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HKBA-Ads-Aug2018-2

在你受苦時,我只要坐在你身旁陪伴就可以了──「拒人千里」原是愛(下)

文:張仕娟| 2018-02-07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擁抱了「拒人千里」之後,我們的內心都平和下來。我內心有很多的話想跟「他」談。

我理性地說:「感激你這麼關心我、重視我,幾十年如一日地保護我。我猜想你也很累吧?是時候放鬆下來休息了。其實我已長大了,不再是幾歲大的小女孩了,小女孩當年很需要你的保護,可是此刻的我成長了、成熟了。你看,我女兒都已二十歲了。這麼多年來,我學習了很多東西,得到很多師長聖賢的教導啟迪,這些都能幫助我面對痛苦。現在我已培育了一定的定力,有能力陪伴痛苦,不必急於離開痛苦現場。因此,你不必那麼著緊採取行動,急於要把我帶離痛苦的人事物。你可以放心容許我停留下來,容許我在當下混亂,容許我感到失落,也請你容許自己陪伴我的失落。」我停頓一會,然後問:「你可以告訴我你聽到我說的話嗎?」

「他」答:「我聽到妳說妳已成長了,這麼多年來,妳得到很多良師的指點教導,學會且有能力面對痛苦。妳請我放心容許妳停留在失落混亂之中,痛苦時不必急於把妳帶離現場,妳有足夠的定力面對。」

我感謝「他」的細心聆聽和準確的回應,跟著問:「你現在感覺如何?」

「他」答:「我覺得失落和擔心。」

「失落甚麼?擔心甚麼?」我問。

「失落是你不再需要我的保護,我不知自己的位置了。擔心除了把你帶離現場外,我不知道該做什麼。我很想保護你,很想跟你保持親密。」「他」垂頭說。

我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慢慢地說:「你一直以來都以保護我為首任,你重視我,很想與我保持親密關係。可是,當我表達請你放鬆下來,不必把我帶離現場,對你來說,這彷彿是辭退了你的工作,你像失去了重要性,甚至覺得我不再要你了。是不是?」「他」點頭說是。

我靠近「他」多一點,說:「請你相信我,我不會丟下你的。你在我心中依然很重要,我們仍然可以保持親密。你也仍然可以擔當保護我的角色,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他」忽然懊惱起來:「我除了拒人千里外,不懂用其他方式來保護你啊!」

我說:「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現在你感到擔心、懊惱、難受,你希望我怎樣對待你?」

停頓了一會兒,「他」回答:「我想你留在我身邊,陪伴我,靜靜陪伴在側,不必說話,希望你能明白和理解我。」

我微笑點頭:「是,就是這樣!你已經知道答案了。再說給我聽聽,好嗎?」

聽我這麼說,「他」好像忽然甦醒過來:「是不是就這麼簡單,我不用做甚麼,在你受苦時,我只要坐在你身旁陪伴就可以了?」

我點頭笑答:「是!這是其中一個很好的保護我的方式。當然,事情總是有程度差別,我們可以一起討論、合作,看甚麼情況需要保持怎樣的距離,然後再作決定。無論如何,我們先要停下來,安頓身心作陪伴。」

聽我説後,「他」忽地興奮起來,手舞足蹈的,站起身輕快地不斷旋轉,像個優雅的芭蕾舞者。邊跳邊說:「我知道怎樣保護你了,我知道怎樣既能保護你,又能讓你高興,又可保持我們的親密。」

我坐著微笑觀看,內心能量湧現流動,感到溫暖、和諧、喜悅!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