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我來了!

文:盧且如    圖:Olivier Adams| 2015-08-18

2015年6月22日,我坐上由新加坡飛往印尼日惹的航機,再一次參加國際佛教善女人協會(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兩年一度的會議。這已經是我的第三次了,對上的兩次分別為2011年(第十二屆/泰國),以及2013年(第十三屆/印度)。


第一次參與Sakyadhita時,我剛從第一屆LCS(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畢業,當時佛門網不夠人手,想找「外援」幫忙報道一下,我當然急不及待的答應。去完之後,覺得自己實在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此後兩次都是自告奮勇的去參加。



多姿多采的會議活動


剛下機,日惹沒有想像中般熱,太陽雖然很猛,但空氣很清爽。剛拿好行李,已經見到穿著整齊制服的義工舉著牌子,準備接我們到酒店。在車上,我跟一位來自新加坡的藝術家聊天,這是她第一次參加Sakyadhita。她問我,這幾天會發生甚麼事呢?我說:「您這個星期應該會非常忙... ...呀!不,非常充實。」Sakyadhita每次形式差不多,但是就如修行一樣,雖然同是行禪、坐禪,但每次都可以有意想不到的趣味。如果對Sakyadhita所有活動都全心投入的話,果真會由早到晚連一刻停下來的時間也沒有。


會議期間,每天早上先由來自世界不同地方的法師帶領坐禪;其後上午及中午各有一節論文發表時間,每節會有五位講者按不同主題發表他們的論文;吃過茶點後大家可以開始參加工作坊──每天約有七至八個任君選擇,內容包括禪修、小組討論,甚至是瑜伽、舞蹈、藝術、畫曼陀羅等等都有。晚飯前,大會還會安排不同的傳承唱誦。不要以為一天的活動在此完結,晚飯過後,更會有開示以至文化表演。另外,由於所有工作人員都是義務性質(而且他們還要負責自己的旅費與參加會議的費用呢),所以亦常常會有以下有趣的情況出現:一位參加者可能既是講者,又是翻譯,到了晚上甚至會化身為表演者。我有時想,Sakyadhita真是一個完美結合了禪修、聞法、布施、儀軌這四種修行重要元素的活動。



世界原來這麼大


另一方面,Sakyadhita也是讓人大開眼界的。總共1,000多位參加者,分別來自四十多個國家和不同的傳承。在開幕及閉幕典禮上 ,看到穿著不同袈裟的比丘尼以巴利文、中文、藏文、韓文、英文、日文、印尼文、越南文唱誦,這已經不是一般佛教活動中能見到的事。而且這種交流不只是表面上的認識,而是可以一步一步深入的。


其中一個我最喜愛的地方是餐廳,只要您願意開口跟身邊的人說話問句好,往往就有很好聽的故事在恭候。有好幾次,大家都談得依依不捨,不願離開。坐在左邊的原來是馬來西亞的社工,多年來一直致力把佛法應用在醫院中;坐在右邊的女士是大學教授,談著談著發現她原來是香港某位著名法師的老師;也有一位來自美國的美麗少女,從小就已經學佛,現在於大學唸宗教研究,媽媽還是位禪修老師。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提醒自己知道的實在很少,世界原來這麼大。


所以當我知道下一屆大會將會在香港舉行時,真的興奮到不得了,這也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然而真的發生了!感恩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在閉幕典禮中看到來自香港的法師代表接下Sakyadhita的旗幟,內心不禁有點激動與自豪。


讓我這個小薯頭,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跟大家分享第十四屆善女人大會中的點點滴滴,讓大家在2017年參與會議之前,就先有如去了一遍吧。



盧且如,八十後。自幼飽受抑鬱困擾,諱疾忌醫,誤打誤撞開始禪修學佛。2013年確診為第二型躁鬱症患者,身心皆受強烈煎熬。此後除了藥物治療,更專心練習於生活中提起正念;2015年進入觀察期,醫生亦讚嘆其康復迅速。多次參與密集禪營,現跟隨緬甸德加尼亞禪師及香港慧觀禪修會梅斯清老師學習心念住禪法。公餘亦是一位跑步愛好者,於2015年完成首次馬拉松。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