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南涌年紀.笨B

第195期明覺   文、圖:陳曉蕾| 2010-04-16

何叔叔輕輕拍拍小牛:「笨B,你要加油!」

小牛把消炎藥全部吐了出來,何叔叔用毛巾抺乾淨,牠又再吐。

牠的眼睛,開始流眼淚。

何叔叔心裡不忍。

他解開毛巾,小牛腿上一片紅腫。

「本來被咬到見骨的,現在發炎,腫起來。」他說。

*                      *              *                      *

(benny攝)

南涌一向都有野牛群,昔日的農夫移民了,連田地也改建成魚塘,任勞任怨幫忙耕田的牛卻不離不棄,繼續在南涌一帶繁衍。曾經在幾年前全時間在南涌幫忙的Benny,便看到六、七十隻的大型牛群!

本來牛糞是頂好的肥料,只是牛也愛用果樹來搔癢,弄得南涌種的果樹都給撞得東歪西倒,唯有派狗去趕牛。

上周四,何叔叔看見一隻小牛被幾頭野狗圍攻狂咬,跌到河裡去,他趕緊在岸上拋繩索,一次、兩次都失敗了,他沒放棄,繼續試,終於把繩索套到小牛的脖子上。

「我心想再套不中,也沒辦法了,誰知道居然還能上來。」何叔叔猜小牛大約六個月大,因為小一點的牛,都會緊緊跟著媽媽,不敢走開。「一定是以為自己大個仔了,可以離開媽媽,結果走失了,便被野狗追上來,你說多笨!所以我就叫牠笨B!」

笨B的腿給幾隻野狗交得皮開肉裂,如果不是何叔叔趕到,很可能已經給撕開吃掉。

南涌五隻狗有不舒服,都是何叔叔去醫的,他替笨B的傷口抺上藥粉。雖然何叔叔也只是暫時住在破爛的豬場,連門窗也沒有,他還是好好把笨B安頓下來,用鐵皮擋雨。笨B肚子全是河水,可是第二天竟可以站起來,何叔叔連忙割草餵牠,笨B吃了。

「嘩!南涌有新成員!」一些養地人見了都好開心!

原本的根據地紅磚屋被拆掉,所有基礎建設都要重新開始,農務都得擱下,忙到一頭煙,笨B來到,真是難得的好消息。

「不如叫『南涌之犢』」有人建議。

「直接叫『南涌牛』吧!」又有人說。

不過都沒有「笨B」親切。

然而才兩天,周六晚笨B突然站不起來。

「可能傷口的毒,現在才發出來。」何叔叔馬上餵消炎藥。

周日,笨B喘著氣,流眼淚。

「本來就要過到一個星期,才算穩定。」何叔叔黯然地說。

大家都一起打氣:「笨B,加油!」

然而,晚上八點,笨B走了。

*                      *              *                      *

周一,花了一整天時間才掘好一個大坑,讓笨B好好安睡。

不會再迷路。

也不用怕野狗。

往後就和大地一起,靜靜地滋養南涌的萬物。

標籤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