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在這個面對集體創傷的時刻,以同理聆聽 釋放恐懼與憤怒

文:張仕娟    圖:網上圖片| 2019-11-20

大家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小時候跌倒受傷了或與小朋友爭玩具爭輸了,我們會直向媽媽奔跑;媽媽雙手一伸,把我們抱入懷裏,溫婉撫慰我們的前額、背部、身體⋯⋯她可能還不知道我們發生了甚麼事,也沒有急著問發生了甚麼,只是擁抱,孩子便已得到安慰,情緒得到抒解。

不知你有沒有經歷過在傷心難過的時候,你想找的人,都是那些内心安穩、能感受、聆聽我們的苦卻不受我們的苦所動搖的人?昨天,順嚴法師在法國梅村秋安居禪修營的開示中提到一位梅村法師接到媽媽去世的消息時,感到非常難過,他直奔到一行禪師那裏告訴他這消息,禪師把他擁入懷裏,不發一言。那法師哭了,哭濕了禪師的僧袍。

今年八月,我師父耶穌會神父Fr. Chris 在香港帶領非暴力溝通的靜修營、工作坊及講座等活動時,很多人都問:「在香港這樣動盪、撕裂的環境下,我們可以做些甚麼?」Fr. Chris 回答:「最重要的是能作同理聆聽。」

小時候受傷我們會跑去找媽媽,長大後難過時會去尋找安穩、慈悲的人,是因為我們知道在那裏會得到關懷、安慰、支持和理解。我們都需要關懷、理解和愛。是愛給予我們療癒、轉化和滋養。我們就是要培育這種聆聽的質素,幫助他人真正表達內心的情感,釋放內心的痛苦,感到連結、被聆聽、被了解和被明白。我們要學習相信人們自身的的內在智慧,這些智慧只是被判斷、故事、情緒、扭曲的觀點遮蔽了而已,當人們能回到當下、停留當下,沉澱、平靜、平和時,自會看到其內在智慧提供的最適合他自身的答案。他們不需要我們提供解決方法。所以,聆聽時,我們放下「解決」、「給答案」的傾向,能幫助我們提升有質素的聆聽。

如何能作同理聆聽?

Fr. Chris 說,如果我們聆聽到對方的感受和需要,並能覆述給對方聽時,對方就會感到被聆聽和理解,這便是修習同理聆聽。他說同理聆聽只能發生在當下,我們必須在當下,同理聆聽才有可能。很多人只是聆聽,卻沒有同理,因為他們聆聽别人時,往往聽著聽著便跟隨對方跌入過去或將來,遠離當下,更不能把對方拉回當下。同理只能發生在當下!同理不只是聆聽,而是回到當下,用全身心來聆聽。同理聆聽是在當下聆聽,能幫助對方回到當下,放下恐懼和痛苦。能回到當下,我們內在就會更有力量,不在當下,便失卻力量。要做到同理聆聽,我們得培育我們回到當下及停留當下的能力,同時能聽到對方的感受和需要,並能覆述給對方聽。

經驗告訴我們,要停留在當下作專注聆聽並不容易,這需要很多的正念修習和訓練。我們的腦袋慣性在聆聽時不停判斷,編造故事,分析事件,急於解決問題或想改變對方,這些行為習氣很容易把我們帶離當下。

我發現聆聽時,如果把對方看成是自己所愛的垂死親人,非常能夠幫助我停留在當下,因為這支持我放下要改變、解決的衝動,能全然地陪伴、同在。此外,聆聽時,不時留意自己的呼吸和身體感覺,提醒自己放鬆身心,是幫助我回到當下和停留當下的良方。

如果幫助對方拉回當下?方法有很多,其中一個有效的方法是,我們可以在聆聽過程中,例如在幾分鐘後,問對方:「你現在覺得如何?」這問題能有效把對方拉回當下,也能幫助對方返回內在接觸其活生生的生命,與內在連結。這連結便容易把他帶回當下。

在這個面對集體創傷的時刻,請訓練自己同理聆聽,以幫助自己、他人釋放恐懼與憤怒。讓自己成為自己、他人一份美好的禮物!祝福大家!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