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又一山人的藝術修行:在生活中留白

文:李玉櫻 | 2014-07-09
又一山人認為,有時候太激烈的字眼只會增加雙方的隔閡,只會阻斷溝通,認為空白的標語板和橫額更具感染力,故以「無言」為題拍了一系列的攝影作品。又一山人認為,有時候太激烈的字眼只會增加雙方的隔閡,只會阻斷溝通,認為空白的標語板和橫額更具感染力,故以「無言」為題拍了一系列的攝影作品。
從事廣作的又一山人以「紅白藍之父」見稱,他認為紅白藍帆布有種肯捱肯博,永遠都在開工的性格,象徵著正面香港的精神。紅白藍系列在世界各地展覽,更曾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從事廣作的又一山人以「紅白藍之父」見稱,他認為紅白藍帆布有種肯捱肯博,永遠都在開工的性格,象徵著正面香港的精神。紅白藍系列在世界各地展覽,更曾代表香港參加威尼斯雙年展。
短片《正一的故事》中,正一為了達成婆婆的願望,費盡心思把龍眼樹帶到婆婆家,故事帶出了「傻不傻並不重要,最重要是真心做好一件事情」的訊息,藉以勉勵年輕人。短片《正一的故事》中,正一為了達成婆婆的願望,費盡心思把龍眼樹帶到婆婆家,故事帶出了「傻不傻並不重要,最重要是真心做好一件事情」的訊息,藉以勉勵年輕人。

剛過去的七月一日,數以萬計香港人上街遊行。當天你怎樣度過﹖ 以「紅白藍系列」詮釋香港精神的著名設計師又一山人(黃炳培)在最近一個講座中提到︰「遊行也可以很有藝術性的。」他愛攜著空白的告示板上街,到底這「無言告白」表達了什麼﹖ 他跟青少年說「藝術就是修行」!且聽又一山人親自解畫。


「我最關心的其實是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你以為喜歡上街的人一定是激進派﹖又一山人說起自己孩提時代,哥哥和弟弟爭玩具,他笑言︰「所謂的玩具其實只是一個餅乾罐,但每次他們出現爭吵,我也會勸止。」對一個四、五歲的小孩來說,是不是成熟得有點不尋常﹖「但這就是我。」


「我認為人應該發聲、有立場。」他話鋒一轉︰「但我介意以過份偏激的態度遊行。」對以激烈手法表達意見者他表示尊重,只是覺得以溫和的方式表達意見是比較能持續的方式,眼見有些人抬棺材遊行,他簡單比喻︰「就像你和朋友激烈的爭吵之後,還能坐下來聊天嗎﹖」於是每次他上街時,順道拍下別人的照片,再用後期電腦效果把大字板上的文字拿下來,把橫額留白︰「有時候留些空間,當中的感染力和控訴力反而會大些。」說也奇怪,加入「無言告白」的人越來越多,漸漸的,那些照片全都不用再經後期加工,是真實的圖片。


不久之前,他替一位唱片監製拍音樂特輯(Music Video),全碟以古代的詩詞歌賦加上配樂成歌曲專輯,「我就從當中選了最慢的一首歌,是陶淵明的《飲酒》。」


飲 酒 陶淵明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辯已忘言。


這首詩是陶淵明官場失意時的作品,那時的人最常的做法是離開傷心地,隱姓埋名。陶潛卻覺得只要我的心遠離你們便可以了,即使在人多喧鬧的地方居住,也感覺不到車聲的嘈雜,「這其實是一種很超脫、很自在的境界。」又一山人以抽象朦朧的表達手法,拍出香港的意境,希望以這個MV讓大家體會陶淵明當時的心境,「平心靜氣和大家一起共存,這才是我們的香港。」



正面香港「紅白藍」


他對香港精神的詮釋,不得不提到前些年廣為人知的「紅白藍」系列,這系列不單在世界各地作展覽。2005年,這系列作品還曾代表香港參展第51屆威尼斯雙年展。在各地的展覽中他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情況︰「無論哪個國家看到紅白藍,都覺得那是代表自己國家。」


「我還記得在90年代初,有多人用紅白藍帆布袋提物資到內地。」他對紅白藍的感情,從回憶中說起,「紅白藍帆布有一種很鮮明的性格,它一直在存在並參與著,它每天都在開工、很能捱苦,不誇張的說,每天出門你一定會見到它。」它可能掛在剛搭好的冷氣機修理棚上,也可以化身成裹在剪刀柄上一層具保護作用的材料。「紅白藍的性格很能代表當天的香港,那時候我們都相信明天會好些,那時候香港人的參與感在當天是很實在的。」這是否意味著我們現在遺失了某些特質﹖


「今天香港都很多負面和爭拗,其實都沒有答案。」又一山人嘆謂,大家只要留心身邊的一事一物,其實還有很多好事情。他曾在淺水灣就這樣放一塊畫板在綠野中做展覽。畫板上什麼都沒有,只在右下角寫著︰「Painting by God」上面標明了地方的緯度和清楚的時間,也寫明沒太陽就不會展出。又一山人強調,這塊白色的畫板只是他安排,並不是他的創作,朋友幽他一默︰「你就在草叢中放上一塊空白的板,什麼都沒做就叫搞藝術﹖」但當朋友親身看完畫板回來,卻讚歎真的很美。「人對太自然有嚮往是很正常的事,當然會覺得美啊。」接著他帶出畫板背後的心思︰「其實那個影子一向都在那兒,當我刻意用畫板把影子襯托出來,太家就把它當是一回事。」他強調,創作的靈感,都是源自生活︰「我每天坐車上班時經過廣華醫院,早上八、九時也是樹影婆娑,很漂亮。」從中為大家帶來反思︰「香港人真的很忙,其實每天在身邊發生了很多好事情。又或者只是今天大家都抱著很負面的心態,所以看不到很多好的事情。」


「神畫」的概念最後被拍成一個短片,出生在香港60年代的他,以當年獅子山下的精神,把大自然的美麗和正面香港的精神緊扣在一起,呈現觀眾眼前︰故事中的主人翁正一,巧遇年輕時喜歡攝影、到年邁時癱瘓在家的老婆婆,她與已過身的丈夫在住處外的龍眼樹下有很多美好的回憶,婆婆的願望是希望再看到龍眼樹,小小的正一費盡心思把龍眼樹帶到婆婆家中,帶出了「傻不傻並不重要,最重要是真心做好一件事情」的訊息。


又一山人借此寄語在場的年輕人︰「只要不斷去做,得益的始終是自己。成長的過程是因為自己在做事情時,觀察自己,做自己的第一個觀眾,透過創作和平常的生活去體驗佛法。」



伸延閱讀︰
馮翰銘 Alex Fung Music Video - 《飮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53_RJObswM


正一的故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tirtR7-I9c


入行三十年,又一山人和藝術家對談的活動
http://www.whatsnext30x30.com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