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六)“諸行”和“達磨”的意義

2009-06-20
婉塔娜:各位聽衆,我們在上次談到佛祖的教誡,有適合在家居士,也有適合出家人的戒律。對於還留戀在世俗歡樂的俗人,諸如還有對福祿、地位、榮譽、享受等等的追求,佛祖也教示了獲得今世、和來世善報的處世哲學。
 
而對於看淡了色聲香味觸等官能享受的出家人,認識到追求官能的享受,並不能使心境獲得真正的安寧,因爲永遠都在患失患得的苦惱中,得不到會傷心,得到了又怕會失去,時常都在焦躁的心境,在得意和失意的衝擊中,而且,不管是愛好的,或是憎恨的,最後都是變化不定的歸于寂滅,對此佛祖也諭示了消除苦惱的途徑。請問素貞大德,佛教所謂無我,是不是指諸行的無常?
 
素貞:是不是見到人的生老病死無常,就想到無我?其實佛教中的無我,並不僅僅人的身體,而是涵蓋了所有的一切,即所有顯現的事物,都是顯現后就消失,所以說諸行無常,爲了了解諸行的意義,我們應該知道“達磨”的意思。
 
達磨是巴利語,也譯作“法”,一般人說到佛法,就想到忠孝、慈悲、堅忍等等正面的自然法則,但是像貪婪、嗔恚、癡迷等負面的也是達磨,也是法,此外,還有其他的意思,如佛祖的諭示稱爲説法,而且所有世間一切事事物物的實相也可以稱爲“法”,或是稱爲“達磨”。
 
婉:所有一切?有沒有例外的呢,譬如涅槃?
 
素:沒有例外。涅槃也是真正的存在,並不是假設出來的,所以涅槃也是達磨,爲了使聽衆們明白達磨的意思,舉例說,身體、各種東西、各種快樂、痛苦、妒忌、吝嗇、慈愛……等等感覺,是不是真正的各自存在,而又各有各的不同的性質?
 
婉:是的,愛和恨絕然不同,妒嫉和吝嗇也不同。
 
素:雖然是有不同的性質,但是諸法非我,沒有主體,緣起而生,緣散而滅,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婉:可以舉例子加以説明嗎?
 
素:你看到那些樹木、花朵,你能夠改變它們的顔色嗎?
 
婉:顔色不能夠改變,但是我們可以戴上有色眼鏡,花木的顔色是不是就改變了?

素:花木本身的天然色彩並沒有改變,我們之所以認爲花木的顔色改變,是因爲戴上有色眼鏡來看它們,同樣的,所有法非我,不受控制,沒有人能夠改變所有達磨(法)的性質。再舉例說,聲音也是達磨,因爲聲音是真的存在,人的聲音、動物的聲音、男人的聲音,女人的聲音,各種聲音都因爲不同的因素而不同,即使是同一個人,情緒不同時聲音也不同,不能夠控制。
 
婉:您所舉例的,都是顔色聲音等外在的事物,可否説明内在的無我嗎?因爲有時候我們想要想甚麽,我們也可以那樣的想。
 
素:每個人都隨著所見到的、所聽到的、所嗅到的、所嚐到的、所接觸到的外界事物,而生出各各不同的心念,即使是見到同一件東西,每人的感受各異,心念也不同。正如佛祖說的,對於鍾愛的、渴望得到的,就會時時去想到它。
 
婉:但是我們在為工作忙碌的時候,即使是喜歡的東西,也不會去想它。
 
素:工作的時候,精神集中在工作上,其實把工作做好也是一種欲望,但是因爲在工作時的樂趣,不比在閒暇的消遣。而且,只要工作一鬆懈下來,心念就會立即掛念到所喜歡的事情上,比如説今晚要吃甚麽,要去那裏等等,假如欲望強烈,即使是在工作期間,也會不自禁的心思外逸,陶醉在欲望中。我們不能夠禁止自己,不要去喜歡,不要去懸念自己所中意的事物。
 
婉:即使是發怒,儘管我們知道發怒的害處,但是還是要生氣。
 
素:所以說,諸行非我,不受管制,雖然知道對事物的欲望,是煩惱的起因,即使知道發怒和煩惱惡業不是好東西,不想發怒和惹煩惱,但是發怒和煩惱也是達磨,是不同種類的法,只要有那種法的因素出現,就會有那種法的果產生,不受管制,你再想想看,從每天生活中,那裏可以見到無我的現象?
 
婉:譬如我們不想老,但是我們不能禁止老化,不想病、不想死,但結果還是要病、要死。我們不想失去喜愛的東西,但是有時是我們失去它,有時是它先離開我們;有時我們追求的是一種,但是結果得到的是相反,我們追求歡樂,但結果得到的是痛苦等等。
 
素:所以,我們每天的歡樂痛苦,就是來自我們所看見、聽見、嗅到、嚐到、和感觸到等等,通過我們的眼睛、耳朵、鼻子、舌頭、和身體而產生的情緒,我們無法僅僅選擇所喜歡的感覺。各種達磨的出現,自有形成那種達磨的因素產生,緣聚而生,緣散而滅,假如佛祖沒有諭示各種達磨(法)的緣起因果關係,世人就無法明瞭達磨的因、果、和狀態。
 
婉:各位聽衆,今天我們擧了一些例子,目的是爲了說明諸法無我,諸法無常,不受控制的真相,今天的談話就到此爲止,再見。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