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初哥解開唯識無境的心路歷程(二)

文:黃首鋼   圖:Maseedis Kay| 2017-08-05

(續上期)我接受「唯識無境」中所說:「境」是「識」所變現後,不斷有多方面的問題,令我更加困惑。不過,在尋找答案的過程,我像越來越明白「唯識」的真義。

其中幾個疑惑:

「我的世界、我遇到的事物是否都是我的『識』所製造出來?連我的老師,甚至是佛,也是我變出來?我所創造的人物如何可以教曉我不認識的東西?」

「我在我的『識』製造出來的世界內,可否刪除一些不喜歡的人或物?保留或加入一些喜歡的人或物?」

「為何在課室內,我看到白板、桌子、老師和同學時,其他同學也見到『類似』的事物?我們為何會見到我的識所變的世界?其他生物卻又為何見到和我們不同的世界呢?」

「還有一次我等待電梯時,在天花板上的閉路電視內,看見自己的背部,突然體察機器是無『識』的,只能客觀地記錄和反映現象,那是否表示外境是存在的?那才可讓科學發明品發揮功能啊!那是否推翻了『唯識無境』的說法?」

最近特別對「唯識無境」感到興趣,緣於撰寫《說夢》[1]那篇稿時,我請教陳森田老師有關夢和意識的關係,他提醒我:「睡者的呼吸心跳等活動,只在他者眼中出現。要留意:沒有客觀的身體心跳、呼吸等存在。」醫院不是有儀器記錄病人的心跳和呼吸嗎?我又想起閉路電視內反映了我自己看不到的背影。究竟如何在「唯識無境」下,解釋科學儀器的作用?

後來,老師、同學和其他善知識陸續令我知道我有以上的問題,因為我未掌握到一個「唯識」學說的重點:這世間不只有一個人的「識」。

正如羅時憲教授在其《成唯識論講記》[2]所引的例子:「『境』好似在外面的一個對象[……] ,本來是我們內部的識變出的東西,但我們偏偏以為它是在外面,即是說,我站在這裏,看見整個課堂有那麼多人坐在這裏,其實都是我的識裏面變起你們這班人的相狀。」「其實我的人生大夢就是在第八識裏面造的。」「那麼是否每個我見到的人都是不存在的?[……]我可以造夢,你一樣可以造夢。座上有一百人,可以有一百個夢的,在那個夢裏面可以互相交流。[……]這樣就好像有一個客觀的世界了,不是主觀的。[……]譬如我離開此處,[……]我的世界本來變起這班人的相狀,現在這班人的境象隱沒了,全部被打入去我的阿賴耶識,又成為種子了。[……]雖然我已走了,還有九十九個人仍在這裏未走,假設剛巧有兩個人走了入來,這講堂就由一百零一個人變現出來。[……]不是你一個主觀的人走開了就沒有了這個世界,唯識家所謂『唯識所變』就是這樣的變。」

這令我明白了「客觀」的世界是如何形成的。原來眾人有各自的識,表示佛和老師不是我們創造出來,亦解釋了為何我們可以學到知識及受到其他人善或惡的影響。

我們人類為何會見到類似的世界,而其他生物見到的世界卻又為何和我們不同呢?這因為我們的業力有相同和差異。共業的眾生就看到相近的世界,但並不等同,如色盲的人和其他人所見的天地,就有點出入,但不致於看水會見到血。

至於如何在「唯識無境」下,解釋科學儀器的作用?有位同學的回應是:「科學儀器的作用都是我們的識所變現出來的,閉路電視內可反映我的背部和可見到我的臉孔,其實沒有分別,因為全都是我們共業下的製成品,它的功能也是我們共同制定出來的。」我還在消化和考慮接受這種說法。

最後提醒大家不可以為學唯識的人就會執著「識」是實有,引用羅時憲教授在同一本書內強調:「如果你執『識』是實有,那就是『法執』,應知『識』是眾緣和合而生起的一種東西。換言之,『識』是假立的、假設的。」[3]正如《成唯識論》卷二所說:

「若執唯識真實有者,如執外境,亦是法執。」
 


[2]羅時憲:《成唯識論講記》──附《百法明門論》略析,(香港:佛教法相學會弘法資源有限公司, 2015年7月),頁221-223

[3]羅時憲:《成唯識論講記》──附《百法明門論》略析,(香港:佛教法相學會弘法資源有限公司, 2015年7月),頁162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