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南涌年紀.候鳥

2009-11-12

採訪、部份攝影:陳曉蕾

在南涌吃晚飯,突然聽到荷塘邊彷彿「扯哮」的聲音。

像是壓低了但拼命從喉嚨發出來,非常用力。

TV若無奇事地說:「應該是一隻蒼鷺,大概給蛇咬傷了。」

「不去救牠嗎?」我瞄了鞋子一眼,正想要否換上水靴。

「大自然的事,你救得了多少!」TV失笑。

我愣住。

那聲音急促地嚮了一陣,靜了。

「應該快死了吧。」TV說。

突然再嚮兩聲,便沒有了,四周又只剩得蟲鳴。

「那屍體會怎處理?」我問。

這下輪到TV發愣:「哪裡還會有屍體?給蛇吞掉了啊!」

南涌有蛇!還是起碼四呎長的大蟒蛇!!

TV說那蒼鷺大概一米高,蛇要幾個小時才會吞得完,現在大概還沒死,沒聲音,應該是放棄了。

想到黑漆漆的身後,正在上演國家地理頻道才見得到場面,大自然原來那麼近。

蒼鷺

回家看資料,才知道自己有多無知──南涌被稱譽為「香港鷺鳥天堂」!

昔日村民放棄稻米,改建魚塘,吸引了好多鳥兒來吃魚,現在不少魚塘棄置變為沼澤與紅樹林,又引來更多候鳥。對開的鴉洲,根據2002年當局的「香港鷺鳥繁殖調查」顯示,是本港19個鷺鳥繁殖點,繁殖鷺鳥數量最多的地方,比第二位的米埔鳥類保護區還要多3倍!

單是在鴉洲築巢的,便有大白鷺、小白鷺、夜鷺、牛背鷺等超過三百個巢穴。

大白鷺小白鷺

夜鷺

牛背鷺
 

2003年,還發現過珍貴的「紅喉潛鳥」
 

TV租下南涌時,和米埔的構想很不一樣:「米埔主要可看到冬天候鳥在濕地的生長環境。而我在南涌,則想種植不同的植物,四季都有花有果有蟲,因為這裡除了冬候鳥,也有不同的林鳥,及留鳥。再者多樣的生態環境,包括魚塘、淺水濕地、樹林等,也可以給昆蟲等不同的生物,提供不同的環境。」

他說嘉道理有位專家十多年來,一直記錄南涌的鳥類數量,租下南涌種植後,專家仍然有來記錄,並且證明冬天候鳥的數量增加了。



25/8只是專家也指出魚塘種了荷花,荷葉妨礙了水鴨飛來,水鴨數目減少了。

綠頭鴨針尾鴨
 

「我同意荷花對水鴨有影響。不過,荷葉對水雞卻很有吸引力,我們多了不同品種的水雞,如白骨頂、紅骨頂、紅腳水雞等,而且虎紋蛙、青蜒、蜜蜂、蝴蝶、淡水蝦等生物,比其他魚塘要豐富得多。」TV相信,荷花有利多樣的物種多樣,而且冬天荷花謝了,並不會影響候鳥來覓食。

紅骨頂白骨頂

紅腳水雞

7/11


下周告訴你:TV如何因著候鳥的覓食路線,細細設計南涌的耕種區域。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