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六十後的今天:The Beatles 四成員的素食之旅和心靈追尋

文:山戈 | 2020-04-2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音樂的傳播模式在過去七、八十年間經歷了多次變化,從最早期的七十八轉黑膠唱片到四十五轉和三十三轉的,再到錄音帶和鐳射唱片,以至近年的電腦檔案和串流播放。不過,說到現代流行音樂歷史中影響力最深遠的樂隊,在上世紀六十年代風靡全球的The Beatles,即使至今解散已達五十年,仍是無可爭議的選擇。

The Beatles的雛型是1958年組成的The Quarrymen,當時陣中已有三名後來The Beatles的成員(John Lennon、Paul McCartney和George Harrison)。後來樂隊幾經更改名稱和人事變動,到1960年正式易名為The Beatles,然後在1962年獲EMI唱片公司簽署唱片合約,同時更換鼓手,最後一名正式成員Ringo Starr加入。樂隊甫推出第一張唱片,立即在英國大受歡迎,其後熱潮席捲全球。總之,樂隊於1960年成立,受歡迎程度一直不減。自1970 年解散後的五十年間,Lennon和Harrison已先後離世,不過現已年近八十的McCartney和Starr還活躍於樂壇,到最近兩年仍分別推出個人唱片。

若以唱片銷量或流行榜排名等來衡量,The Beatles的眾多紀錄不少已遭後來者打破,但是說到在藝術成就的評價和對日後流行音樂的影響,仍無出其右。他們出道時,歌曲風格雖然創新,大致還是走輕鬆、簡單、悅耳的路線,售賣的是年輕偶像的玩樂形象。不過,約到1965年起,隨著樂隊名成利就,成員面對重大壓力,加上年紀漸長,思想日漸成熟,歌曲風格開始轉變:音樂結構和編排趨向較為複雜和實驗性,歌詞內容也由談情說愛延伸至反思人生意義、評論社會大事等。大概也是這種蛻變,令The Beatles的音樂歷久常新,一方面不斷啟蒙以後幾代的音樂創作人,另一方面仍得到大量樂迷欣賞以至作出研究。

The Beatles成員著重探索內心世界,質疑當時西方世界的主流價值觀,可體現於多個層面。其中有趣而較為少人注意到的,是四名成員都曾是素食者,目前仍在生的兩人也仍在茹素。

說到四人中最早有素食習慣的,很可能是John Lennon。早在1964年或1965年出版的一份年輕人雜誌中,他回答有關素食的問題時說:「我沒有這種習慣,但想嘗試一下,因為我愛護動物。」他的朋友Pete Shotton指,一、兩年後,Lennon停止吃肉,他到訪Lennon家時,對方會請他吃素漢堡包和素香腸。自此以後,直至1980年去世,Lennon絕大部分時間都茹素,不過卻有好幾個短暫時期恢復吃肉。他表示:「我認為動物不是用來吃和穿的,我們有足夠資源,不用這樣做。同時,我也盡量不吃那些經化學處理的垃圾。我的餐單主要是麵包和飯,不用糖,若需要加一點甜味就用蜜糖。」

Paul McCartney茹素同樣是由於不願殺生。受其亡妻Linda影響,在六十年代末期開始逐步減少吃肉,到七十年代末期完全茹素。他曾說:「如果屠房用的是玻璃牆壁,每個人都會成為素食者。我們知道自己沒有令牠們增加痛楚,心裏舒服得多。」1999年,國際素食者聯盟更致送紀念獎予已去世的Linda,表揚她對推動素食的貢獻。

有關Ringo Starr的素食習慣的記載較少,而他開始茹素也應較其他三位The Beatles成員稍遲。不過,在七十年代和2006年的訪問中,他均肯定自己是素食者。

四人之中,唯一可能基於文化和健康理由而茹素的是George Harrison。他也是樂隊中率先對東方文化感興趣的一位,1965年(一說是1966年)他認識了印度的西塔琴(sitar)大師Ravi Shankar,在1966年至1967年間先後三次造訪印度,了解當地文化。不久,Lennon受他影響,兩人一同向印度瑜伽大師瑪哈士(Maharishi Mahesh Yogi)學法。這位印度教大師,以提倡超覺靜坐馳名。到1968年2月,樂隊四名成員一同到訪位於印度北部瑞詩凱詩(Rishikesh)的修會。在當地多天的修習中,眾人都要茹素。Harrison很可能自此養成素食的習慣,直至他於2001年去世。他曾這樣概括:「我抗拒吃肉源自不願殺生,但是最主要的問題是這樣不健康和不是天然的。」

當然,The Beatles眾多非主流的價值觀,與六十年代後期風行一時的嬉皮士文化大有關係。譬如說當時的反戰思潮也充分反映於樂隊的某些歌曲中。1966年,當他們在美國的記者會被問及對越戰的態度時,Lennon答,他們不喜歡戰爭,戰爭是錯誤的。當時在美國只有一成民意反戰,這樣的回應顯示了他們的道德勇氣。

樂隊中思想最具批判性的無疑是Lennon。在1971年的一次訪問中,他提及自己是工人家庭出身,從小就很有階級意識,也很關心政治。他甚至自我批判也承認The Beatles遠離了自身的工人背景。他重視怎樣透過自己的音樂作品影響工人和學生,鼓舞他們投入改變世界。

五十年後回首,The Beatles關注的各個問題依然存在,有些甚至顯得更為逼切。就以素食為例,相關的環境保育問題固然是近幾十年間的熱門課題,最新肆虐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又是否因人類進食野生動物所致?茹素是否就能避免這場危機誕生?都是值得深思的。

當然,是次疫情又與近年大行其道的全球化經濟模式大有關係,這令人聯想起Lennon的名曲《Imagine》。可嘆的是,歌詞中說到不分國界的大同世界,針對的是意識形態層面,期望人類能消除歧見、放下私欲;反觀今天的全球化體系,著眼的只是經濟活動,以至人民和物資的遷徙,但這種自由卻加劇了病毒的傳播,但是在意識和文化層面,各個國家卻似乎正在建立起越來越高的壁壘,離開大同世界反而越來越遠了。


延伸閱讀
順緣?逆緣?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