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諸佛菩薩篇-ads

回到當下,接納就是放下──梅村修習讓人轉化的奇蹟

文:張仕娟 | 2019-12-04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十月中,小燕子從台灣來法國梅村觀看她妹妹剃度出家的儀式,順道留下來修習,我和她因此相遇了。至今個半月來,我跟她有頗多的接觸,有時候我替她翻譯,休閒時我們一起去遠足,我們都被編入負責洗衣的工作禪等等,我因此能目睹她的轉變。說實在,她初來的兩星期,身體搖搖幌幌的,說話搭不上嘴,她彷佛籠罩在自己的世界中。後來接觸多了,她開始會跟我分享她自己的困擾,她常常身體緊繃,專注力不足,内心常有怕掉入深淵的恐懼,對過去有遺憾,工作上遭主管不留情批評,人際關係不如理想等等。曾有幾次,她問我:「大家是不是較不喜歡跟英語能力不好的人溝通?」「我坐在這裏聽你們的分享,你們會不喜歡嗎?」「你會覺得我很煩麻煩嗎?」從她的説話表達,看得出她那些「我不夠好」、「不足夠」、「比人差」的根深柢固信念。此外,她常常掛在嘴邊的話是,「我怎麼以前不堅持去做⋯⋯這樣的話,我就會比現在好很多。」她一直在追悔過去,且埋怨妹妹當初怎樣怎樣,有好幾次都把她剛出家的妹妹氣得七竅生煙。

浸淫在日夜不停地提醒自己修行的環境氛圍裏,正念的種子日以繼夜地被灌溉,得到僧團的支持以及來自香港的士嚴法師個別指導,加上修習決心,她漸漸轉化了。

及至十一月底,剛好她來這裏的個半月,我們一起散步。那天早上,她告訴我自覺在修行上進步了很多,其實她不說我也能看得出來,散步時我便邀請她告訴我她的修行進展。

她欣然分享,下面是她説的話:

「我以前一直用腦袋(想/思考)的方法來修行,思考我的肩膀為何緊繃(這是我目前的最大問題)?思考我在怕什麼?然後想像我害怕時的內心情境畫面⋯⋯但這些都沒有用,我的肩膀仍舊緊繃放不鬆。

「來梅村後士嚴法師單對單帶我做深度放鬆,其方法是去感受身體各部位的感覺,感覺這個部位是放鬆還是緊繃?若是緊繃就放鬆它。練習一個星期後,我發現我達到歷來最放鬆的程度。我想:我在家也做過這樣的掃描式放鬆法,但沒有效啊!為甚麼來這裏就可以放鬆呢?後來我明白了,是這裏的『回到當下』練習,幫助我放鬆。我體會到任何方法都要搭配『回到當下』才有效。放鬆練習到一半時,我說肩膀仍不放鬆,士嚴法師叫我不要管肩緊、不要想趕走它,繼續往下放鬆,我依指示做,然後放鬆練習還沒做完時,肩膀就鬆了。

「自從士嚴法師帶我放鬆後,我靜態時,例如打坐,就會用感覺身體各部位的方法來放鬆,效果還可以。動態時,例如吃飯、走路、工作時,我會先試著放鬆肩膀,如果不放鬆,我會把主要意識放在感覺正在動作的部位上,例如吃飯就感覺嘴、手的感覺,走路就感覺腳的感覺。次要意識告訴我的肩膊:『我看到你了,你在這裏。我不趕你走,你可以留在這裏,我們一起散步,一起感受正在動作的部位的感受。』這樣,我走一走後肩膀自然就放鬆了,而且其他有被我觀察的部位也放鬆下來。但如果我走路時只顧著肩緊,就會全身都不放鬆。最重要的是將主要意識放在『當下的事情』上。

「有了散步的經驗後,我靜態時也會告訴肩膊:『不放鬆沒關係,我不趕你走,我們一起感覺其他部位的感覺。』我對肩膊說完上述那些話,走一會後,流眼淚,肩膀同時放鬆了,我說:『原來這是你的感受。終於被接納了,喜極而泣嗎?』」

「修習很重要的是『接納』,同修Christine說:『你就放下吧!』似乎是提醒我:接納就是放下。我後來回想也覺得放下像接納,也像回到當下──不要思考它的底細,不要想除掉它,就無條件接納。回到當下就是要像新生兒一樣,甚麼煩惱都不想,腦袋放空,讓腦袋暫時休息一下。」

小燕子邊走邊分享,冬日的陽光,反照了她美麗的存在,如破蛹而出的蝴蝶。走路時,她腳步平穩,身體中正,不再那麼搖搖幌幌,臉上掛上微笑、散發光彩,內心流露喜悅和満足。

小燕子只是眾多的轉化例子之一,士嚴法師在法國梅村多年,她説她沒有見過到這裏來而沒有轉化的人。「這裏有甚麼『魔法』讓人有如此的轉化呢?可否把這些助人轉化的元素應用到我們生活的香港呢?」


(待續)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