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南印度參學見聞(四):在生活中奉行慈愛

文:林苑鶯    圖:佛門網| 2016-02-28
印度拜拉庫比的色拉寺措欽大殿內,掛滿了五色繽紛的藏傳佛教布飾,沒有襲人耳目的熏煙,一派光明潔淨,莊嚴而可親。印度拜拉庫比的色拉寺措欽大殿內,掛滿了五色繽紛的藏傳佛教布飾,沒有襲人耳目的熏煙,一派光明潔淨,莊嚴而可親。
印度孟各的甘丹寺夏孜扎倉大殿一角,陽光灑進來,令色彩斑斕的法幢和布飾更為奪目。印度孟各的甘丹寺夏孜扎倉大殿一角,陽光灑進來,令色彩斑斕的法幢和布飾更為奪目。
一間僧人住的小屋。雖然物資匱乏,但這裏的藏人都很愛清潔和勤於園藝,民居四周都顯得潔淨美好,洋溢著令城市人羨慕的小鎮風情。一間僧人住的小屋。雖然物資匱乏,但這裏的藏人都很愛清潔和勤於園藝,民居四周都顯得潔淨美好,洋溢著令城市人羨慕的小鎮風情。
孟各小鎮的泥土小路,全都打掃得非常清潔。不過,車子經過時不免揚起大量塵土,而且在夏天雨季,會遍佈泥濘。孟各小鎮的泥土小路,全都打掃得非常清潔。不過,車子經過時不免揚起大量塵土,而且在夏天雨季,會遍佈泥濘。
在民宿裏發現長腳蜘蛛,每隻直徑約三四英吋;多者十幾隻聚集門角,行動遲緩,似乎對人沒有傷害。在民宿裏發現長腳蜘蛛,每隻直徑約三四英吋;多者十幾隻聚集門角,行動遲緩,似乎對人沒有傷害。
民宿陽台外牆貼著「時輪金剛十相自在圖」。長居印度的西藏人,每個家庭都設有法堂或佛壇,而且佛教信仰融合於生活中的各方面。民宿陽台外牆貼著「時輪金剛十相自在圖」。長居印度的西藏人,每個家庭都設有法堂或佛壇,而且佛教信仰融合於生活中的各方面。
民宿老闆的一對可愛小寶寶(左一、二)在花園裏與鄰家女孩玩耍。後方可見自家種植的蕉樹和椰子樹。民宿老闆的一對可愛小寶寶(左一、二)在花園裏與鄰家女孩玩耍。後方可見自家種植的蕉樹和椰子樹。
路旁和樹林裏常可見到迎風飄逸的風馬旗,而眺望樹林深處除了風馬旗,還可見到一座座高及人身的螞蟻穴。路旁和樹林裏常可見到迎風飄逸的風馬旗,而眺望樹林深處除了風馬旗,還可見到一座座高及人身的螞蟻穴。
民宿天台的一台太陽能發電機。因為當地供電不穩定,常常突然停電,居民若能負擔的話都會自備發電機,也常備電筒和太陽能儲電的座枱燈。民宿天台的一台太陽能發電機。因為當地供電不穩定,常常突然停電,居民若能負擔的話都會自備發電機,也常備電筒和太陽能儲電的座枱燈。
拜拉庫比一座風力發動的水泵設施。當地都是用地下水源,樓房多為磚砌的兩三層建築,用太陽能或風力發動的水泵是常見的設施。拜拉庫比一座風力發動的水泵設施。當地都是用地下水源,樓房多為磚砌的兩三層建築,用太陽能或風力發動的水泵是常見的設施。
拜拉庫比的放生湖,它不只是郊遊和納涼的好去處,同時是舉辦淡水魚和飛鳥放生的地方,這可鼓勵人們多行善舉,也對新生代有良好示範作用。拜拉庫比的放生湖,它不只是郊遊和納涼的好去處,同時是舉辦淡水魚和飛鳥放生的地方,這可鼓勵人們多行善舉,也對新生代有良好示範作用。
拜拉庫比的放生湖豎立了告示牌,提醒人們放生護生的功德和修習慈悲的意義,絕對禁止在此捕捉游魚和雀鳥。拜拉庫比的放生湖豎立了告示牌,提醒人們放生護生的功德和修習慈悲的意義,絕對禁止在此捕捉游魚和雀鳥。
孟各的大悲顯密法林薩迦寺(Tsechen Do-Ngag Choe Ling Sakyapa Monastery)門前,野蜂結了多個蜂巢,蜜蜂在人們頭頂嗡嗡飛。孟各的大悲顯密法林薩迦寺(Tsechen Do-Ngag Choe Ling Sakyapa Monastery)門前,野蜂結了多個蜂巢,蜜蜂在人們頭頂嗡嗡飛。

(續上期)


在那陽光不到的隱蔽的角落,你們張開纖長的臂膀,伸伸懶腰,踮著腳圍攏到最暗處,然後一動不動,猶如一窩午後入睡的小貓,或是那《天鵝湖》一曲既終。我禁不住好奇而伸手觸碰,卻驚醒了你們的白日好夢。我是遠方的來客,你們是素未謀面的長腳蛛兒:友人說你們姿態有如菊花綻放,管你們叫「菊花蜘蛛」;不,黑豆也似的小個子,我看更像《千與千尋》裏的「煤炭屎鬼」!



在民宿遇上「煤炭屎鬼」


「煤炭屎鬼」是在拜拉庫比的民宿見著的,只見聚集在室外的門角、窗邊,偶有躲進門口的鞋子裏,可沒有人會去驅趕,客居的我們都不害怕也不討厭,只恐防穿鞋時會不慎弄傷了這些嬌弱的小鬼。


這是本地西藏人開的民宿,帶花園的兩層小屋,下層除了客廳、飯廳和主人房,還有一個小法堂;上層有四個客房和小陽台,陽台外牆貼著「時輪金剛十相自在圖」。2013年底,我和朋友在幾位法師的照顧下,前來印度南方的拜拉庫比,參加由達賴喇嘛尊者講授「《廣論》十八大論」的盛事,期間住進這鄉郊民宿。


店東太太照料著我們一夥及其他住客等十多人,而店東本人卻不見影蹤,原來他臨時當上一個華人參學團的隨團廚師,賺外快去了。因為法王教《廣論》而吸引許多外地人來參學,為純樸寧靜的小鎮帶來一番熱鬧風光,也幫補了此地小規模發展的旅遊業。



新生代的熱鬧家庭


年輕的店東太太大概三十出頭,溫婉可人,而且是個「萬事通」,很會持家,又看店,又帶小孩,既幫廚,還懂得為我們的法師縫補破鞋……秀外慧中的她在我眼中有十足的女人味。她說大學畢業後,曾在大吉嶺一家慈善機構工作,幫助貧家女童入學,後來因為嫁夫隨夫才落戶於此。流亡藏人的新生代一般有較高學歷,上一代在難民營胼手胝足地從事耕作或經營小買賣而穩定了家庭經濟,土生土長幸運的第二代已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或經過專業訓練,很多都會說英語,因此有更多的職業選擇,也有較大空間尋找自己的夢想。


我因為每天聽課回來又聽法師補習而感到很累,店東太太又總是忙進忙出,彼此沒機會多聊,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想來真後悔沒跟她好好交朋友。她兩個年幼的小寶寶長的漂亮極了,真是徹底的樂天派,整天不停蹦跳扭打的小狐猴;小妹妹有時打不過哥哥會放聲大哭,太吵鬧時,店東太太也不打罵,卻總有辦法讓他們一下子安靜下來,令人嘖嘖稱奇。



守規矩的動物大軍


每次我們回來,花園裏的兩隻自來狗便飛奔到閘門搖頭擺尾、熱烈歡迎。我雖然不怕「煤炭屎鬼」,卻有點害怕這一對獠牙大將,但對方既熱情示好,我也嘗試勉強回應,招得牠們撲將上來,令我險險招架還落得滿手是髒。原來店東只是接濟流浪狗吃和住,並不視之為寵物,既不准進屋子,也從不會幫洗澡!我後來知道,這裏的寺院和僧舍都會以剩食餵養流浪狗,但一般不養作寵物,護生而不執愛。


在我們住宿期間,忽然又有一窩三隻剛出生不久的幼犬不知被誰遺棄在大閘前,店東太太雖然無奈,但本著佛教悲心,又將小孤雛收留在花園裏。她的兩個小寶寶忽然有三隻小狗陪玩,真是樂翻天,更是嘻嘻哈哈吵個不停。這熱鬧的家庭瀰漫著很多很多的愛。


不請自來的小動物還有晚上從窗戶爬進廚房的螞蟻大軍,有大小不同的品種,個兒大的比紅火蟻還要大得多,挺駭人。但牠們遵守一套不可思議的秩序:我們每晚吃剩的菜會留著,因為晚上清涼,菜盤子沒放進冰箱,只擱在灶台,隨便覆上碟子;廚房有兩個沒有蓋的垃圾桶,分開放瓜果廚餘和棄置廢物;螞蟻大軍都不會去動擺著的食物或垃圾桶,只列隊操進廚房洗手盆去清理食物渣滓。一碗白砂糖天天擱在飯廳,甚至沒放上蓋子,似乎也好端端的;一次,只見一隻小螞蟻在這碗白糖裏莫名奇妙地團團轉,就是不肯出來,或走不出來?雅旺格西法師慨嘆說:「眾生就像這迷惘的小螞蟻,在生死輪迴中流轉,無有出期呀!」



尊重和愛護大地眾生


這裏的藏人都很尊重大自然,很愛護動物和植物,身體力行地在生活中奉行佛教信仰。他們寧可讓錯節盤根的老樹矗立在車路中央,駕車得從兩旁繞過,也不輕言砍樹;也常見一些花園的磚牆拼接著原生大樹而築砌,根本不會考慮為了新牆而犧牲舊樹。樹林裏總有色彩斑斕的風馬旗迎風飄揚,向一切有形無形的眾生默默祝福,而風馬旗附近往往有與人等高的一座座螞蟻大山。當然樹林裏還會有蠍子、眼鏡蛇、野狗或者犲狼等等,你只要保護好自己的家園,不要干擾自然生物的棲息,便會相安無事。


他們將廚餘用作自家種植的椰子、香蕉、木瓜等果樹和各種香草盆栽的有機肥料。習慣使用布袋、環保袋或用紙張包裝而很少用塑膠袋。用太陽能發電機、太陽能街燈和風力發動的水泵。在達賴喇嘛尊者和大寶法王的積極呼籲下,他們越來越多吃素。當地的養雞場早已關掉,雖然還有放養牛羊。當地還有一個很大的放生湖,湖畔豎立著禁止於此捕捉放生的游魚和飛鳥的告示牌,對年輕一代特有教育意義。


令我特別訝異和感動的,是在幾處再三見到的野生蜜蜂巢。那是在廟宇門框上或窗扉上結的巨型蜂巢群,其大者倍於人頭,或長如人臂,非同小可!野蜂也許能感受到寺院的祥和,在最通風的地方安居似乎也是明智的選擇。反正僧人不會捅掉這些蜂巢,不影響人們活動,便任由野蜂在此結緣,而進出的香客也見怪不怪,只有我狐疑地為之目瞪口呆。至於蜂去巢空的舊巢,人們會不會拿它怎樣呢,待我有機會查明白了再告訴你!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