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嗔心,您好!

第317期明覺   文:小西| 2013-12-11

上次談嗔,雖說嗔心虛幻,但嗔的感覺卻很真實,也很毒。


記得台灣昭慧法師一次談到「宗教與族群衝突」時,以台灣二二八事件為例指出,儘管人們會因為受到重大的傷害而憤怒,甚至做出非理性並對他人有害的行為(例如傷害他人的身體),但「痛者有理」,面對嗔火燒心的人,我們不能一來便否定對方的情緒(或勸慰他要否定自己的情緒)。我們需要先讓他說出自己的感受,面對自己的感受,因為那強烈的情緒是如此的真實,不顧人情的直說對方的憤怒只是幻妄,一方面於事無補,另一方面無異於對他二度傷害。


嗔的感覺是如此真實,但同時又非常毒。憤怒的時候,首先是心跳加速、頭腦發麻,嚴重的時候,甚至會頭暈、喘氣。當然,更重要的是,憤怒時我們只是一心惦念着自己為何被冒犯或錯誤的對待,胸臆一口烏氣,無從宣洩。氣沒法消,腦更發麻,正事都無法去想,無法去做,便令人更氣憤了。結果,憤怒癱瘓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活秩序,我們什麼事也沒法做,我們就更加覺得自己被冒犯或錯誤的對待了。所以憤怒之所以具殺傷力,是因為它「牽一髮動全身」。當你的摯愛輕輕的批評了你為他而做的一件事,你憤怒極了,因為你覺得,不單止你的這點小小心意,而是你整個人的存在給否定了。批評個別事件並不代表否定整個人,道理是很明白的,但人心無明,人的理智卻總不是常常在位,守住事物的界線,了了分明。當情緒一來,人的目光便暗晦了,心亂了,失去了明智,怒火燒心。


怒火燒心,後果可以相當嚴重,輕則頭暈患病,重則做出錯誤的判斷與行為。對治嗔心,方法有很多。記得幾年前,秀峰禪院的主持大觀禪師曾開示過這樣的法門﹕當你感到憤怒,不妨試試問問自己﹕到底當下是誰在憤怒?記得有一次臨睡沒有聽從不少專家的建議,和衣入睡還要打開平板電腦,貪婪的想得知天下事,結果當然是讀到某些令人不愜意的消息,而心中的怒火也就燒起來。心中有火,但還是累了,要睡。但理智上,我又知道心中的一口烏氣沒有消,便貿然去睡,是拿自己來開玩笑,結果一定無法睡好,甚至會整夜無眠。就在此時,我記得師父的開示,於是我也反問自己﹕到底當下是誰在憤怒?奇妙的是,這樣一問,我心裡的怒火卻突然消了,之後倒頭便睡,還要睡得不錯。為什麼這樣一問會有如此效力?我猜主要是因為這樣一問,讓我有機會跟自己的情緒甚至自我拉開距離,況且情緒再強烈也無法終朝,我的心沒有繼續捉住情緒不放,冒起的怒憤便自行熄滅了。


有一段時間,我都傾向用這樣的方法,讓怒火自行消氣。但經歷過一些事件後,我卻領悟到,憤怒的情緒也不一定壞,因為它可以讓我們好好的面對自己。簡言之, 我們之所以憤怒,不單止是被「某人」或「某事」冒犯或錯誤的對待。憤怒也跟習氣有關,有其結構性,所以當我們的習氣給觸動了,也是正本清源、對症下藥的時候。


嗔心,您好!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