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南涌年紀.燒信

第196期明覺   文、圖:陳曉蕾| 2010-04-27

那天,碰到S在燒東西。

傻眼!

整整兩大袋,都是S從小到大收的聖誕咭、生日咭、私人信件等,她想處理好久了,終於提起心肝收拾出來。然而總算是過去的一部份,受不了扔在垃圾房,一想到還滯留在堆填區真空處理,不如一把火燒掉!

但在香港,什麼地方可以燒信?

後樓梯?燒金銀衣紙尚可以,這些私人物件難免有人八八卦卦。

在家裡?弄不好,燒碳自殺……

S最後帶著兩大袋子,走來南涌。

一封封地,

細雨濛濛下,火舌跳舞。

往事灰飛煙滅──慢著,火裡頭有叮噹!

   

還有跳跳虎!

信紙花碌碌、咭片又有金粉又有過膠、還有大量各式各樣的卡通貼紙,一燒,臭得不得了,那根本就是致癌物質二噁英!

比S早一代的,物質沒這樣富裕,信封信紙都樸素得多;

比S遲一代的,通訊都在互聯網,要分手,手機短訊一按就delete。

S沒有早一步,沒有遲一步,恰恰就遇上了「文具盛世」!

銻盤燒滿了,又用手推車,幾乎用了兩小時,才把兩大袋信件處理掉。灰裡雜質太多,為免污染南涌,統統都要裝好扔去垃圾站。

最大好處,是廢物體積大大地減少了。

可是S一身衣服,連頭髮,都帶著燒膠的臭味!

真是大件事,別說是電腦、電視等電子廢物污染嚴重,光是手機電芯裡的鎘,已經足以污染半個泳池的水,現在連貼紙都會散發二噁英!

雖說不是人人都會這樣燒信,但埋在堆填區,也不見得可以分解,所有化學毒素,終歸都會回到人類頭上。

好恐怖。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