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初踏禪修路

文:黃美霞 | 2014-09-03

大約四年前朋友告訴我,她參加了由志蓮夜書院舉辦的「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雖然她是天主教徒,但在學習過程中感覺良好,所以推介給病後初癒的我。當時我已感興趣,只因時間配合上和家庭關係,直至今年初才能報讀。

開課的第一天,當我踏足禮堂時,那刻寧靜和祥和的氣氛已深深吸引着我,柔和的陽光從窗外透射入禮堂,明室淨几,令人身心舒暢。四周的朋友們已開始坐禪,隨着老師的引領,我也恬靜地跟着大伙兒一起學習,開始了我的第一課。雖然身體看似定定的坐着,腦子裏可不是空白的一片,而是很多不同的畫像一幕一幕的浮沉在目前,有色彩、有聲音、有情理,此刻聽到老師的提點──『讓聲音來,讓聲音去』,不刻意阻撓,意識漸漸回到自己的呼吸上。偶爾聽到外間傳來的汽車聲、說話聲、小鳥吱吱叫聲,聲聲聽聞,不覺騷擾也不排拒,也不入耳。

思潮起伏過後,心境漸入平靜,全身的肌肉也變得鬆軟,間中矇矓間中清醒,但心裏知道自己並沒有昏睡下來,只是像遊歷於時空之間,穿梭往還,生活畫像澎湃而出,有時是疏疏落落的面貌,有時則色彩斑斑,亦算多姿多采。傳來陣陣清脆的鐘聲,敲破了四周寂靜,似是告訴我要回來了,隨之感受到腦海中有份清醒的感覺,人也不覺得疲倦。

這種感覺和去年修讀的「靜觀減壓」有點相近亦有點相遠,在練習靜觀的身體掃描時,注意力需要集中在遊歷身體各處,按步驟的放鬆身體和感受疼痛的地方。每次練習時我都有點昏昏沉睡之意,有時是睡着了,畢竟身體鬆弛令人容易入睡,這是解決失眠好方法之一;但在禪修中覺知坐下來的身體,同樣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我並沒有刻意感受身體的痛處,只用一份慈心來呵護着自己的身軀,善意地照顧着她與她好好溝通,這種感覺並沒有令我萌生睡意,反而是腦筋可清醒一點,心境自在。

深信有興趣便能產生動力,雖然未能在全無缺席下完成課程,但每次都準時出席。我彷彿回到學生的時段,享受學習過程。三十多年前曾買了一本《禪與生活》的書,看後很感興趣,也曾參加佛學班,平常也喜歡以一些偈語來作座右銘。孩子小時候在佛教學校讀書,作為家長的我也懂得一些佛教禮儀,也會閱讀佛學課本,並和他們一起溫習,有很多義理都有初步接觸。最深刻的一次要算是孩子們演出的話劇《尋找快樂》,主題是說明遠離貪欲、瞋恚、痴愚,便會找到快樂。一群高小的孩子活潑可愛地演繹出輕鬆而意義深邃的劇情,除令一眾成年人留下深刻印象,也為他們帶來了奬項。今天的禪修課程中更能體會到這一點,快樂可以是很近的。

短短數月的課程增強了我對佛學理論的認識,雖然未能牢牢記着艱深的義理,然而每次課堂練習後都感心靈安穩,情緒平伏,將之前困擾內心的不安、煩燥、怨恨、憤怒等等滋擾輕輕放下,用喜悅的心對待自己,感受自己的感受和周邊美好的一面。在集體修習氣氛下,人變得輕鬆自在。 在家獨自修習的感覺縱使不及在外面修習的効果佳,但在互不相識環境下更能培育較高內心質素。最近有機會參加「一日禪」的修習營,在過程中更能享受此種心境歷程,沒有壓力、沒有疑惑、沒有困擾,用一種虛心的態度學習,自己知道得着更多。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