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助念後記

第223期明覺   文:衍德| 2010-12-08
本文作者衍德小照本文作者衍德小照
懷念張靜嫻居士懷念張靜嫻居士

皈依了多年,但真正學佛的日子不長,修的是淨土,看過不少關於臨終助念的書和影碟。昨天第一次為一位同修助念,感觸良多。

認識靜嫻是四年前,她患了二百多萬人才有一宗個案的罕有癌症,腫瘤在身體各處都有機會出現。她勇敢面對,沒有怨天尤人。她不太認同西醫的方法,試了一些另類療法及看中醫。其間大概因病情反覆,信心有所動搖,後來還是做了電療和化療。她告訴我第一輪化療期間,每次打完化療針都很好胃口,去食自助餐,哈哈大笑。我隨喜她。

靜嫻在家抄《心經》已有數年,每當她抄經就會獲得無限平靜。兩年前的農曆初一我和她走到灣仔某佛堂抄經,這確定了我們在修行道上的緣份。她知道我喜歡甲骨文 ,就特別很用心的做了硏究,十分投入地抄了一篇具甲骨文書風的《心經》送給我。我隨意的一句話, 她認真的抄了兩天。感恩這一個好朋友!

兩年內靜嫻兩次朝拜佛光山,都是參加抄經班,回港後均有投稿到佛教雜誌及網站把感想與大眾分享,我充份感到她法喜充滿。

三個月前,她告訴我兩天前突然不能走路了,進了東區醫院。醫生替她做了幾次電療,之後她拒絕了所有療法及藥物,一心念佛求往生。修淨土的我當然鼓勵她,送給她「阿彌陀佛」佛號的念佛機,還有刻有《心經》的吊墜,從菩提加耶帶回來、加持過的念珠手鍊、大寶法王送贈的觀音丸等等法寶。她最著緊的在大覺塔供養過佛衣的黃布我也帶去了。

其後她轉去黃竹坑的賽馬會癌症康復中心療養;她的福報不淺,有一間私家房,和有一位十分疼錫她、笑容甜美的菲藉家務助理 Richie。進食或睡覺以外的時候她便念佛。我們天天通電話或短訊,我知道她內心很平靜,也一一安排好自己的所有後事,叮囑了家人在她最後一口氣後不要流淚或觸摸她。

有一天,她興奮地說:「發達喇!(棒極了!)」有一位同修 安排了一位尼泊爾過港的堪布(密宗資深老師)到中心探望她,堪布送了一張特大的大寶法王照片給她,為她誦經,也問她取了照片帶回寺院為她祈福。

走前的一個月,她因為左邊身軀很痛,躺在床上時只能長期側著右邊身子,以致右邊身體的皮肉開始潰爛。我誠心祈求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讓她可以平睡,可以走得舒服一些。約七天後,我和 Richie 通電話,知道靜嫻已自動轉身平睡了。多麼的感恩聞聲救苦的大菩薩!

靜嫻走前的兩三個星期,不少同修已開始念佛迴向給她。我從佛陀教育協會請了阿彌陀佛聖像,連同我給自己買的備用陀羅尼被帶到了中心。

靜嫻跟我和另一位很關心她的同修Helen都分別有協議,她走後會給我們「訊息」。當天下午六時四十分左右知道她走了,幾個約好了的助念同修分別趕到中心,靜嫻的福報之一是中心容許我們助念四小時,這是早前靜嫻已經安排好了。

在乘坐港鐵到中心途中,我彷彿「看到」靜嫻在半空坐在蓮花上對我微笑,很開心的樣子。同行的師兄祥哥問我是不是幻覺,我也沒再放在心上。

靜嫻一名院友的媽媽也自發參加了我們的五人助念團,共六人替她助念, 多感恩!晚上九時我到病房內的洗手間,突然頭頂感到明顯的「微電流」的感覺,也許就是收到「訊息」吧,之後我回到病床前用平常心繼續助念。


晚上十一時,中心的護理人員說要「清場」了,我們在旁看着護士把陀羅尼被和靜嫻一起放進了遺體袋,這時她的面容比起數小時前放鬆了很多,嘴角更帶有笑意。我們帶來的念佛機原本是插上濕電(交流電)的,男護士主動給我們兩枚新電池,讓佛號可以在雪房內多陪她約20小時。我選了淨空師父一人念的「阿彌陀佛」佛號頻道,親自放到她臉旁。多麽奇妙及意想不到的適意安排!

醫生說靜嫻有九至十二個月時間,感恩她三個月便離苦得樂了!回家後跟Helen 通電話,原來她在助念開始前有數分鐘與靜嫻獨處,她也收到強烈「訊息」。靜嫻已抵達淨土,當然我是加倍安心;我們都知道助念是沒有白費的,因為靜嫻的品位會得以提昇,而其他眾生,以及我們作為助念者也會得益。

感恩一切!阿彌陀佛!

佛弟子衍德

2010年12月3日

延伸閱讀:張靜嫻〈再生之旅〉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