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周末,我與葛榮初次禪修的約會

文:根本無常   圖:Ken Chung| 2016-03-11
步行到迴瀾,沿途大自然作伴,空氣清新,有益身心。步行到迴瀾,沿途大自然作伴,空氣清新,有益身心。
都市人習慣走馬看花,以禪心看花,會看到不一樣的花。都市人習慣走馬看花,以禪心看花,會看到不一樣的花。
戶外獨處禪;聆聽內心,找回自己。戶外獨處禪;聆聽內心,找回自己。
有接近八十年歷史的迴瀾,建築古樸,地方清幽。有接近八十年歷史的迴瀾,建築古樸,地方清幽。

每次都是第一次


近期傳媒關注河國榮,我也緊貼潮流,不過是另一位──著名的斯里蘭卡禪修導師葛榮(Godwin Samararatne)。那天早上,我在冬陽照耀下到達東涌,同學一行十人,跟隨葛榮禪修同學會主持導師何師兄禪行到位於地塘仔的營舍「迴瀾」,沿途禁語,伴隨我們的是何師兄的聲音引導,教我們嘗試像嬰兒第一次接觸世界那樣,在當下直接去看、去感受、去聆聽、去觀察、去發現……


這種「第一次」的心態,能令我們對事物保持新鮮感;我們會發現平常容易錯過的細節,覺察力也會更敏銳。何師兄以大佛作比喻,我們第一次觀賞大佛會覺得很震撼和新鮮,但第二次這些感覺會減退,至於每天在那裏工作或生活的人,他們可能已看到麻木,這就是缺乏了「第一次」的心態。


這個體會令我想到學佛,所謂「第一次」的心態,就是初心。學佛好好保持初心、不忘初心,修行也能恆持,對佛法的體會定能更深。



禁語是發自內心的聲音


我收拾心情,感受當下。踏實的腳步,自然的呼吸,用覺察的方法行了四十五分鐘到達「迴瀾」。那是個古樸清幽、有接近八十年歷史的修道院。大家的心都安定下來,在禪營是要禁語的,所以接著兩天都很安靜,沒有太多的聲音──鳥兒吱吱叫,風吹動落葉的沙沙聲,飛機劃破天空的隆隆聲……除了何師兄偶爾的引導外,其次就是我們內心的聲音。


對於聲音我們難免會起分別心,何師兄說:喜歡的不追求,不喜歡的不排斥,知道它只是一種聲音就好了,喜歡與否我們都接受,就不會有煩惱。坐久了難免腳會痛,內心不對抗不排斥,覺知痛就是痛,這也是耐性的訓練。


何師兄的教導非常好,無論坐禪、站禪、行禪都會用聲音引導我們,深入淺出,就算一個對禪修沒概念的人,也能輕易跟得上;師兄的教導不帶宗教色彩,沒有佛教名相,但句句都充滿了佛法,這點令我印象很深刻,讓我感到自然法則就是佛法,佛法就是自然法則,修行得力,簡單的一句也是佛法。



由抗拒到喜歡坐禪


以前,我只偏重看書或開示,抗拒禪修,因對正念有錯誤的解讀,導致過度用力;後來才發現是錯誤觀念和方法不對所致。今次禪營除了令我身心放鬆、頭腦清醒外,令我對正念覺知有了新的認識。


禪營二樓有不少關於禪修的書,獨處時我看了葛榮居士的《柔悠禪修路》,書中提到當我們和自己相處時或會感寂寞,這表示我們並不欣賞或喜歡自己;獨處時,我們可學習成為自己的好朋友,看看我們能夠做到甚麼程度。其中一個建議是合上眼睛,只是覺知身體,友善柔和地對待自己,毋須刻意的思維,視自己為最好的朋友,感覺身體每部分都是自己的好友,作為自己的好友學習原諒過去;原諒別人曾對我們做過的事,那我們便能夠完全快樂地跟自己相處。


讀後,我回想有時也會不喜歡自己,雖然喜歡獨處,但獨處時難免會想到過往的人和事而感到不快樂,看來以後我也要好好的對待我這位好朋友。書中也提到修習出入息念的好處,有位朋友能幫助我們,它就是呼吸;它永遠陪伴我們,能助我們活在當下,能助我們安寧地生活,命終時如能記起這位朋友,更能助我們安寧地離世。在這兩天的禪修營,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寧靜,我發現原來我存在於每個時刻,當下就是一切。



星空為我說法 月亮為我說禪


這兩天的簡樸生活,我不用理會時間,彷彿只有天和地,晚上我們在沒有光害的天空下,靜靜觀賞明月和繁星。望著浩瀚的宇宙,有說不出的感動。時間空間已不受限制,過去、現在、未來同在。與天地萬物交心,非文字能形容,這麼近又那麼遠,那刻我感受到我是真正活在當下了!


最後引述該書封底的一段話:


「很多時候我們不是活在過去便是活在將來,這是苦惱生起的原因。
它不是『我的忿怒』,不是『我的恐懼』,不是『我的壓力』;
它只是『忿怒』,只是『恐懼』,只是『壓力』;
它不屬於你的。」



延伸閱讀:
葛榮禪修同學會
http://www.godwin.org.hk/index01.html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