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南涌年紀.番茄

2010-01-13

採訪、攝影﹕陳曉蕾

TV最近忙著反高鐵,幾天都沒有回南涌,可是他很放心,所有的農作物都會繼續好好地長大。

「這就是用Permaculture的好處!」他說。

Permaculture,在香港稱為「自然永衡法」,TV指出這不是一種耕種法,而是一套安排生活、經濟、文化、食物等的概念,同樣可以套用於城市發展。
 

     
(南涌新種的沙律菜)
 

Permaculture在七十年代,由兩個二十歲出頭的澳洲人Mollison和Holmgren提倡,大自然本來就是萬物互相效力,只要細心觀察,便能有效地發揮大自然資源:比方農場養豬,把粟米丟在田裡,豬為了吃粟米就會翻土,豬糞是肥料,種出來的蔬菜,棄置部份又可以餵豬,利用這天然的互利互惠,不費力地持續發展。

像南涌最近長得很好的番茄,那片地,原本都是雜草。

雜草割下來,鋪上從城市收集回來的廚餘,

再蓋上雜草,堆了三個月後,便直接在上面種番茄。
 

南涌前年曾經種過十一個品種的番茄,一些是從網上訂回來的百年原生種子,一些是本地農夫優秀的成品。
 

種了一年後,去年底,又挑選了七種表現穩定、好吃、少蟲害的品種再種。

三個月,已經結出果子來。



雖然還沒轉顏色,單看形狀,便知道是不同的品種。番茄屬於「自花授粉」,雜交的比率低於1%,所以不同品種種在一起,也不大會出現雜交。
 

原地堆肥、預留更大生長空間、自家留存的種子……因此南涌的番茄不用多打理,不必防蟲,便能自然健康地開花結果,TV甚至猜想泥土太肥沃了,番茄到現在還沒成熟轉顏色,可能會長到十多呎高,結出來的番茄相信也會比一般的更大顆!

那這套方法如何可以應用在城市發展?

Permaculture最講究規劃:

例如一間屋,除了居住,可否利用屋頂收集雨水?

廚房外十呎,最好是種菜,割了便拿去廚房炒;

遠少少的地方,可以種果樹,不用經常打理;

再遠一點,可以是野外,預留空間來靜化自。

「一間屋擴大到很多很多間,不就是城市?城市裡的建築物,不應只是睡覺的盒子,也可考慮收集太陽能等多功能的用途;城市外圍理應種食物,本地生產,供應給本地人,新鮮又省下運輸;再者,也要預留一些地區不發展,讓人們去透透氣。」TV簡單地打比喻。

但在香港,人口密密麻麻地,怎可能?

TV反駁:「主要原因是沒有人肯用時間去觀察。」

根據Permaculture,人力亦是農場重要資源,香港農場很難養豬,但香港最多就是香港人:種菜、摘菜、甚至做醃菜,通通都變成工作坊好了,省下農夫不少功夫。

南涌種番茄比起別的農場,後期工夫少,皆因前期觀察時間長,TV已經第六年在南涌,能夠透徹地認識這地的天氣、土壤、水文等,可以因著環境和各方資源去安排。

換作香港,更需要細心觀察,小心聆聽人們的需要和特質,才會營造出互相效力的環境,讓社區資源盡量發揮。

發展無需急,重要是長遠。


南涌年紀簡介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