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台灣社企「搖滾爺奶」──爺奶說故事,搖滾你的想像,散播正念的種子

文:江胤芝 | 2021-07-19
(圖:搖滾爺奶)(圖:搖滾爺奶)

如何活出優雅的晚年?鄰近新店大坪林捷運站的幽巷內,「搖滾爺奶社會企業」的祕密基地,就座落在隱密的咖啡館裏。每個月固定的培訓課,以繪本為媒介,藉由探討自由、創意、失智症、死亡、自癒力、溝通等多元議題,把長者凝聚在一起,共同想像老年的無限潛能,並鼓勵長者走出家門,透過說故事,把正向的心理力量,散播到社會各個角落!

培訓結束後,一張張容光煥發的「老臉蛋」,依依不捨地跟巧克力老師──林宗憲,分享自己的改變。「巧克力老師,你可以幫我辦一場故事秀嗎?我想邀請我兒孫來參加。」西瓜爺爺反省說道,以前都用錯誤的方式說故事,帶給兒子很大的陰影,他想讓家人看到自己的轉變。樂樂奶奶下定決心,週末不再煮一桌飯菜,苦等兒孫回家,「我告訴孩子,我很忙,以後回家請事先預約!」小巨人奶奶則從家庭主婦,搖身變成生命教育推廣員,還得到市政府頒發的獎狀。

老有所用,迎向優雅的晚年

創辦「搖滾爺奶」的林宗憲,早在就讀台藝大戲劇系時,就發現自己的熱情所在,「我對教育的興趣,比戲劇更濃厚。」大三那年,經由企業家的贊助,他創立了「故事島」,透過啟發人心的說書天賦,實現對兒童教育的理想。然而,隨著少子化趨勢,以及故事哥哥、姊姊的商品化,經營十年後,他決定結束故事島,迎向更廣闊的藍天大海。2015年,他順利考進政大心理學博士班,探索自己一直很感興趣的正向心理學。

同年,正當思索生命該何去何從,揚生慈善基金會請他培訓一群阿公阿嬤,到幼兒園進行志工服務,在陪伴過程中,他發現社會上強調尊敬長者的氛圍,以及當志工奉獻的形象,使得大家不敢對長者有所要求,活動也難以激起火花。這個契機,引發他思考長者的真正需要,於是他開始到一些社區據點、非營利組織或基金會服務,看了各色各樣的老人,「但他們都不是我想成為的長者樣態,我希望用不一樣的方式變老!」

2016年,當他看到衛福部的數據中,高齡者佔台灣自殺人口比例的四分之一,主因是憂鬱症,更加好奇台灣老人何以不快樂。他觀察,東方文化對家庭的僵化想像,無形中也束縛了長者的自由,「在過去,老一輩如果稍微多愛自己、多活出自己一點,就會被社會貼上自私的標籤,他們習慣把重心擺在家庭,但年輕一輩已經沒有這種思維,當長輩的期待落空,又走不出去,就容易抑鬱和生病。」

不過,在原住民的社區據點中,長者卻展現不同的生命樣態:「部落長者沒有太大的心理課題,他們比我更忙,也許等一會要教小朋友狩獵,也許要參加儀式,部落不能沒有他們,他們還在成為一個很有用的人。」反觀漢人社會,往往鼓勵長者「活到老,學到老」,卻沒人支持他們「用到老」。因此,林宗憲在2017年成立「搖滾爺奶」之初,就決定以社會企業的形式,將「老有所用」的精神當作核心。「我想像中的長者,是不需要仰賴社會大眾的資源,而能自食其力的。」

「搖滾爺奶」的命名,不僅是鼓勵長者叛逆一點、活出自己,也倡議一種老年生活的新風格,「就像以前的搖滾樂手,會關心社會上小眾的議題,透過舞台上誇張的造型或手法,用叛逆的方式吸引人關注議題。」有別於市面上多關注於開發銀髮族的輔具、保健食品等,他希望能開啟大眾對銀髮族心理發展的重視。

「搖滾爺奶」創辦人林宗憲(李佳純 攝)「搖滾爺奶」創辦人林宗憲(李佳純 攝)

銀髮族的「心靈健身房」

立志成為銀髮族的「心靈健身房」,林宗憲的教學風格也十分麻辣,「我常跟長輩說,你們是最需要『斷奶』的一群!如果你的臉上寫著敬老尊賢、德高望重,更沒有人會提醒你哪裏可以做得更好。」他提倡「心理恢復力」,認為對長者的過度保護,反而容易讓他們產生依賴或自我設限。「他們被我罵得很開心,因為有被當成一個人認真對待的感覺。」

相較於唱歌、跳舞等娛樂性的長青課程,搖滾爺奶的課程較為嚴肅,初期推廣不太容易,因為一堂培訓課要花費六小時,不僅時數長,又十分「燒腦」!幸而靠爺奶社群的口耳相傳,才能經營至今。課程中,林宗憲首先會引導長者一起「解構」繪本,帶入各種創新的觀點,讓長者在討論中激盪出火花,經過一番醞釀,下午再進行說故事,長者開始帶有主張,並將自己的生命經驗融入故事中。

他傾向挑選寓意深遠、具普世價值的繪本,如《飛天獅子》,描繪一隻獅子為了滿足貓咪的需求,得到掌聲,忽視自己的需要,最後石化成雕像的故事,內容不僅能衍生探討同理心、自我照顧,還可以談世代差異與自由。「即使擁有飛天能力,隨時能遠走高飛,大多數長輩還是告訴我,他們會選擇飛回來;也有少數長者有女性自覺,決定為自己而活!」課程盡量提供多元視野,不給標準答案,並融入「正念覺察」的練習,讓長輩透過S.T.O.P.(暫停、深呼吸、自我觀察、繼續前進),強健自己的心靈耐受度。

林宗憲也嚴加規定,長輩出去說故事時,「不准照文字念!」「如果自己沒有一百種答案,就不要問孩子問題。」他認為坊間有太多故事志工,不斷宣導品格教育,即使是《飛天獅子》,也會導入「回家要孝順爸爸媽媽」的結論,帶給孩子很大的心理壓力。經過培訓後,長者往往驚喜地發現,一旦問對問題,孩子的答案充滿創意與啟發,例如有孩子在聽完《飛天獅子》的故事後,就說:「我們貓咪也可以學飛,不要甚麼都叫獅子做。」令長者直呼:「孩子是我的老師!」

說書戰隊,散播正念的種子

常被邀請到非營利機構培訓長者,林宗憲曾被失智症長者賞過巴掌、被社區據點的長輩轟出教室,這些經歷讓他理解到,社區據點作為社會安全網的功能,並不適合推廣不一樣的老年生活,因為這些長輩大多帶有根深柢固的「養兒防老」、「留家產給子孫」等觀念,要翻轉想像是極為艱鉅的任務。「我應該是為需要這些知識的長者而存在!」

伴隨搖滾爺奶的發展,林宗憲也慢慢改變經營模式。初期,他積極參與社企比賽拿獎金,提供銀髮族免費上課,只要出去說故事,就可以領一場300塊的打工費。「但我發現大家愛來不來,而且等著我指派case。」為了鼓勵長者學習獨立,如今,長者雖然需要自付學費,但只要自主聯繫外面的單位,或在路上跟陌生人分享故事,就可以減免學費,搖滾爺奶逐漸凝聚一群高知識分子或社經地位中高背景的長者。

這些長者逐漸形成「說書戰隊」,前往社區據點、療養院或育幼院等空間說故事,散播正念的種子,發揮社會影響力,「有些長者的性格可以承載這些壓力,他們就像千軍萬馬滲透到不同社區。」

隨著新世代的問題逐一浮現,如加速的社會變遷、3C時代導致的人際疏離等,台灣最小的自殺年齡降到小學三年級,林宗憲也看到銀髮族的潛能,「長輩應該傳承自己的智慧,扮演鼓勵年輕人的角色,而非等著別人來鼓勵。」他認為在未來,情緒處理的能力將變得更重要,而具有「角色原型」、老少皆宜的繪本故事,可以幫助不同世代觸碰到彼此的心,把人跟人的連結建立起來,在故事中覺察與反思,學習正念解讀生命的高低起伏。「搖滾爺奶不只關注變老的議題,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長者有能力幫助別人。」

本文原刊於法鼓山《人生》雜誌第454期,佛門網獲授權轉載,特此鳴謝。標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

轉化以貪瞋痴為主導的企業價值──社企新思惟,正命過生活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