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冷眼旁觀你的心念────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二十六)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9-09-01

-(續上期)

基本上每個人在打坐的過程中都會發現,我們的心念沒有停止過流動。這些心念,既有以概念、符號表達的念頭,又有從內心深處翻出來的對一些事物的印象。或者是以前體驗過的情緒,比如快樂、恐懼等;或者是以前所經歷過的事情,在靜坐中像放電影一樣在心裏重新放了一遍。我們的心就像是一個無底洞,從裏面出來的這些心念好像永遠不會窮盡。

那麼我們在靜坐中怎樣對待這些心念呢?就是要依道的原則:不要隨它、被它牽著鼻子,不要追逐它,也不要壓制它,而是用在靜坐中培養的定力和觀照力,冷眼旁觀它。經過一次又一次這樣的冷眼旁觀,心裏出現的這些念頭、景象、情緒對我們內心的控制就削弱了,我們不再被它們牽著走,這就是所謂的自在了。

要做到這一點是很難的。我們心裏一定要有正見,這個正見還不能是在思維層面,而是要變成一種觀照的力量、不執取的力量。你擁有了這種力量,才不會被心中出現的心念牽著鼻子走,才能夠清醒地立在上風,不被它牽制、不被它所奪取。對於沒有獲得這種正見的力量的人,要提高自己的定力,同時培養與光明、善法相應的那種相續的念頭。

為甚麼說念佛其實也是一種禪修呢?因為當你把心專注在「阿彌陀佛」佛號上而生起慈悲心、出離心的時候,心的相續的力量強大了,那些雜七雜八的念頭就不會插入進來了。參話頭也是一樣的。你參話頭的疑情很重、力量很強的時候,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也插不進來,如古人所說「風吹不進,雨打不入」。古典小說裏這樣描寫武藝高強的人:他拿著一個兵器舞動的時候,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防護圈,連水都潑不進去哩。念佛、參話頭起著類似的作用。對於我們初學的人來說,這需要一個鍛煉的過程。假如你能夠一分一秒地延長你的專注,讓心裏的疑情或者佛號相續不斷,那你對於妄念、雜念的防護力就增強了,這就像形成了一個防護的盔甲。當然,這只是修行路途中的事,因為盔甲從根本上說也是個妄想,不是究竟的,但在我們見到真正的實相之前,它是有必要的,也是必須經歷的。

有的時候我們也會發現,外面的「風吹不進,雨打不入」──我們的六根對外境不起妄想、不為所動,還相對容易做,難的是前面講的「無底洞」裏面不斷翻出的各種各樣的影像,我們會抵擋不住而被它牽著鼻子走,所以古人說「客塵易伏,家賊難防」。實際上剛才那個比喻──舞動一個武器形成的防護圈,是既要防護來自於外在的,又要防護來自於內在的。當心足夠專一的時候,內外都沒有問題。我們內心翻出來的一些影像往往是我們過去很在意的東西,所以難免為它所動。這就需要我們通過足夠強的觀照力,一次又一次地減弱它對我們心的控制,慢慢地當這些內心深處的妄念沒有力量左右我們的時候,我們正念的力量就強了。正念深深地紮了根,控制了局面,從而在行禪、坐禪,以及生活中的一切時候都能相續,力量夠強大,功夫就能成片,修行就上路了。

所以,我們首先要訓練功夫成片。對於在念佛堂念佛的人,晝夜六時,心中的佛號能連續不斷、強有力地控制內心的局面,使雜念插不進來,這就是功夫成片;對於參話頭的人,疑情還在,內心深處的那個工作還在進行,這樣就屬於功夫成片。即使在日常生活中跟人講話或處理事情時,你的正念和覺照力還在。希望大家好好用功,向這個方向努力。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