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土耳其文化交流之旅

文:淨慧居士  圖:林苑鶯| 2012-10-15
參觀土耳其湖光山色參觀土耳其湖光山色
土耳其伊斯蘭家庭熱情招待我們土耳其伊斯蘭家庭熱情招待我們
主人家熱情招待住宿,又送上大禮。主人家熱情招待住宿,又送上大禮。
欣賞過學生表演後,大家還跳舞歡呼,打成一片。欣賞過學生表演後,大家還跳舞歡呼,打成一片。

七月二十四日傍晚由香港國際機場出發,展開一段非一般的旅程,我感覺真的十分幸運能有機會參與。

這是一個由土耳其民間組織Anatolia Cultural & Dialogue Centre(下稱「中心」)特別為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校友會安排的一次文化交流之旅,整個行程既輕鬆又充實,是我在出發之前想像不到的。

原以為文化交流就是去土耳其走一趟,觀察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認識一下民間的日常生活習慣,寓交流於旅遊。然而當我們踏出伊斯坦堡機場,中心的職員和義工已經在等候,他們親切的笑容和誠懇的態度,以及對整個行程的悉心安排,使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更使得我對這次交流之旅的印象都改觀了──這不單是一般的文化交流,更是互相交心之旅。

另一個使我感動的原因、不得不提的是,我們整個行程期間剛剛是伊斯蘭教的齋戒月,而他們每個職員以及義工們,每天從日出至日落都不吃不喝地陪伴我們東奔西走。而土耳其當時正值炎夏天,在高達38。C的氣溫下在戶外走動,汗流浹背,可想而知他們飢渴的程度如何。然而他們的熱誠及耐心不單只未有隨著體能的消耗而有所下降,反之他們的臉上完全看不到一絲倦容,對我們的提問都一一細心講解,使我對他們的專業和熱誠不禁大為讚歎。

中心安排這個旅程,目的是讓我們認識土耳其文化,特別是促進宗教方面的對話交流,而我覺得更貼切的應該是認識伊斯蘭文化。在土耳其超過98%人口是信奉伊斯蘭教的,而我在這個旅程所觀察到的、以及所接觸到的人們,他們的日常生活都受到《可蘭經》的戒條所約束。他們對真主的虔敬以及對《可蘭經》教義的重視是自少培育的,因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圍繞著他們身邊的都盡是伊斯蘭教徒,到他們長大的時候,整套伊斯蘭的價值觀已經植根於心底,難以動搖,更是不容挑戰的。

在交流的過程中,除了參觀大大小小的清真寺和著名的旅遊景點外,我們還參訪了一些教育、文化及傳播機構,例如報館、電視台、學校以及記者及作家協會等。而差不多每晚都與當地的家庭共進晚膳,更有一個晚上住宿於當地的家庭中。他們熱情而親切的招待,盡顯不同宗教的互相包容和尊重。另一方面,使我覺得難能可貴的是在我們的聚會中,並不是單向地只有他們介紹伊斯蘭信仰及理念,也沒有刻意宣揚他們的真主如何崇高,更沒有意圖游說我們信仰伊斯蘭教,也不把他們的價值觀強加於我們身上。

反之,在交談的過程中,他們經常會問到一些佛學的理念以及佛教的人生觀、佛教的不同派系的異同,乃至佛教徒要遵守的戒條……等等。由於雙方的態度十分友善而真誠,使得大家都可以輕輕鬆鬆、無拘無束地交談,互相抱持開放的態度講解和探討兩個宗教的特質,求同存異。整個交流過程就像是和老朋友聚會一樣,感覺溫馨又舒服。

老實說,在參與這個交流之前,我對伊斯蘭教的認識並不多,也從沒有意欲要主動去增加對它的認識。參與這個旅程只是被土耳其獨特的環境所吸引。在地理位置上,它東、西連貫歐、亞兩洲,而南部則隔著地中海與北非遙遙相對。因而集合歐、亞、非文化聚匯而形成獨特的土耳其多元文化。對嚮往旅遊的我能有此因緣參與其中,互相交流,試問怎能抗拒。

綜合整個行程的所見所聞,有些感受我覺得值得和大家分享的。首先說回伊斯蘭教,我之所以沒興趣深入去認識它,原因之一是一直以來所接收到關於伊斯蘭教的訊息都是負面的;很多表象都顯示它是一個暴力的宗教。因為在政治上太多的恐怖活動都與伊斯蘭教扯上關係,使人聯想到伊斯蘭教徒就等於恐怖份子、是暴徒,是可怕的、是野蠻的。但經這次交流接觸,發覺這種種對伊斯蘭教的認知都只是一種錯覺。透過這個旅程,我所觀察到很多伊斯蘭教徒都是熱愛和平而善良的。而發動恐怖襲擊的只是一小撮極端份子的激進行為,並不能代表整個伊斯蘭教。更多的伊斯蘭教徒都是和平愛好者,他們都主張以愛、寬恕以及包容來對待世人,包括敵人。他們都相信以暴易暴是於事無補的,只會增加仇恨以及引致沒完沒了的戰爭;只有愛與寬恕才能化干戈為玉帛。

另一原因就是就是兩性的不平等,很多伊斯蘭教國家的女性地位都相當低微的,男尊女卑的傳統使人覺得伊斯蘭教是一個保守而落後的宗教。但這次土耳其之旅,我發覺土耳其的女性地位並不像其他中東國家一般低微。她們都不乏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而畢業後也同樣投身社會工作。除了家庭和工作,她們都會參與社區活動,提倡鄰里互助、推動社區和諧;對社區發展都佔一個重要位置。還有我們經常見到中東很多保守國家的女性都穿著得異常密實,全身衣著都只有黑色,從頭包裹到腳踝,唯只有眼睛才不用遮蔽。但在土耳其,我完全看不到有女性作如此裝扮,相反地,滿街都是穿著入時的摩登女孩,而且袒腔露臂的大不乏人。由此可見,是否保守專制只是個別地區文化和國家的傳統習俗,和宗教是沒有必然關係的。

經過是次旅程之後,我細心回想,為何多年來一直對伊斯蘭教的印象都是負面的,和我這行程所見並不一樣。究其原因都是由於對它不認識,以致很容易被一些外來的負面報導所影響,繼而以偏概全地認為伊斯蘭教就是這樣的;日積月累之下,漸漸形成一種錯誤的知見印在腦海中。

其實,我們日常生活中,都很容易由於不認識而產生誤會,以致矛盾和衝突不斷發生。如果每人都能夠靜下心來,如實觀察事物的真相,不偏不倚地細心分析事態發展的原因,這樣就可以避免由於誤會而產生的衝突和紛爭。

要建構一個和諧的世界,第一步應要互相認識、繼而互相了解、然後互相包容與尊重、大家求同存異、和平共處;要建造一個大同世界並不是沒有可能的。

很感恩中心安排這個交流之旅,使我對伊斯蘭教有了基本的認識,更正了我對它的誤解;而世上的伊斯蘭教徒為數不少,對他們的認知由負面轉為正面,整個世界頓時比前漂亮了很多。不單如此,他們這個安排還讓佛法有機會在他方散播。因為這是一個交流之旅,雖然我是抱著旅遊的心態參與,還是隨身携帶了幾本輕巧的佛學基本叢書出發,以備有適當機會互相交換,希望他們也對佛法有正確的認知,達到互相交流的目的。在旅程將近完結時,我把書送出,見他們喜悅之情洋溢於臉上,並表示一定會細心閱讀。那一刻我的心中的喜悅也是難以形容。內心寄望著,今天撤下的種子,他日因緣成熟得以萌芽並茁壯成長。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