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咬牙堅持,把腿這一關先過了──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二十三)

文:明海法師    圖:柏林禪寺| 2019-07-21

(續上期)

前面講我們要善於利用禪堂這一套施設和方法來調身。行香的時候要放鬆,身體在跑,無論快慢都要放鬆。我們這種行香的方法一些老外特喜歡。老和尚有一個歐洲徒弟,法國的,十月份來這裏,在禪堂裏坐了幾次,喜歡得不得了。回到法國以後給我寫信,說回到法國以後,把這套方法教給其他的外國人,大家都覺得很好。因為這些外國人跟南傳佛教學得多,而南傳佛教的行香都是慢的,特別慢,可能是他們性子急吧,太慢了他們受不了,所以這種跑香他們覺得特來勁。

特別是學禪的人,要放鬆,身心很自在、很灑脫,不要拘謹。不管是快一點還是慢一點。在禪堂裏要跑圈子,跑的時候,你的眼光要有個落處,落在前面人的衣領上,不要東張西望。因為這個圈子有速度,跑得快的在中間,跑得慢的在外面。你是哪一個速度,你就在哪一個圈子。盯著前面人的衣領,雖然是在跑,但與坐著是一樣的,身體放鬆,這對身體有好處。我們禪堂有的師父開靜以後到院子裏活動,當然到外面透透空氣可以,實際上如果要活動身體的話,還不如在禪堂裏行香呢!因為腿腳很要緊。如果腿腳的血液通暢了,打坐時腿就不痛。

另外要注意喝茶。如果感覺到體內有一點火,有點急躁,就要注意喝水。

上座以後的調身,要依通常坐禪的要領,後面要墊高一些,身體軀幹自然挺直,兩肩要放鬆。頭的頸部是自然挺的,下巴微收,不能揚著。這種微收的感覺怎麼去找呢?要想著你的頭上頂著一個東西,就比如頂著一碗水,下巴不敢揚著,一揚,碗不就掉下來了嗎?你往前低頭水也掉了。要略微地收下下巴,就好像頭部到下巴有一條直線給抻直了,上面放一碗水也不妨礙,是這種感覺。腿單盤、雙盤都可以,我覺得每次坐禪都要讓它痛一痛,要堅持一下。如果不堅持一下,永遠不能進步。不要一痛就翻,這樣就會一直停留在原來的水準上。手結定印,拇指相扣,這樣坐定以後,深呼吸三次,從鼻中吸氣,從口中呼出,這樣做三次。然後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從上到下有沒有全部放鬆。不管你用哪種方法修行,靜坐的時候身體一定要放鬆,放鬆,再放鬆。身體的放鬆也就是說我們的肌肉和神經系統沒有緊張,但我們體內多多少少都隱藏著一些緊張,這種緊張可能來自於我們生活和工作中的操勞,也有可能來自於我們情緒的波動。這一點是絕對的。我們情緒的波動會投射到我們的身體、肌肉和神經系統,從而造成身體的緊張,甚至變形。人有時候甚至只是動個念頭,身體內部都有相應的變化。還不僅僅是氣的變化,肌肉和神經系統都有內在相應的變化,特別是面部肌肉。有一種人特別會察言觀色,看你面部肌肉一個微小的動作,能察覺你內心動了甚麼想法。其實這並不神秘,因為我們思想和情緒的波動會反射到身體上。所以在靜坐的時候,要自己檢查一下,不斷地檢查,哪裏緊張就放鬆哪裏,整個身體要處於放鬆狀態,不管你的功夫用得多麼緊、多麼密,都要放鬆。

說到腿痛我也講過,本身痛的感受,痛的部位是可以用來修行的。把它當成你修行的一個主題,你想痛的是誰呢?另外你可以直接觀察痛的感受,直接觀察,觀察到能和它分離,好像痛是痛,你是你。你能夠和它分離了,就不太容易為它所轉,不會因為痛而生苦惱,不會因為痛而有壓迫感。當然這需要一個鍛煉的過程。另外我們在修行中有時也會生病,要看醫生、要吃藥,這是通常的方法。通常的這種做法是我們對治疾病的規律。我們修行佛法也要遵循這種規律。雖然醫生、醫療手段是世間法,但也是佛法,所以我們要遵循它,有病要看。但是有時候,我們修行精進,有些病也是過去的業障現前,有一些病、身體不適就是障道因緣,這種情形我看得太多了。出家師父圍著身體打轉,他一想修行,身體就生病,於是就想把身體看好再修行。為了看病,這裏跑,那裏弄,這種藥、那種藥,就這樣病的目的達到了。病就是一個魔障,你圍著它轉,它的目的就達到了。所以真正有道心的人,病苦現前的時候要就著病苦修行。怎樣就著病苦修行呢?我覺得就是要逐漸地把這個身體置之度外。它不是叫你圍著它轉嗎?你不理它。有時候病叫我們圍著它,轉來轉去,光陰就過去了。轉一通病好了,又有其他一系列的事情。你圍著它轉的時候可能又造了一些其他的業,有其他的各種差別因緣,總而言之到岔路上去了,往往不知不覺幾年就過去了,再想提起用功的心已經沒有力量了,所以說身體是我們修行的第一關。這一關很不好過。為甚麼呢?因為我們對身體的執著是與生俱來的,與生俱來的身執,身見。我們在禪堂用功的時候,身見對我們的考驗就是腿痛。大家想一想,腿痛的時候苦,腿不痛的時候苦在哪裏呢?老子講過,「吾有大患,為吾有身」。「為吾有身」的這個「有」是甚麼呢?我理解的是問題不在於這個身,而在於對身體的執著。這個「有身」是指對身體的執著,所以腿痛的時候苦,腿不痛的時候也苦。不過這個苦的表現是身體種種舒服,種種溫暖,好吃的、好的觸覺、好的味覺那種舒服勁兒(舒服勁兒在佛學裏叫做「樂受」),對這種樂受的執著。樂受我們會執著,苦受來臨的時候同樣也會執著,由此苦受才成為苦受。所以如果腿痛都熬不過的話,「臘月三十」到來的時候,四大分離、八苦交煎怎麼過呀?所以這也是要發出離心的。希望大家咬牙堅持,把腿這一關先過了。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