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回敬

第308期明覺   文:何國全| 2013-08-07

我一向來不大喜歡出席宴會,能免則免,但有時候太座的指令難以違抗,像這次得奉命當車夫兼保鏢,陪她出席同事的喜宴。太太是一名教師,酒席間也理所當然都是執教鞭的同事。我們坐的那一席,清一色是女教師,置身於“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場面,我終於領教了教育界陰盛陽衰的處境。


平時在廚房裡忙得蓬頭垢面的太太,在宴會前轉身一變,由灰姑娘化身為玻璃鞋公主,奈何我的車子依舊是鬆了螺絲,行駛起來叮噹響的“南瓜車”。餐桌上,她擺出一副養尊處優的貴婦模樣,等我把菜餚挾到她盤中,只差沒送進她嘴裡而已。那些孤身隻影出席喜宴的女教師,想是礙於禮儀,尤其是有我這一位陌生的異性在座,都有所顧慮而顯得特別客氣。當第一道菜端上桌時,大家更是互相謙讓,久久都不願起筷,你一推來我一讓,菜餚都快要涼了。


這一個尷尬的氣氛因我而起,所以我就有責任去化解這一個僵著了的局面。我找來了一雙筷子和大湯匙當公匙母筷,從第二道菜餚開始,就當起了臨時的“侍者”,為桌上的老師們倒茶送菜,回敬教師們對莘莘學子所付出的辛勞。


雞呀魚呀端上桌,我使出外科的本領,把它們去皮除骨。雖未及游刃有餘的功夫,卻也讓老師們讚歎不已。這一招果然奏效,話匣子一打開,就少了隔閡,不再扭扭捏捏,酒席間的氣氛也就暖烘烘的了。


宴會也是敘舊的好場合,我就瞧見鄰座上的一位啟蒙老師,而抓緊機會上前向老師打個招呼,白了頭掉了牙的老師,記性還真不賴,尚認得我。我說老師有事沒事也可以過來我的診所做個體檢,老師卻幽我一默:“不太好吧!我以前鞭過你,搞不好,要被你擺上台開一刀呢!”我說學生只報恩不報仇啊!老師笑瞇了眼。


遞上甜品後,宴席也進入了尾聲,不停打呃的老師轉而促狹我太太:“以後你得多帶先生出來,那我們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大快朵頤了。”另一位更是拍著胸口,毛遂自薦地說:“下一回,我可以為你倆預訂席位。”我自打圓場,說:“好呀!最好跟老師們同一席。”平時忙得喘不過氣來的老師,今晚笑得東歪西倒。那是曲終人散時,圓滿的結局。


教育英才任重道遠,即使老師們的勞績會在鈴聲響起後,馬上被學生從黑板上刷掉,為教育而奉獻一生的教師,依舊無怨悔地在下一堂課,繼續把自己的青春磨成了粉筆末。學生們品學兼優,往後在職場叱吒風雲,或在社團裡舉足輕重,這一些成就,多半來自於教師的啟發和鼓勵。


縱然桃李滿天下,老師何曾要求回報?師恩重如山,古人侍奉老師,就像對待雙親一般畢恭畢敬。酒席間我隨手的回敬,又算得了什麼呢?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