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諸佛菩薩篇-ads

只要直下承擔,你會發現你就是奇蹟的一部分

文:許思思    圖:許思思| 2015-11-05
法鼓山方丈果東和尚及果慨法師法鼓山方丈果東和尚及果慨法師
《和好:療癒你的內在小孩》的翻譯何惠珠(中)及《故道白雲》的翻譯何蕙儀(右)《和好:療癒你的內在小孩》的翻譯何惠珠(中)及《故道白雲》的翻譯何蕙儀(右)
香港翻譯團隊香港翻譯團隊
分論壇翻譯小組分論壇翻譯小組

2015年10月21日,我隨著九位承蒙淨因法師邀請的團友前往中國無錫靈山,出席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並擔當翻譯的工作。


隨行的有一行禪師兩本著作的中文譯者──分別是《故道白雲》的何蕙儀和《和好:療癒你的內在小孩》的何惠珠,專門研究敦煌佛教藝術的駱慧瑛博士,慈山寺秘書長倪啟瑞居士等。而我,頂多只是一個略懂英語的佛弟子,曾在一些藏傳佛教法會充當司儀罷了。要擔當起學術層面的翻譯,說真的,還是對自己有點沒信心。出發前,努力祈請佛菩薩加被,感恩佛陀選了我參與翻譯工作,這個活動是屬於祂的,我就把自己完全奉獻!為使佛陀您的活動順順利利,還懇請佛陀佛光照耀著我⋯⋯



臨時啟建四眾弟子的譯經場


甫下機,就有一場歡迎晚宴。晚宴過後,我們被分配到九個小組去。整個翻譯組共有六十多人,僧俗兩眾平均承擔。我的小組共有八人,當中以北京龍泉寺監寺賢立法師為組長,也有普陀山佛學院的學僧比丘尼明聖法師為團員。在家弟子方面則有來自瀋陽新東方學校的年輕校長方海博先生,兩位分別教授中文及英文的賢臨居士和賢泉居士,還有一位從美國讀書海歸的姚炫居士。


認識了團員後,我們開始分工。,大家需要在兩天內翻譯二十二篇沒有摘要的論文。論文平均都是5,000字以上的。演講者會有八分鐘敘述論文內容,而翻譯只有三分鐘時間作整合。團隊當中,能翻譯英語的就只有方校長、賢泉居士、姚炫居士和我。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都來不及擔心自己能否應付了!


賢立法師發揮監寺本色,像普賢菩薩般帶領我們騎著大象,一步一步走向目標。明聖法師則充當我們的聯繫,像千手觀音般,替我們收集所需的資料。佛陀的四眾弟子就這樣結合在一起,把一篇又一篇的論文翻譯出來。



直下承擔 奇蹟現前


兩天沒日沒夜的翻譯結束,接著是論壇正式開始。這才是show time(上場時間)!臨時加入的講者,現在決定用PowerPoint的都出現了。準備好的稿子不一定能派上用場,但好歹也為我們作了些心理準備。


個人來說,我最感恩的是能為法鼓山的果慨法師充當臨時翻譯。題目是「雲端牌位」,一個在我在有份幫忙的道場裏早已使用的服務。看見方丈住持果東和尚帶領法鼓僧隊進入會場,威儀具足的坐在席中靜候著。當我知道果慨法師決定用PowerPoint 時,我決定要為他們做即場翻譯,好讓聖嚴法師既環保又考順也如法的雲端牌位概念好好傳遞給現場每一位。果慨法師向大眾說,在此分享雲端牌位,是要讓大家知道聖嚴法師生前的願望──佛弟子不僅要把傳承學好,還要結合時代,把佛法如法地向前推進、改良。因此她借此良機,向全世界道場介紹這個培養大眾的慈悲心和三增上學的時代性方法,更歡迎大家納用。會後,與果東和尚及果慨法師碰面,慈悲的果概法師還說,因為有翻譯,她才能安心把聖嚴法師的想法如實地與大眾分享。


四小不可輕,佛陀說千萬不要看輕我們一般認為的小角色。在論壇成千上萬的義工團隊中,我們只是其中一個小角色,但只要做好本份,都能發揮弘法的角色。此刻,我明白即使自己水平還有進步的空間,但絕對不是拒絕幫忙的藉口。直下承擔,自會有突破自己、超越自己和肯定自己的奇蹟出現。



與僧團合作 在工作中修行


就這樣子,我們完成了這次的工作。在分享會中,賢立法師說龍泉寺訓練僧團的方法是「高個子擦地,矮個子抺天花」,就是說本來你有甚麼本領的,偏不讓你做,要你做最不壇長的。這是要破我執、破自己為自己而設限制的好方法。


也有法師坦白說,本來曾懷疑論壇的成效。幾天下來,事實證明,光是翻譯團隊,平均每人都讀了六篇或以上的論文。佛學論文不能只是直譯,必須意譯,也就是說,我們在翻譯之前必須對論文有深入的認知才能如實地翻譯。在和成員討論的過程中,的確讓我們對一些佛學見解有了踏實的新洞見。


部分翻譯團隊成員是來自大會在暑期舉辦的英語佛學夏令營,這些年輕的學生及法師都表示,小時候那麼努力學英語,上班或出家後都沒用了。藉著這個會議,使他們知道從小學習英文就是要為佛教做翻譯!


最後一個晚上,淨因法師與我們香港團隊坐在一塊。比我們更早就開始籌備及翻譯的法師在這一刻終於可以放鬆了。為答謝大家,他帶我們到飯店後的小荷塘,在月影楊柳樹下,陪我們坐著聊天。話不到三句,淨因法師就睡著了,不到半分鐘又抬起頭來要參與我們的話題。睡著,醒來,睡著,醒來,我們就靜靜地讓法師稍作休息。陪他回房間前,他還刻意走到工作室,硬要親筆一一為感謝信簽名,送給我們作紀念。難怪他的學生,一收到法師呼喚,二話不說,不管怎樣忙都立馬答應過來。


是次翻譯工作雖然結束了,但團隊並沒有因此散去。我們集中把已翻譯的詞彙整合,也有意圖組織翻譯培訓。這趟靈山之旅使我對中國佛教發展有了希望,更盼望有天能看見玄奘法師當年的譯經場在中國再次成立起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