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在土耳其的蔚藍天空下

文:釋覺韜  圖:林苑鶯| 2012-10-15
伊斯坦堡街頭伊斯坦堡街頭
伊斯坦堡海岸伊斯坦堡海岸
伊斯坦堡觀光船上飄揚的土耳其國旗伊斯坦堡觀光船上飄揚的土耳其國旗
蔚藍天空下的藍色清真寺蔚藍天空下的藍色清真寺
晴空下的Ephesus古城晴空下的Ephesus古城

土耳其夏季的天空是很藍很高的,特別在這趟旅程中,太陽總是毫無阻攔的普照大地,所幸不至像熱帶陽光那樣毒辣,於是,在藍天之下,舉目之處,總會冒出許多閃亮亮的藍色、綠色的繽紛裝飾,挑逗我們的眼睛,大聲宣告這裡是土耳其,Turquoise。

土耳其藍介於藍色與綠色之間,好比是歷史古城Istanbul在歷經羅馬、拜占庭、奧圖曼和土耳其的統治之後,兼容並蓄了歐亞東西方的宗教與文化,儘管在二千餘年的歲月流逝中,無可避免顯得有些斑駁與滄桑,然而,正如玉石經過打磨之後,所顯現出來的光澤與溫潤更值得細細品嘗。

午後,我們一行人走進Bursa鋪滿地毯的清真寺內,陽光透過中庭的圓頂灑在潺潺的噴泉周遭,老人、年輕人赤著腳坐在平台上,或看經書、或閉目小憩、或只是發愣;著僧服的我身處其中,一點也不感到格格不入,雖然我們盡做些觀光客做的事,四處張望、拍照、四處張望、拍照、拍照、拍照,漸漸地,瀰漫空氣中的一股魔力呼喚著我加入他們的行列,找個角落坐下,放鬆,在時間與空間的隙縫中停歇。

來之前,我對土耳其的了解非常有限,只知道它橫跨歐亞,是伊斯蘭國家,有像蘑菇一樣的石柱、白色梯田狀的水池,還有土耳其玉和土耳其浴,就這樣,句號。今次有此因緣參加由Anatolia Cultural & Dialog Centre所支助的文化交流活動,行程可說是橫跨了半個土耳其,搭渡輪,搭火車、巴士,再搭飛機,除了觀光、購物,參觀學校、機構,還安排了與當地居民的聚餐以及住宿。想當然耳,短短十天勢必無法參觀所有歷史遺跡,飽覽著名的風光奇景,就算一路不斷有人向我們講解土耳其的歷史與文化,回到香港,也只剩下一團模糊,還是得Google、Google;不過,我想說的是,就算土耳其的清真寺與教堂再宏偉,山海地貌再旖旎壯闊,在我心中盤旋不去的仍是一張張微笑的臉。1

由於法師的衣著,使得我們儘管夾雜在東方遊客之間,也顯得特別突出,走在街上,大部分的人都會對我們多看幾眼,許多人更主動向我們微笑打招呼,或要求合影;幾次攀談之後,我推測他們心裡大概想著我們平時都在打拳、練功夫之類的,抱歉,讓大家失望了,當他們興奮的拳打腳踢時,我們只是搖搖頭說我們不會。絕大多數的土耳其人對佛教是很陌生的,因為這是個單一宗教的國家,有98%是穆斯林,他們與身邊的親友都是自小開始上清真寺,虔誠讀經禮拜,活生生的法師還真是頭一遭見到,但他們總不嗇於表示友好,他們很開心,我們也很開心。

是什麼樣的原因,使得人們習於為對方貼上標籤,留下刻板印象?是我們懶得去接近了解別人,還是愚昧或憤怒讓我們看不清楚?我早已體認到少林功夫就像是漢傳出家人的註冊商標,在911之後,恐怖攻擊也成為伊斯蘭教的代名詞。同行的紐約客Cathy對此頗有感觸,她近距離的經歷過那場災難,及其所帶給美國人的悲傷、恐懼與仇恨,這次她與我們一起探索向世界展開雙臂的伊斯蘭教,在此之後,我們還會說伊斯蘭教是如何如何的嗎?當我們說伊斯蘭教的時候,又是指哪一種伊斯蘭教呢?我們總是將某些人事物的認知簡化到近乎無知的地步,最後補上一句「就是這個樣子」的定論;佛陀所說的假名施設,我想就是這個意思,當我們為對象命名時,往往忽略了其中的諸多因素與變化,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籠統概括的詞。佛經告訴我們,實相絕不是顯而易見的,它必是深埋在這一層層的虛妄概念底下的,我們所要做的就是辨別與直觀,辨別概念與個體,直觀當下的因緣。

語言一方面促成了思考,另一方面也限制住思考,當我說花很香的時候,花是什麼花?香又是什麼樣的香?這一刻我覺得花香,下一刻還會這麼認為嗎?因緣與現象從來沒有停止過變化,世界實在比我們所理解的要複雜許多,離開概念,我們才能看到萬紫千紅中的每一朵花的姿態。每一位法師都是不一樣的,並且以各自的方式去實踐佛法,穆斯林何嘗不是如此?當我說殺人犯都該死的時候,撇開法律與道德的討論,我們是否確實了解每個案件的不同背景,而不是人云亦云?是否能體認他們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而不是喪心病狂的畜牲?佛經裡一再講述因緣關係,亦即是我們這個世界構成的法則,犯者的惡行自會帶來惡果,我若是不能開展智慧,而以瞋恨心去咒罵犯者時,不也是另一種惡行?誠然,平凡如我尚未能洞悉事情的過去因與未來果,至少要記得提醒自己不妄下斷語,言行可以有善有惡,卻不必要去評判好人或壞人,如此,方能平等慈悲的對待每一位芸芸眾生啊!


1. 註:伊斯蘭教是回教的正式名稱,信徒稱為穆斯林,禮拜處所稱為清真寺,回教起於漢族稱呼回紇人所信仰的宗教,因此並不貼切,伊斯蘭和穆斯林都來自字根 S-L-M,伊斯蘭的意思是順從真主,穆斯林則是順從者,清真來自於伊斯蘭教的基本信條「清淨無染、真乃獨一、至清至真、真主原有獨尊,謂之清真。」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