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賽

回到少年時

第293期明覺   圖、文:傳燈法師| 2013-01-09
傳燈法師在藍谷茶園的雜貨店與老闆一家合照傳燈法師在藍谷茶園的雜貨店與老闆一家合照

趁二零一三年元旦來臨前夕,我請了幾天假回馬來西亞探親。

約好我的雙胞胎姐姐,一同驅車返回久違的家鄉──金馬崙高原(Cameron Highlands)。我們倆,一個出家近十年,一個出嫁也近十年,懷著的卻是一樣雀躍的心情。車子沿著山路蜿蜒而上,一路奔向那令我們留下許多少年時美麗回憶的山鎮。

以前,住民和遊客只能從打巴路(Tapah Road)打道上山,自從銜接怡保和高原的高速公路通行後,上山便變得方便快捷了。然而,這卻使我懷念起那狹小彎曲、崎嶇顛簸的山路。在那路上,不只能享受蒼翠的漫遍雨林,沿途還可光顧土著在自搭的茅棚中販賣山裡採集的榴槤、臭豆、竹筍、蕨類、山胡姬……途中還有一道瀑布,清涼的山水,讓身心得到一陣小憩。

我明白,人總不能活在過去的回憶裡,但站在時間的長河中,回憶總比赤裸裸的現實來得美好。

翌日,我們跟隨父親去菜園,忽然很想到藍谷茶園(Blue Valley)走一趟。記憶中的藍谷茶園盛產錫蘭茶,是個印度採茶工人聚居的村莊。茶山四面八方起伏環繞,早晨霧氣將散未散之際,似藍猶綠的茶海隱約在雲霧中,誘發出一種令人嚮往的靜謐。中午和傍晚時分,茶廠會響起一陣「嗚-嗚-」的訊號聲,聲音在山谷間迴蕩,採茶工人就知道午飯或放工時間到了。

懷著舊記憶來到村莊,我恍如到錯了地方。眼前,茶廠的舊址已成廢墟,印度小學拆除了,百多戶人家的房子也沒了。野草叢生處,一間簡陋的,由鋅片蓋成的雜貨店零星殘存。少年時,在菜園工作累了,爸爸就會到店裡給我們買冰汽水,或者鮮能嚐到的冰淇淋。別輕看這間小店,它是附近菜農的「充電站」,舉凡園裡需要的電池、鞋子、雨衣、帽子、工具,或勞工們需要的乾糧、佐料,還有小孩們百吃不厭的零食,店裡都有售賣。

我一眼就認出雜貨店的老闆,他當然認不得我。問他:「大家都走了,為什麼您還在?」他說:「附近的人需要我,需要這間雜貨店。」目睹昔日的熱鬧和今日的荒涼,他的眼神少了過往的自滿和傲氣,多了一抹掩飾不了的落寞愁緒。他續說:「發展商已將整個村莊收購下來,準備建樓房、蓋酒店。」除了蔬果以外,茶葉出口是金馬崙的經濟命脈,亦是印度人在這裡謀生的出路。而今,往昔茶葉製作過程中散發在空氣中的醇香,就跟茶農和印度人的前途命運一樣模糊。

我用相機拍下路邊的一列松樹。經過這排樹,小木橋就在前端;小木橋那頭,便是我年少時家裡的菜園了。如今再見,不知何時會重來?

村口有一座小印度廟,廟裡供奉著一尊馬頭人身的神像,感謝祂在藍谷茶園興衰的漫長歲月裡,給村人心靈的依怙。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無論他們何去何從,深心祝福他們現在生活安穩、自在。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