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凡事質疑的美國記者,如何皈依我佛

文:馬霜 | 2015-04-29

從背景資料看,Dan Harris完全不像是會成為佛教徒的人:他的父親Jay Harris是哈佛大學的放射腫瘤科教授;他自己則修讀新聞學,畢業後在ABC電視新聞擔任主播和特派員──他表示,自己喜歡做新聞工作,正是因為有權質疑任何事和任何人。「如果是數年前,有人說我會成為佛教徒,我正在喝著的啤酒定會從鼻子中嗆出來!」他說。不過,這位一度對凡事質疑引以自豪的Dan Harris現在的確已皈依我佛。

故事要由2004年他的一次電視直播說起。當時他還未成為主播,只負責每小時播報幾段即時短訊。那天到他上場時,他突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懼,心臟猛跳,手心冒汗,喉頭發乾,透不過氣,根本說不出話來,結果要將節目交回主播,場面極為尷尬。

事後他去見精神科醫生。醫生未幾就解開謎團:Dan Harris有服用藥物的習慣。2001年「911事件」後,他自告奮勇,到多個發生戰爭和衝突的地方採訪,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拉克等。2003年回美國後,他感到做事提不起勁,不願起床,更有輕微發燒(其實是患上了抑鬱症,但他當時不自知)。他自行「治療」,服用消遣性藥物如可卡因和搖頭丸。

雖然Dan Harris知道出事原因後,立即戒掉藥物,也定期去見精神科醫生,但是情緒未見明顯好轉,直至機緣巧合,他獲電視台委派負責探訪有關信仰和靈性的新聞,令他增長了在這方面的認識。

到2008年,他讀到心靈作家托勒(Eckhart Tolle)的一篇文章,指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把聲音在腦袋中,那是我們內在的論述者,例如每天要我們起床工作,不停自我質疑,以及將自己和其他人比較等。若我們對這把聲音不自覺,就會令自己在生活中出現心不在焉、無故動怒之類的情況。Dan Harris認為,自己刻意到戰地採訪,或盲目服藥,都可用這理論來解釋。

他嘗試為這現象尋求解決方法,結果發現,佛家思想在二千五百年前已經談及腦袋裡的這把聲音,稱之為「心猿」。這「猴子」不停在追尋各種慾望和令自己歡愉的經驗,卻從不滿足。佛家對於怎樣「馴服猴子」作出了建議──打坐冥想。Dan Harris說自己從來不能安定下來,但是練習打坐不久後,他已發現兩個明顯的好處:集中力增強,以及獲得覺知──可以立即覺察到自己當下的情緒,用Dan Harris的說法,覺知令你對那些自動、慣性和未經深思熟慮的即時反應「短路」。

對他來說,學佛最重要的並不在於相信,而是在於實踐。他覺得憑藉打坐獲得覺知後,自己變得更快樂,更容易與同事相處,也更懂得欣賞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更深信,若自己年輕時已信奉佛教,就可避免當日播報新聞時突然失態的事故。

Dan Harris藉著自己的經驗,寫成《10% Happier: How I Tamed the Voice in My Head, Reduced Stress Without Losing My Edge, and Found Self-Help That Actually Works – A True Story》(大意為《更快樂一成》)一書,向大眾宣揚佛教打坐冥想之道。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