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半邊人‧半邊佛:馮禮慈許素瑩夫婦訪談(下)

文:曾憲冠    圖:佛門網、普廣精舍(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2015-11-04
許素瑩許素瑩
香港電影新浪潮經典作《半邊人》香港電影新浪潮經典作《半邊人》
阿瑩在《半邊人》中演回自己,細述年輕人怎樣在不盡如意的現實裏,鼓起勇氣追尋夢想阿瑩在《半邊人》中演回自己,細述年輕人怎樣在不盡如意的現實裏,鼓起勇氣追尋夢想
馮宅的當下馮宅的當下
許素瑩(右一)義工經驗非常豐富,擅長粵曲,最近又剛到老人院表演太極功夫扇許素瑩(右一)義工經驗非常豐富,擅長粵曲,最近又剛到老人院表演太極功夫扇
普廣精舍禪修班活動──行香(左邊圓圈中間為馮禮慈)普廣精舍禪修班活動──行香(左邊圓圈中間為馮禮慈)
禪修班結業合照禪修班結業合照
在電影《桃姐》裏,許素瑩(中)扮演腎病病人,是片中護老院最年輕的院友在電影《桃姐》裏,許素瑩(中)扮演腎病病人,是片中護老院最年輕的院友
與葉德嫻(左)飾演的桃姐在護老院中結緣與葉德嫻(左)飾演的桃姐在護老院中結緣
十四歲的西施狗Momo也是皈依三寶的佛弟子十四歲的西施狗Momo也是皈依三寶的佛弟子

(續上篇)


        許素瑩,友儕之間多以「阿瑩」相稱,這個暱稱會叫人記起她1983年演出的電影《半邊人》,而電影的英文片名就叫 “Ah Ying”。電影以現實中的許素瑩為藍本,再加虛擬發揮,她在片中飾演她自己,一個在父母魚檔幫手的少女,然而醉心於戲劇和電影,餘暇時到電影文化中心報讀演員訓練班;故事就在現實與理想的矛盾之中展開。



希望來生能出家


阿瑩曾經是電影裏生活在現實與理想之間的「半邊人」;現在,在現實生活中,她似乎仍然是個「半邊人」,因為她同時是「半邊佛」。皈依多年,修行也已有一段時間,阿瑩動過出家之念。她說:「未能出家,原因之一是女兒不同意,她們還未接受自己的媽媽出家,而我也不想讓女兒因此而對佛法反感。」


出家與在家有何分別?「出家可以有更多時間學佛,而在家不免有諸多瑣碎的生活事務纏身,修行難以精進。例如,我很想多研習經書,但生活忙碌,總無法如願。希望來生仍能轉世為人,再圓修法之願。」


阿瑩皈依三寶是很早的事,但聽經修行深入佛法,則在後來,而這段因緣可以說是由她的大女兒造就的。當大女兒十幾歲時,母女關係不好,阿瑩的身體健康受到影響,她憶述說:「我那時患上了抑鬱症,情況嚴重到根本無法進食,甚至連呼吸也有困難,以至形銷骨立,體重跌至只有八十五磅,健康極為惡劣。」


也是因緣際會,一位老友看見阿瑩的樣子,便勸她嘗試聽經。於是,阿瑩開始聽了一法師講《地藏菩薩本願經》。她此前與法師並不認識,當時也不過是在座廣大聽眾中的一個,但她還記得:「聽著法師的講說,深覺法師所言恰恰能對治我的狀況,感到自己我執太重,不能代入他人,為他人設想。」



禪修改善母女關係


後來,阿瑩到普廣精舍參加禪修班。她最初也如許多修行者那樣,學習「數息」,即觀呼吸。「可是,這個法門對我不起作用,因為我太專注於數算自己的呼吸,反而變得緊張了。」她說,與她的情況相對應的,是「耳根圓通」,即把聽覺向音震盪轉移,把注意力集中到某種聲音之上。「現在,即使在嘈吵的環境中,我也能聚精會神到一種特定的聲音上去。」她說。


另一個法門則是「七周緣慈」,與她也十分對應。「七周緣慈」即把功德迴向上中下三親、三親之冤,以及中間人,由上親至中間人,又由中間人至上親,思惟七遍。阿瑩說:「修法之後,與女兒的心結煙消雲散。……大女兒前生必定是我的上師,因為我前生修行沒有修好,所以她今生來提示我要好好修法。」阿瑩現在不但對大女兒毫無怨恨,反倒因為她成就了自己的法緣而對她感恩。「煩惱即菩提,逆緣也可以化為道用,現在更加明白這個道理了。」


阿瑩認為,修習佛法就是要觀照自己,時刻留意自己的起心動念,從而覺察、覺照、覺悟,目的是離苦得樂。她說:「女兒的問題,已經放下了,倘有擔憂,便誦經,或念佛號。與大女兒關係完全改善了。」


「百世修來同船渡,千載修來共枕眠」。結為夫婦、共成一家,已自不易,阿瑩與馮禮慈一家四口,能在菩提路上相伴同行,更屬難能可貴。而其實,他們家裏不只四口,因為還有一頭十四歲的西施狗。年事已高的Momo也早已皈依,阿瑩在家裏播放齊豫的《晨鐘偈》時,牠也蠻享受的。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