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在新年看運程的熱潮中逆流談佛法(下)

文:侯松蔚    圖:侯松蔚| 2015-02-25
大孔雀佛母。唐‧不空譯《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唐‧義淨譯《佛說大孔雀呪王經》均載,修習此尊法門,可迴遮各種災難、疾病、魔障,獲諸鬼神、星宿擁護。大孔雀佛母。唐‧不空譯《佛母大孔雀明王經》、唐‧義淨譯《佛說大孔雀呪王經》均載,修習此尊法門,可迴遮各種災難、疾病、魔障,獲諸鬼神、星宿擁護。

(續上期)


阿姜查看掌紋

佛陀於《大集經》指出,星算命理是「不定法」,意思是推算結果不一定準確;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曾講述乃師──南傳佛教大德阿姜查(Ajahn Chah)的一段故事:

某次,一位弟子請求阿姜查為他推算未來(大眾受了民間信仰及傳媒的誤導,總以為高僧等於精通算命的相士),因為大家都知道阿姜是有神通的得道高僧。阿姜拒絕道:「好的僧人是不會算命的。」

那名弟子再三提及他捐了多少金錢與食物給寺院,阿姜沒辦法,便破例為他看掌。阿姜反覆察看弟子的手掌良久,最後下結論說:「你的未來是不確定的!」

阿姜布拉姆補充:「阿姜查並無欺騙弟子,他說的確是事實,不會有錯。世間沒人能夠完全準確預言未來,一切都是無常不定的。這是佛法的基本理念。」

正如本文上篇所述,改變各種因緣(條件)即能改變未來,故術數預測未來準確度較低。玄學家亦承認變數的存在,否則就不會說可以「改運」。若一切都是無法改變的宿命,知道與否均無補於事,術數的價值也不大了。


武王伐紂 四獲凶兆

不過,沒有足夠心靈素質(如意志、毅力、勇氣、信心、慈悲、寬恕等)的人,只能任由宿業主宰將來,那麼術數對他們便會十分準確。每一件事往往都由人為及環境因素和合造成,心靈素質高者可以憑自己的努力、良好人際關係的幫助,把人為因素的影響力發揮至最大。未到最後一刻,事情還是有改變的可能。當然,有些外在因素是任何人或術數都改變不了的,但若是正確或有需要的事情,不論結果如何,仍然值得我們全力以赴。

東漢‧王充《論衡》記載,周武王伐紂之前,請太史占卜,初得大凶,再占更凶,姜太公竟把占卜用的龜甲蓍草丟到地上,踩在上面(這在當時看是會招致不祥的舉動)說:「枯骨死草,怎能預知吉凶?!」落實起兵。

西漢‧劉向《說苑》則載,周兵行軍途中,一陣強風吹折了軍旗,隨員認為是凶兆,武王卻將之解釋為「天落兵」,即上天降兵助周的吉兆;軍隊繼續前進,又遇上大風雨,隨員認為是凶兆,武王謂此乃「天洗兵」,即上天為將士洗塵;太史再起卦,豈料連龜甲也燒毀了,隨員認為是凶兆,武王即解釋這表示敵軍必滅。

商紂王令到民不聊生,為了百姓福祉,推翻他義不容辭。雖然出師不利,但周武王、姜太公憑著「不信邪」的決心,最終打了一場以少勝多的仗。可見,卜算結果並非絕對,甚至視乎你如何解釋,矢志做正確的事便已足夠。


見祥而為不祥 反為禍

一個缺乏心靈素質的人,無法掌控自己的生命,偏偏是這樣的人才會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感和恐懼,因此沉迷術數,而這又會令其更無力解決問題。世間沒有人或非人可用任何方法真正幫助這樣的人──有誰可以令一個不具備成功條件的人成功?這令使用術數成為一個可笑的迷思循環。

歸根究柢,「人」乃「事」的核心。若占算出好的結果,你因太早滿足而懈怠,亦將不會成功;若占算結果不好,你就真的灰心喪志,那更不可能成功。玄學本身也承認,憑人的心力與努力可挽回不好的占算結果。如此說來,無論占算準確與否、結果如何,對人均沒太大意義。有成功條件的人仍會成功,沒有的人永遠都不會成功。最重要是我們能不斷改進自己、克服弱點,自求多福。

《戰國策》記載,宋康王之時,有人發現小雀產下類似鷹鷲的鳥。康王令太史占卜此怪事是何預兆,太史謂小鳥生大鳥,是康王雄霸天下之兆。康王大喜,自信滿滿地攻打其他國家,其後更得意忘形,破壞廟宇、辱罵大臣、濫殺無辜,令全國人心惶惶。齊國知道康王無道,遂出兵攻打,宋國百姓四散而不守城勤王,結果康王被殺。作者劉向批評道:「見祥而為不祥,反為禍。」(有好的徵兆卻做不好的事,反而變成禍害),說明了人的作為能推翻占算結果,太迷信不會有好下場。


淨罪積德 即能消災增福

有些人明白自己能把握主觀因素,但也擔心無法控制客觀因素。然而,是否用了術數就可以控制呢?你見過畢生一帆風順的玄學家嗎?如果人皆畏苦求樂,而術數能趨吉避凶,世上又有部份人使用術數,那麼現世應有一部份人沒有痛苦、只有快樂才對,但顯然世上每個人都有痛苦和煩惱,玄學家不見得例外,也不比別人快樂;另一方面,我們可以觀察到,比較快樂的人多數是懂得如何正面思維的人,而非有甚麼現實成就或精通玄學之流。

依據佛法,我們可以透過懺悔惡業、行善修持,減少外在的逆緣、增長客觀的順緣。名著《了凡四訓》作者──明朝的袁了凡,本來福祿不厚,中年以前大小事情均被相士說中,幸得雲谷禪師點化,發願修心修德,行善三千,此後各方面發展均遠勝於相士的狠批,福祿雙全。

又《雜寶藏經》提及,一位羅漢以神通得悉其座下的小沙彌七日後必死無疑,遂叫他回鄉與家人團聚。豈料小沙彌七日後回來了,羅漢入定觀察,發現原來他回家途中,救了一大群險被大雨浸死的螞蟻,以此功德續命延生。(已證聖位的羅漢也不能以神通盡悉未來變數,何況是單靠紙筆或肉眼的凡夫呢?)


改心勝於改運

玄學家也知道,掌紋、面相均會隨思想及善行改變,故某一次的批算並不永遠適用。古人說讀書(人生道理)可以「變化氣質」,提升修養後,外貌及神氣亦隨之變化;很多法友學佛一段時間後,順緣增長,面相也越來越多「福相」特徵(如耳珠變大)。可見善有善報,真實不虛。與其反覆推敲過去的理數,不如積極止惡行善、自淨其意,創造新的幸福。

凡夫術數的力用畢竟有限,無法保證永遠為我們帶來順緣,更不擔保外緣順利便等於內心快樂;話說回來,佛法雖然有增福延壽的方便,但也只是盡力而為,成功與否最終仍得看各自的善惡業報,從不確保一定滿願。事實上,萬事如意是不可能的,因為一切事物的本質都是無常。

許多佛教徒孜孜不倦地進行集福免禍的「修持」,但佛法的真正旨趣,並非要令人在世間一切順利,而是提昇我們的心靈、改變世俗的思維、洞悉宇宙人生的實相──了解在這無常的世間,本來就不可能事事圓滿;以平常心看待得失,從苦難中學習成長,珍惜已有的幸福,知足常樂,或順或逆均能輕安自在。1

密法中雖有息增懷誅四種事業,但目的並非促進世間欲樂。為了消除學佛弘法的違緣,故修息災;為有更多時間修持及利生,故求延壽;為安心向道、上供下施,故求增財;為攝受化機,故修懷愛;為度脫對聖教或眾生構成極大危害者,故誅滅超度。如果只為一己私欲,不論修習何種高深密法,都不會成就;若誤解自觀本尊會有甚麼威神、可以滿足甚麼欲求,只會讓永無止境的慾望持續煎熬自心,徒然添加痛苦。密法的旨趣是串習淨觀,培養一切色相、聲音、妄念本質都是清淨的見地。以此思維觀修,心靈方能平和輕安,這才是修行人真正的快樂。2

心念一轉,壞事也有好的一面,苦中亦可作樂,吉或不吉同樣歡喜,故祖師們提倡「日日是好日」。不敗尊者(Mipham Rinpoche,1846-1912)引《大孔雀佛母經》云:

ཉི་མ་ཐམས་ཅད་དགེ་བ་ཡིན།        རྒྱུ་སྐར་ཐམས་ཅད་བཟང་པོ་ཡིན།
nyi ma tham che ge wa yin,gyu kar tham che zang po yin
一切日子皆妙善       一切星宿皆良賢

སངས་རྒྱས་ཐམས་ཅད་རྫུ་འཕྲུལ་ཆེ།      དགྲ་བཅོམ་ཐམས་ཅད་ཟག་པ་ཟད།
sang gye tham che dzu thrul chhe,dra chom tham che zag pa ze
一切諸佛大神通       一切羅漢悉漏盡

བདེན་པའི་བདེན་ཚིག་འདི་དག་གིས།      བདག་ཅག་ཀུན་ཏུ་བདེ་ལེགས་ཤོག
den pe den tshig di dag gi,dag chag kun tu de leg shog
願以此等諦實辭       我等一切恆樂善

ཛ་ཡ་ཛ་ཡ་སུ་ཛ་ཡ།
jaya jaya sujaya
嘉雅嘉雅素嘉雅3

據說讀誦思維如是正見,自然不受年月日時沖犯影響。謹此翻譯獻予讀者,祝願大家如法行持,百福莊嚴!




2 密法修持的概念,詳見拙文〈密宗到底在修甚麼?〉。

3 此處漢文乃筆者據藏文意譯,唐‧義淨《佛說大孔雀呪王經》譯文作:「一切日皆善,眾星並吉祥,諸佛大威神,羅漢除眾漏,以斯真實語,願我常安樂。」最末梵語jaya jaya sujaya乃不敗尊者所加,意為「勝利,勝利,妙勝利」。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