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誕節-Ads

《全力扣殺》不怕恥地一往無前

文:鄭超    圖:《全力扣殺》facebook| 2015-06-05

郭子健新作《全力扣殺》沿用不少《打擂台》(2010)的元素,希望再利用新派懷舊勵志的格局,探索另一波本土熱潮的可能。然而羽毛球畢竟跟武術不同,在香港沒有很大的文化歷史背景,意識上未能發揮追溯傳統的浪漫情懷,演員沒有相關背景亦是同樣道理。即使主場景同樣採用老舊房子,但從武館轉成羽毛球館,也風光不再,氣質上失去傳統支撐,再古典的景也只流於唯美。既然不走傳統,不如更直面生活的本質。

主線講述失意潦倒的專業球手如何絕地反擊,如何超儀和林敏聰,是一種舊式戲劇套路,衝擊確實不大。於是電影將重心放在鄭伊健、劉浩龍、梁漢文組成的過氣悍匪,刑滿出獄後重新投入新生活,當新手羽毛球運動員。這種設計有如《大茶飯》(2013)中的老年黑社會失去前景並要面對現實生活一般,訴說一種堅毅不屈、改革自新的本土精神。這種精神具體來說由兩位主角的幾句對話點題:何超儀問鄭伊健為甚麼不擅長羽毛球,卻要選擇這種運動,鄭伊健回答不擅長就要更努力,去證明自己的能力。延伸一點說,所謂不擅長是一種夢魘,以為會令自己走向不成功,事實上要做好一件事,首先不必去想結果是要成功。從這點看來,《全力扣殺》接回《打擂台》所傳達的訊息:縱使最後沒有得到勝利,勝利從來不是成功的唯一指標,人應該要盡力為自己打出漂亮的一仗。

三套電影都以輕喜劇的形式去表達,堅毅努力也不必嚴肅悲壯,尋找目標也可以是一種快樂享受。三套電影也向犬儒主義進行辯證,既然生活和現實永在目前,那種好像不怕恥的一往無前就必須實行出來,幾乎要讓人感到天馬行空。不論是面對《打擂台》中失去的傳統和青春,傳統切合不到現代市場也儘管貫徹下去;或是面對《大茶飯》極端的壞分子角色如何做普通市民,竟去幫助年輕人實現夢想;甚至面對《全力扣殺》中回到最基本的困難,不過是遇到不擅長的事,沒有運動細胞就嘗試出奇制勝,從良的悍匪要參賽打羽毛球根本一點也不尷尬。其實一切本來就很合理,就看你能不能超脫陳腐的思想,放行自己向可能出發。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