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同願同行 專訪佛教劇壇破格先鋒賴妙芝(上)

文:願良 | 2015-02-18
《秀才與劊子手》(香港演藝學院,2012)《秀才與劊子手》(香港演藝學院,2012)
《爆‧蛹》(香港藝術節,2013)《爆‧蛹》(香港藝術節,2013)
《爆‧蛹》(香港藝術節,2013)《爆‧蛹》(香港藝術節,2013)
《十八樓C座》(香港話劇團,2013)《十八樓C座》(香港話劇團,2013)
粵港澳三地聯創舞劇《情書》(2013)粵港澳三地聯創舞劇《情書》(2013)
粵港澳三地聯創舞劇《情書》(2013)粵港澳三地聯創舞劇《情書》(2013)

去年,由電影紅星擔綱的舞台劇《杜老誌》,成為一時熱話。骨幹是聲色犬馬中的世紀大騙局,最終,劇中人別無他法,只好繼續撒謊,在困局裡兜兜轉轉。


去年,香港因着政改方案的爭議,人心紛亂,社會撕裂;近日更有市民到屯門、沙田各區示威,吆喝國內遊客,儼然勢不兩立。地球的生態問題持續惡化,人類文明的將來也似乎一片黯淡。我們的香港,我們的世界,究竟何去何從?


著名舞台及服裝設計師賴妙芝(Yoki),去年除了為《杜老誌》設計舞台,還參與了佛教原創舞劇《佛道》的製作。Yoki 2001年演藝學院畢業,03-05年出任中英劇團駐團設計師,05年憑《火之鳥》獲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化妝造型設計」,06年再憑《孤星淚》獲「最佳舞台設計」,同年負笈美國耶魯大學攻讀戲劇設計碩士課程,受教於世界三大舞美大師之一的李明覺。環顧本地劇壇,耶魯大學戲劇系畢業的,就只有King Sir鍾景輝和她。留美期間,Yoki為美加多個劇團及舞團擔任設計,並成為Santo Loquasto(活地阿倫電影美指)的助理設計師,參與多部百老匯製作。回港後,除了香港話劇團等大型藝團之外,與盧景文合作歌劇,又與京劇大師梅蘭芳弟子胡芝風合作粵劇。2012-13年為香港演藝學院駐校藝術家,教授舞台設計、人體素描等。


Yoki酷愛話劇、歌劇、戲曲等戲劇形式,卻感到困窘侷促:「戲劇世界裡面,基本上都是生離死別,七情六欲;欣賞戲劇可以得到情感的宣洩,從中找到一點共鳴或片刻的慰藉,但極少有心靈的提升,遑論持久的影響。」反複的做做做看看看,不見得可以讓Yoki看遠一點,或把心放寬一點;佛教的人物與故事,卻打開了她的心眼。



依於仁,遊於藝


Yoki少時受家人影響接觸天道,與彌勒佛法緣甚深,後皈依三寶。小時候家裡很窮,她卻愛吃素,完全出於自發。到目前為止,Yoki遇上了三位恩師,她吃素的習慣、對藝術的熱情,讓她與第一位恩師──著名書畫家許月白(Nancy Koh) ──特別投緣。許氏跟隨中國名畫家丁衍庸學習水墨畫,自己潛修書法及油畫。她的水墨映現了大師的天真率性,油畫則盡顯自身的奔放、浪漫與激情。許氏亦篤信佛教,是宗薩欽哲仁波切的弟子,不少書法均為佛經。大概因為佛法的滋養,許氏的作品樂而忘機,又如論者所言,瘋而不邪。Yoki多年來經常與她交流,討論如何以藝術表現佛法,這些都成為Yoki參與佛教劇場的基礎。



有情山水,以情動人


上個星期,我與Yoki到遊樂場玩機動遊戲,吊在幾十米高的半空,360度反轉再反轉……當我不勝負荷臉青唇白嚇個半死之際,她卻像吃了大力菜似的,興致勃勃,大喊過癮,果然是活力澎湃的創作人!滿腦都是點子的反斗Yoki,2004年參與許月白的原創佛教詩劇《第一頁夢歌》,為演員擔任化妝設計師,同樣玩得盡興,與許氏一拍即合。山、水、月,都是劇中角色,由人來扮演,輔以詩歌,好讓Yoki的創意馳騁。作品不但散發所謂的「禪味」,還把人情賦予山水景物,展現人與萬物共生共榮的和諧感覺,洋溢着佛法的溫度,令Yoki覺得以戲劇弘揚佛法,非常有效。「《杜老誌》慶功宴席間,女主角劉嘉玲說:『電影裡面很多東西都是假的!劇場裡,一切都在觀眾眼前發生,感情必須真實,演員須付出更多更多的心力。』人與人溝通在乎當下的觸動,她的說話讓我想到:靈山會上,迦葉尊者聽佛陀講道,拈花微笑,就這樣,法便傳了給他;除了法,背後還有佛陀與迦葉當下的感情交流。」是的,曾有法友跟我說過,在台灣參加法會數天,形象最深刻的不是別的,而是法師每天早上走到眾人的飯桌,給大家的親切問候。藝術是情感的表現與昇華,佛法與藝術一樣,關鍵同在於「動之以情」;舞台演出,也就格外合用。這次合作,為Yoki種下了創作佛教戲劇的因緣。



讓快樂更快樂


Yoki的第二位恩師,是國際舞美大師、耶魯大學戲劇系主任李明覺(Ming Cho Lee)。Yoki是李氏的得意門生,2011年大師在上海、寧波舉行回顧展,她獲聘為其私人助手。李氏的美學主張成為了美國戲劇工業的基調,當地大部分舞台設計師均畢業於耶魯,戲劇系教授大多為李氏的學生,台灣雲門舞集的代表作《九歌》,便出自大師之手。李氏跟隨張大千作畫,傳統根基深厚,卻特別重視戲劇與現代人的關係,強調舞台設計並非純粹的裝飾,要在帷幕揭開的一刻,營造充滿震撼力、爆炸力的視覺效果,觸碰觀眾的內在,馬上把他們引領到別的境地。


耶魯大學畢業後,Yoki參與百老匯製作,「美國精神」對她頗有啟發:「百老匯厲害之處,未必在於作品的藝術水平,而是工作人員對其專業的肯定,百分百的認真和投入。“Life is a celebration”是美國人的重要價值,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機會發揮潛能,活出頭上的一片天。我與許月白老師一樣,並非因為煩惱或挫折才接觸佛教,純粹有幸遇上善知識,覺得佛法可以讓人生更精彩更好玩,很自然的踏入佛門,切入點都很正面。」


多年以來,佛教劇目在香港劇壇寥寥可數,愛好表演藝術的觀眾,也普遍認為佛教作品艱澀嚴肅,彷彿總要正襟危坐似的;而且都是宗教先行,藝術水平不高,需要包涵將就。「我希望把百老匯的精神面貌帶到香港的劇界,打破大眾對於佛教創作的既定觀念。信佛不只是為了斷除煩惱,佛法可以讓快樂的人生更快樂,佛教劇的色調可以像唐卡一樣,繽紛燦爛!好像看西洋歌劇那般,觀眾可以先吃一頓燭光晚餐,再以輕鬆的心情看一齣佛教戲,讓自己充充電,為心靈做做spa!就如藥師佛對眾生的承諾:先以上妙飲食,飽足其身;後以法味,畢竟安樂而建立之!」



校計籌量


回溯近年本地的佛教劇作,大概有多媒體劇作如進念的《華嚴經》(2007)、法忍法師創作的《親緣‧法緣‧無緣》(2013),還有志蓮淨苑的崑劇《未生怨》(2012) 。去年覺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袞噶丹增嘉措仁波切編創的《佛道》,把舞蹈結合粵劇,是大膽創舉。Yoki參與其中,在舞美方面很有發揮:「《佛道》以現代的手法演繹佛教人物的事蹟,手法嶄新,以歐洲劇場的抽象美學,結合傳統佛教的義理,為本地觀眾展現佛教創作的新視野。我把佛陀的腳與女性的高跟鞋並置台上,讓古今對話。」Yoki透露,現正構思以粵劇形式,搬演蓮華色比丘尼的故事。「佛教的故事載於典籍,都是真實的,比一般虛構的劇作更有內涵和視野,有效對治我們的五毒,帶來覺悟蛻變,超脫人生的種種困境。蓮華色若非遇上佛法,她的一生終究又是另一齣苦命女子的悲劇,在怨恨中無法自拔。她的命運對於今天的香港人來說,或許來得極端,在業力中糾纏不休重蹈覆轍,卻是我們很多人的寫照。」Yoki有意與不同的佛教團體或教育機構合作,以新潮、破格、專業而富有傳統佛法內涵的方式,為人心、為戲劇本身,尋求出路:「若各界賢達出資出力,在天壇大佛或西九戲曲中心長期上演佛教戲,佛教定必更加興旺!」


「很多時候,我們聚在一起講東講西說三道四,不但沒意義,甚至會造業,倒不如把煩惱轉成菩提,一同看佛教戲,自利利他。」Yoki如是說。新的一年,祈願香港佛教界像百老匯那般,精彩紛呈百花齊放,為大眾、社會以至世界,開拓更多出路。



[待續]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