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親法會-ads

南印度參學見聞錄(二)──無求的快樂

文:林苑鶯    圖:©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2014-06-25
「菩提道次第」講經法會(2013)期間,每天早上各入口都有長長的隊伍等候通過安檢進場。圖中可見很多參加者都穿了民族服裝,非常隆重其事。(來源: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菩提道次第」講經法會(2013)期間,每天早上各入口都有長長的隊伍等候通過安檢進場。圖中可見很多參加者都穿了民族服裝,非常隆重其事。(來源: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印度)色拉寺舉辦這次法會,將觀眾席設在戶外,先須平整土地,再架搭帳棚。帳棚內人山人海,陽光和樹葉不時走進來親近法子。(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印度)色拉寺舉辦這次法會,將觀眾席設在戶外,先須平整土地,再架搭帳棚。帳棚內人山人海,陽光和樹葉不時走進來親近法子。(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達賴喇嘛法王坐在法台中央的寶座上,台前是一片紅彤彤的僧團。(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達賴喇嘛法王坐在法台中央的寶座上,台前是一片紅彤彤的僧團。(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法台一側是外國觀眾席,據大會資料約有四千多人,主要藉由收音機收聽不同語言的即時傳譯。 (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法台一側是外國觀眾席,據大會資料約有四千多人,主要藉由收音機收聽不同語言的即時傳譯。 (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偌大的帳棚也容納不了那麼多虔誠佛子,不少人只坐在外圍空地或色拉寺佛殿前的階梯上專心聽法會廣播。 (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偌大的帳棚也容納不了那麼多虔誠佛子,不少人只坐在外圍空地或色拉寺佛殿前的階梯上專心聽法會廣播。 (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達賴喇嘛法王每天進場和離場都在我們面前經過,有時會稍停一下,說說笑,非常親切。(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達賴喇嘛法王每天進場和離場都在我們面前經過,有時會稍停一下,說說笑,非常親切。(來源: © Rio Helmi / Jangchup Lamrim Teaching Organizing Committee)

(續上期)


「菩提道次第──十八大論」講經法會第二回合(2013)在印度南部的色拉寺舉行。籌辦三萬多人的大法會殊不簡單,除動員大量寺僧、工作人員外,還有本地和各國義工參與,人人緊密合作,認真而專注,即使再卑微的任務,人們也甘之如飴,因為是為法王、為法會、為大眾而服務。



把自我放到低如微塵


會場範圍很大,設有多個入口,照料我們的阿旺老師走格西(佛學博士)專用通道,我和朋友用外國在家人入口。我們外國人事前要辦好大會參加證和特區通行證,以及帶有警局蓋章、警官簽名的覆核證明書(參前文),入場時得出示這些證件還有護照,然後走過電子檢測儀器,再讓工作人員搜身和搜查手袋或背包。大會規定不能帶手提電話、攝錄機和照相機,但可以帶FM收音機以接收用不同語言即時傳譯的廣播。因為需要時間逐一檢查,所以每天早上都有長長的人龍。搜身的義工一臉嚴肅,其實「外冷內熱」,有時搜過身後會送上一個表示抱歉的微笑,我也在匆匆中合十感恩。


每天法會開始前和將結束時,一些年輕僧人會打掃通向法台的通道,務求以最整潔的地方迎送法王與長老們。因為是泥土地,雖然已鋪上地毯,人多走動後還是免不了塵土飛揚。但見那幾位年輕僧人每天神情莊重地彎腰掃地,不時蹲下身來用手撿起髒兮兮的砂石、枯葉等垃圾,而通道兩旁席地而坐的信眾也會自自然然地配合,伸手去幫忙收拾附近的紙屑塵土,我覺得他們這時候很美麗,純真而美善,可惜手上沒有照相機拍下來。我向他們學習謙卑虔敬,放下「骯髒」的概念,也用手去撿拾就近的泥塵穢物,那一刻大家的心意是一致的。



猶如燦爛陽光的笑臉


由旅店前往法會的路程其實頗遠,為了這十多天參加法會的交通需要,阿旺老師等哲蚌寺法師們從薩迦寺包下一輛車,還有薩迦寺的司機先生也來幫忙;路人見到這輛帶薩迦寺名字的專車都會好奇地張望,以為是哪位薩迦派大法師來了,卻不知除了司機外全都是格魯派的。用車時,朋友坐在司機旁座位,阿旺老師讓我與他同坐車廂中間,有時還有另一位大法師,而我們稱他「管家」的一位法師和幾位青年學僧就在車尾一般放行李的空間裡擠作一團,令我很不好意思。


事實上,「管家」法師和幾位學僧包辦了所有勞務,而幾位學僧更是此行的香積菩薩,每天為我們準備豐富、健康和美味的食物,我很奇怪也很感恩他們非常高水平的烹飪造詣,特別是很接近中國菜式的口味。他們為了方便辦事而沒有和我們到場內坐在一起聽法王講經,卻仍舊笑嘻嘻地全心全意服務。我注意到當一起享用他們做的素食午餐時,他們總是把最好的最多的菜端給阿旺老師、朋友和我,而他們自己就只圍坐一旁隨隨便便的吃,雖然說這是規矩和禮貌,但其侍奉前輩和款待客人是完全出於真心真意,令我很感動。


他們在飯後都會聊聊天,我聽不懂他們談什麼,但他們師兄弟間互相取笑的歡快氣氛很有感染力,真是一班快樂學習的出家人,為什麼常常有人誤以為出家是苦的呢?他們燦爛而憨厚的笑臉在俗世中罕見,我會深深記著他們的恩惠,也要學習他們知足常樂的心態和無私奉獻的精神。



乞丐與乞食的僧人


車子不能駛到會場,我們得徒步走一段路,路上可見到不少乞丐,多數起勁地唸著「六字大明咒」,大概只為博取同情而根本不解佛法。他們的身體殘障和貧苦倒是貨真價實,在印度貧者何其多,更何況在這徙置區內根本沒什麼經濟出路和社會福利,真是難以脫貧。他們也算衣衫整齊,而且不會糾纏途人,並不惹人厭。


坐在路邊乞討的還有一群南傳佛教的僧侶,分佈在不同的小路和大會入口,約共二三十人,也許是知道這次法會有許多信眾來參加,故由印度南部其他地區專程過來的。他們三三兩兩地聚坐在路邊用巴利文唱誦三皈依偈,行人將金錢布施到他們的乞缽裡,有些虔誠的佛教徒對每位法師都作供養,而且恭敬問訊。偶有個別的法師主動走到等候進場的信眾隊伍去,這時有不少人會立即解囊,雖然那不過是一些金額不大的零錢。


這些南傳法師看來風塵僕僕的樣子,僧袍行囊都有點髒亂破舊,較年輕的有時更坐得歪歪斜斜,外相難稱得上莊嚴。最初我心裡很尊敬他們,但當每天中午、黃昏都還見到他們在路邊乞討時,心中不無狐疑──僧人不是只在早上乞食的嗎?是真出家人或是假扮的?不過轉念想想,佛教在印度本土仍處於式微,在印度南部窮鄉僻壤當個乞食的南傳佛教出家人,平常恐怕沒什麼施主供養;看他們每個都很瘦削,可知生活條件真的很艱難,也許化緣所得的金錢正要拿去修葺破舊的僧舍,而且除了乞討時間不同古制外,也沒見到什麼明顯不如法的地方。我無法知道他們是否真正出家人,但我敢肯定供養他們的信眾是真誠和恭敬的,完全沒有所求的。


無求的布施是真正的布施,無求的快樂是真正的快樂!


(續下期)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