總是不斷地翻騰出很多過往存儲的信息,令我們的情緒有所波動,但我們也不要把內在存儲的往外去投射。 「內不放出,外不放入」,就是內心不往外投射,外面不往內侵入。

依今天我們諸位所受的教育,還有我們人生的體驗來看,我們會覺得外面沒有信息侵入進來,心裏面也沒有波動,但這是不可能的。如果真到這樣的境界了,我們的心又在哪裏呢?找心在哪裏?會覺得這是一條死路,一條絕路。祖師們就有很多語言,有很多善巧方便來描述「內不放出,外不放入」,或者說「外息諸緣,內心無喘」這樣的境界。

還有一種描述是這樣說:一個人在十字街頭,不背一個人,不向一個人。想一想,如果在十字街頭站著,而你卻不面向任何一個人,也不會背向任何一個人,這是甚麼樣的場景呢?比如說在一個單位,有時候這個單位會分出很多的派系和不同的圈子,這時候你很難做到既不屬於這個也不屬於那個。如果你既不屬於這個也不屬於那個派系或圈子,那你屬於甚麼呢?你既不背著一個也不向著一個,那你在哪裏立足啊?這就是禪在修行的第一步,給我們每個人提出的拷問。祖師們還說:「不與萬法為侶,不與諸塵作對。」我們會問,不與任何東西為伴,那是甚麼?獨行道,它在哪裏?禪就是在這裏,讓我們在內心產生一個困頓。

這個困頓,是所有修禪的人都要經歷的,也是我們諸位在生活中經常會經歷的。只不過我們在生活中,當我們面臨困頓的時候,馬上就會找到一個慣常的方法把我們自己保護起來,從困頓裏逃開。如果你內心感到這種困頓、這種孤獨了,你有可能會去找一些人去聊天,或者去看一場電影,去聽一場音樂會。實在不行就去喝酒,喝醉。這就是人們常用的方法。我們其實是害怕,害怕這個困頓,害怕獨自面對自己。

但是這個獨行道,在每個人的心性的認知過程中都是必要的,不管你能在心性的認知上到達怎麼樣的一個深度,都需要經歷這個過程。孟子講「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這句話——「苦其心志」,以及後面的一句話——「行拂亂其所為」,這就是說,把心性逼到困頓的位置,逼到死角,逼到牆角,逼到無路可走的地方。

為甚麼我們要真正地認識自己的心,需要這樣一個過程呢?釋迦牟尼佛告訴我們,我們所有人的生活,其實都如在瀑流中隨波逐浪,我們像在瀑布流水中的一葉扁舟、一片樹葉。有幾種瀑流。第一種瀑流,是從外在的來說的,有整個外在世界的業瀑流,也有每個人的業瀑流。比如說,講座結束我就要坐車去長沙,然後從長沙坐動車去石家莊,再回柏林寺,明天有明天的事。這就是業瀑流的一個例子,而諸位也各有各的業瀑流。這個流啊,就像流水一樣,有共同的流,有各個不同的流。共同的流,如夜晚的大街上,萬家燈火,那麼多的車,車的燈光匯聚成燈光的河流。乾隆皇帝在長江邊上感慨千帆競過,那時候沒有汽車,但有很多船,那也是流啊。這是外在的流,是共同的。我們個人也有自己的業的流,推動著你,牽引著你。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