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在土耳其遭遇的色.相

圖、文:林苑鶯| 2012-10-15
土耳其接待家庭裡的小孩,長相標致,活脫脫一個小天使。土耳其接待家庭裡的小孩,長相標致,活脫脫一個小天使。
另一接待家庭,各成員臉龐像模塑出來一樣,輪廓分明,猶如古希臘雕像。另一接待家庭,各成員臉龐像模塑出來一樣,輪廓分明,猶如古希臘雕像。
土耳其紅藍「當道」的「色相」土耳其紅藍「當道」的「色相」
古希臘Ephesus遺址以藍、白為基調古希臘Ephesus遺址以藍、白為基調
領隊的Yelbay先生抵著大熱天和守齋月禁食禁飲,在旅途中時刻不忘聯絡各方,打點一切。非常感恩他和同行義工們!領隊的Yelbay先生抵著大熱天和守齋月禁食禁飲,在旅途中時刻不忘聯絡各方,打點一切。非常感恩他和同行義工們!
伊斯坦堡的海景令人想起我城維多利亞港,但規模氣魄宏大得多。伊斯坦堡的海景令人想起我城維多利亞港,但規模氣魄宏大得多。
Isparta的山頂風光明媚,也是清新的一片蔚藍。Isparta的山頂風光明媚,也是清新的一片蔚藍。
藍色清真寺裡瑰麗而清雅的裝飾圖案,主要描繪《可蘭經》經文、箴言和花草紋樣。藍色清真寺裡瑰麗而清雅的裝飾圖案,主要描繪《可蘭經》經文、箴言和花草紋樣。
清真寺裡見到信徒的無相布施:留下唸珠,方便下一個來到的信徒隨便拾起使用。清真寺裡見到信徒的無相布施:留下唸珠,方便下一個來到的信徒隨便拾起使用。
遇上雙彩虹,彷彿寓意世人有自己的宗教之外,也可接受他人有不同的宗教,並可一起為眾生謀福祉。遇上雙彩虹,彷彿寓意世人有自己的宗教之外,也可接受他人有不同的宗教,並可一起為眾生謀福祉。

七八月天頂著艷陽烤炙匆匆走一回,對土耳其的印象,除了輪廓分明、長相端好的一張張如希臘雕像般的俏臉外,留在腦海裡多多少少的記憶是用顏色貯存的。

有人喜歡藍

土耳其最當道的顏色是紅和藍。

土耳其國旗是鮮紅色的。紅色是伊斯蘭教的流行色,據說土耳其有百分之九十幾人口是伊斯蘭教徒,而此行的緣起就是土耳其一個叫「Anatolia文化與對話中心」的民間組織邀請成行,目的就是請我們這些香港佛教徒到彼邦與伊斯蘭教徒作民間交流,而且管吃管住,有求必應。

至於藍色,土耳其有一種藍色遠近馳名,甚至有「土耳其藍」(Turkish Blue)之稱,足見其代表性。他們真的很喜歡藍。

我想說說藍。土耳其的藍,讓我改變了對藍色的觀感,那通常並非我較喜愛的顏色。有說因為土耳其地大缺水(淡水資源)──此行就參觀了地下水庫古蹟和乾旱的石質地貌,而藍色讓人聯想到水,所以很受歡迎。也因為擁有偌大的海岸線和穹蒼,土耳其人成天活在這美美的藍色中,很自然以藍為尚吧。那裡又盛產藍藍靛靛的綠松石,是自古以來的珍寶。土耳其特產、代表祝福的「魔鬼眼」也是藍色的,不過是屬於海水深藍,不是「土耳其藍」。

最大片的藍是天上的。當走在古希臘Ephesus遺址中,深深領教了晴空萬里是什麼樣滋味:差一點攝氏40 度高溫下,天空的蔚藍搭配大理石的雪白,反映著讓人睜不開眼的陽光白花花一片……。只難為了領隊的Yelbay先生和隨團義工們,他們正在守齋戒,整個齋月裡每天從日出至日落的時間都不吃不喝,忍耐著唇乾舌燥、體力虛耗之餘,還要領我們到處遊逛,不時詳細的講解。他們熬著體力與耐性的考驗,一心只基於信仰,想做布施,行善事,結善緣,也不求功德,令人肅然起敬,真是佛教徒很好的學習對象 。

伴隨著汗濕的滿目藍白的情調,同樣亦發生於棉花堡,另一個參觀的景點。棉花堡那裡因為有地下水湧泉,看著涼快,又可站到清澈的泉水裡,倒不覺得汗臭難耐;還可見到遠方靛藍的湖泊,與九寨溝同樣的鈣化地貌,好漂亮的一面面鏡子般。只不知該說那是湖水藍或湖水綠,中國人常常是藍綠不分的,像「青花」、「青天」、「青金石」等,怎麼看都是藍。

藍色之讚歌

伊斯坦堡給我的印象也是藍色的。她是很適合渡蜜月,或者消磨悠閒假期的地方,是世上芸芸伊斯蘭教地區之中很開放、方便、發達的一個大城市。在伊斯坦堡的海濱,是劃開歐陸、亞陸的深水港灣,有輕拂你的秀髮的風的手──海天一色,何等令人快慰的藍呵!教我這來自維多利亞港的人特別感到舒暢。威尼斯的水巷、巴黎的塞納河,都叫人流連,而伊斯坦堡的港灣卻更多了一重恢宏氣魄,歷史的厚重與今天的富麗繁榮,賦予了伊市一種繽紛濃郁的底蘊。

匆匆一行,又礙於語言,不知伊市的文藝生態如何──這是構成國際都會的條件之一,但知已有文學、電影曾以她為題材或背景,那不是沒有原因的。真希望有機會鑽鑽她的大街小巷,閒坐一會美術館、咖啡館,領略一下她的當代神韻。雖然土耳其咖啡比起意大利、法國的其實一點不好喝。

藍色之讚歌還包括Sultan Ahmed 清真寺,也稱「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她的清雅亮麗的藍色圖案,令人要對「華麗」重新定義。很難想像工藝師是如何攀到那高處,一筆一筆的繪畫《可蘭經》經文、賢士詩句和花草紋樣,想必是懷著虔敬的心,用工筆寫下對真主禮讚的衷曲,就像西藏喇嘛繪畫唐卡那樣的神聖心情。只是因為盛名招徠遊客太多,或我心猿意馬,未能靜靜欣賞,只是貪婪地攝像,用視覺消化她的堂皇。

倒是在另一間小小的清真寺,令我們真正感受到寺廟本有的謐靜。來自俄羅斯的青年義工在小寺裡為我們講解伊斯蘭教教義,又示範做禮拜的姿勢。他正在香港唸博士,英文相當好,因為信服伊斯蘭教和響應葛蘭運動(見另文),特別來做我們的隨團義工,負責翻譯。經他說明,原來地毯上每格洋蔥形的圖案剛好是一個信徒做禮拜的空間,於是集體禮拜起來時便成行成列的井井有條。

環顧四周,猶如西方教堂的天花高度,對稱排列的圓穹頂,採納天然光線的彩色玻璃窗,除了地毯和牆上的紋樣外沒有具象的圖案,除了低矮木欄外不放置任何擺設裝飾,還有舉止謙遜的三三兩兩信徒,統統成就了一種令我們佛教徒都感受得到的簡樸安靜的宗教氛圍。伊斯蘭教本提倡仁愛、守禮,只是許多人因政治上或教義上的異見我執,言行訴諸暴力,令世人產生很多誤解,也造成太多的不幸。

雙彩虹的寓示

參觀的清真寺中又有一間是木構古蹟,令人難忘,大抵中國人看木構建築特別津津有味。這間老寺的地毯用上土耳其藍,配合深棕色的木構件,非常悅目,年月悠悠的,予人安詳的感覺。彷彿融入了歷史時空,大家不期然的放慢了腳步,悄悄話語,注意每個角落、覺察每踏步履。終於我們發現了懸吊在高處的駝鳥蛋,原來那是古時用來驅趕蛇蟲鼠蟻用的,如今與老寺一起蛻變成古蹟。當導遊介紹木欄上的雕刻如何描畫天象星宿時,我的視點散落在地毯上的一串串唸珠。這些唸珠倒非誰來「留位」之用,也非祈福供奉的意思,只是信徒之間的一種無相布施,留下唸珠,方便下一個來到的信徒隨便拾起使用。

關於伊斯蘭教的唸珠,每串有九十九顆珠數,因為每次要稱頌真主之名九十九遍;有些較短的方便隨身帶著,就是三十三顆成串,唸三個循環就是九十九數。一次在航班上做早課,Yelbay先生拿出他的唸珠稱頌真主,旁邊的我用一百零八顆珠數的佛教唸珠持咒課誦,雖並肩而坐卻各自修行,但都一樣惜緣,都願望眾生安樂。

又有一回在街頭, 我拿著一串剛在禮品店請購的土耳其藍的唸珠(仿綠松石),當地人問我怎麼回事,雖然言語不通但猜得出大意,我說例如用它稱唸六字大明咒吧,隨口唸幾句示意,對方立即豎起大姆指,歡喜讚嘆,好像遇見知音一樣,很溫馨有趣。

這使我想起在旅途中遇上的雙彩虹。

我們本來正在高速公路上驅車趕路,開快車而遇上雷暴,天打雷霹的,不禁有點擔心;不久雨過天晴,天上出現彩虹,而且是成雙成對的,於是叫嚷停車,大夥兒下車來狂拍照。因為在曠野,彩虹的全身都映入眼簾,就只可惜沒有廣角鏡頭可包攬全景。看的拍的滿心歡喜,大家找樂子,穿鑿附會說這是菩薩祝福什麼的。我倒覺得這個風雨過後的「吉兆」,還可如此演譯:信仰堅實的心靈容得下別人的宗教,一主一次的彩虹就像自己的宗教和他人的宗教可以並存,而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應可並肩同行,一起為人間送上祝福。這也許就是菩薩希望傳達的意思?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