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單身真是貴族?

文:梁錦萍 | 2014-05-28

香港某大電視台正宣傳一個新節目,螢幕裡的俊男美女,在廣闊漂亮的屋子,過著自由寫意的單身生活;比那些住在連喘息也有困難的劏房的人們,顯得非凡脫俗。

未婚的人跟家人同住,情況又會怎樣呢?我曾接觸過的未婚女性,都對自己要跟家人同住有所怨言。其中兩位受導者的經驗,更打破我思想中「單身貴族」的框框,看見今天香港「未嫁女」的蒼涼一面。


安娜──廚房建個睡間?

第一位是安娜,她從美國留學回港,拿著行李踏入家裏,赫然發現房子都給弟弟佔據了。弟弟在外買樓收租,卻待在這裏住,沒有搬走的跡象。

安娜嚷著要獨自出外租房子住,豈料母親對她說:「獨身女子怎方便自己出外住?我可以在廚房『間一格』給你作睡房呀!」

安娜望著僅有三十平方呎,緊靠大門口的廚房,呆了一段時間。當晚,她就到外面租房子去了。


敏兒──吃喝睡拉也高度受制的家居

另一位是敏兒,她是個打扮入時、外表亮麗的服裝設計師。她常渴望「嫁人」,想得痴迷卻找不上合適的男人。拼命找男人「嫁」的背後,是為了脫離家庭。

原來,敏兒的母親每天花三分一時間在洗手間。為了遷就自己的特殊要求,早上起床、晚餐之後、睡覺之前,母親都會指揮父親和敏兒輪流到洗手間,而且用洗手間的時候也有限制。在這種生活下,敏兒痛恨母親的控制,但又同情她這種病態。無奈缺乏經濟能力,敏兒不能搬出,只好長期生活在一個她形容為「黑暗」和「令她窒息」的空間之中。

安娜和敏兒,不約而同地對家的空間感不滿,對因家居細節而起的爭吵耿耿於懷。安娜雖已為人新婦,但當想起母親對居室空間的分配,依然憤怨填胸;敏兒由於失業,無法實踐「租一個空間」的願望,只有化悲憤為力量,努力找一份穩定工作,找一個好男人去談戀愛。

安娜和敏兒,只是我認識的其中兩個抱怨缺少空間的女士,原來人們以為「單身貴族」的女性,並不如傳說般瀟灑自在。她們的辛苦除了源於空間不足、缺少私隱的物質條件限制外,家人們未能尊重她們在家的決策權利,才是釀成不快的主因。

安娜和敏兒的故事,使我想到自己的女兒快二十一歲了。作為母親的我,有否為她考慮到物質和心理的空間?我會否替她作太多生活起居的決定?雖然我是屋主,安排家居細節時,有沒有邀請她給予意見呢?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